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杀 生 (4) (连载)  

2008-08-13 09:24: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只听“当”的一声关门响,小徐洗干净盆拿了出来,见到大家的怪样子笑道:“这是干吗哪?你们练得是什么功呀?”等他一见兰柱的架势,把盆往地下一放:“我也见不了这个!”是啊,这羊就数他伺候得多,怎么忍心眼睁睁看着它被宰杀呢!? “还是我来吧!” 王群建接过脸盆,刚斜插着放在羊脖子下边。就听到“呲”的一声,兰柱已经动手了。随后就是血喷在盆里的声音。足有一、两分钟,我们不愿抬头去看它,声音渐渐停了。“行了,行了,---完事了!”王群建嚷嚷着,大家回头一看,盆里已经有半盆鲜红鲜红的羊血还冒着热气。啊,我的乖乖!这就是所谓的“一腔热血”吧,敢情献出“一腔热血”竟如此简单呀!面对生命的脆弱,那些口口声声要‘愿以一腔热血报效祖国’的青年志士们要见到此情此景大概会变得现实一些吧!我感慨着。  再看那‘献血者’开始痉挛似的一伸一张的浑身叫劲儿,用尽最后的一点力气把腿越伸越直。这就叫垂死的挣扎吧!兰柱很有经验早用膝盖使劲儿顶住了羊身,让它动弹不得。再过一会儿,羊不再挣扎全身瘫软下来,它‘捐躯’了。兰柱也松开了手。看他大冷天口里喘着粗气,可见他刚才费了好大的劲儿。

“快先歇会儿!抽颗烟 、喝口水吧!”大家赶忙招呼他。“嘿!怎么,还没干活呢 就让歇歇儿!(后面的‘歇’为重音,是名词。作为工间休息讲)你这东家可真不赖嘛---”

兰柱说罢摆摆手,没缓气接着剥羊皮。剥皮,这在宰杀中算的上是最难的技术活儿。羊皮许多地方是和身体粘连在一起的,须用刀尖一刀一刀从羊身体上划下来的。刀划浅了,皮上带着肉。既损失了肉,那皮子还不好‘做熟’;刀划深了,划破了皮子,就更糟了。那连皮子都毁啦!不仅如此,就是开刀的先后顺序也很重要。看看兰柱是怎么做的:

他先把羊四脚朝天放倒,然后抓住一只前腿,在羊的膝关节内侧横着轻轻划了一刀,不长,有半公分。然后刀尖纵向插进去,顺着羊腿朝羊的胸脯挑去,停在胸中央。同样,再从另一只前腿挑过一刀,两刀衔接上形成一条直线。这时的用刀,是刀刃朝外,刀背挨着肉,用刀尖顶着走。所以是“挑”。这样刀法不会吃刀太深,刚好剌破羊皮。使皮、肉都能保护的最好。然后,用同样的方法,剌开后腿。等于在羊身上的前腿、后腿间通过胸腹部划了两条平行线。此时,这才开始在羊腹部中央竖着开一刀,从脖项划破肚皮到羊尾。这一刀平分了那两条平行线。

起先我不太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划刀。有点像学生写字的‘倒插笔’看着别扭。后来听兰柱一解释:这样开刀规矩,得到的羊皮最周正。(剥下来的羊皮会周周正正)自己琢磨琢磨: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这回我更加注意观察。只见他左手捏起一侧划开的羊肚皮向上提,在皮与肉之间出现一条不很明显的沟痕。随即右手的刀赶到,刀尖准确地在沟底划了一下,劲儿不大,肉和皮马上分开了距离;再一刀,距离拉大了,一刀接一刀,左手越提越高。随后麻利地倒手换地儿,刀并没有停,仍是一刀连一刀。不大功夫,一侧的肚皮被剥离开了。当羊皮大的已够用手攥住,兰柱放下刀,用一只手使劲儿拉住毛皮往开撕扯;另一只手握成拳头,翘起大拇指顶在皮与肉之间用力往里杵。这样,横着可以撕剥、纵向可以用指甲替代刀子的作用划动。皮子还不会被划破,速度也快。(这方法需要有相当的手劲儿和技巧,不是是个人就能办到的!)只见他使劲扭动着手臂,拳头带着指头紧贴着皮子往前顶,很快就剥到了羊的脊背。兰柱扭一下腰,换一个身位,又开始剥另一侧。两侧剥好后,再用刀一点一点把粘连的脊背剔下来。就剩下羊头和四条蹄腿,羊头是不剥皮的,只需几刀把头割下来就行了。倒是剥羊腿这活儿的做法更有些独到。兰柱既不用刀也不用拳头,而是在羊身上的皮剥好后,用手把大腿根儿一圈儿的皮清出来,然后,两只手搂住腿根儿的肉,站起身来铆足劲儿往上一撸,齐活儿!只一下就把皮褪到了膝关节。接着,把羊小腿按反关节掰着,用刀横着关节一剌,不用费力轻轻一撅那羊腿就掉了下来。再把连着的皮毛割断,羊腿的皮就剥下来了。四条蹄腿都如法炮制。这样,整个羊皮就剩下尾巴了。

尾巴皮是最难剥的,因为绵羊尾巴圆圆的一坨就完全是一大块羊油,几乎没有骨头,和皮毛连得紧紧的。没有好办法只能一刀一刀的剥离。好歹这玩意儿不太大加上兰柱手快,不大工夫就被剥下来了。说来也怪,羊油在其他部位无论哪儿都是像蜡一样呈乳白色、板结状的,膛油、肠油、甚至肉里的油都是如此,惟独这羊尾巴油它不一样,是半透明的有弹性的,拿起来颤颤巍巍的一坨,很受看。兰柱剥好尾巴,把它高高的举起来,还微微地冒着热气,犹如手里托着一盘晶莹的年糕。他示意站在旁边的王玉武尝一口,小王怔了一下,兰柱把羊尾巴移到自己嘴边先咬了一口,舒服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小王见状也赶上来着实地咬了一大口,两个人的嘴边随即流下透亮的油水。都说吃得满嘴流油,没有见过如此真切的现实。望着他们那满足、开心的笑容,可以看得出肯定是吃到了世上最鲜美的食物了。(4)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