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杀 生 ( 3 ) (连载)  

2008-08-09 16:15: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二年一入冬,眼见村里的知青被招工走了不少,周琅还被判刑进了监狱。我们也打算比往年提前点回北京,琢磨给家里带点什么呢?有人提议:难得赶上卧羊的时候,干脆带些新鲜羊肉。大家一致同意。于是决定把自己养的羊杀了带回家。商量好了就让徐善作去找兰柱。

要说兰柱与知青的关系可不一般。知青插队刚来时没有住房,他家有房子、收拾得又干净就被暂时安排在他家。当地的饭食我们不会做,一日三餐由他老板子(妻子)负责,生活、劳动也少不了他们的关照帮助,说实在的没少麻烦他们。直到一年后搬到新房,虽说不在一个院儿了,但遇到什么缺油少醋的时候,仍旧到他家去拿,还是不管家里有人没人抄起就走,不用打招呼。就和一家人一样。

等在村里找到兰柱时,他正在村东头的田迷仁家忙着呢。屋窗前不大的地境,摊放着已经剥下的羊皮,肠、肚、下水堆在上边,羊身子刚刚被拿进屋里,他两只手血呼啦啦的举着,等着人拿水来洗手。旁边还站着好几个人,有看热闹的,有来帮忙的、也有请他去帮忙的。他见了小徐赶来估计有事。顾不上洗手,忙分开人群下了台阶问道:“甚事呀?---咋还寻到这儿来了?”徐善作说明来意,他见没急事,又笑了。抿着那不剩几颗牙的嘴说:“顶事了,顶事了,---说刻儿呢就过去---”小徐连忙说:“你知道就行了。不急,不用着急!明天也行。”说完就转身回来了。

回屋跟大家讲明已经找到兰柱,事说妥了。正说着话,回头一看,兰柱跟着回来了,问他怎么来得这么快?他说:“剩下的活儿是个人都能干,交给他们去收拾吧!”小徐又说:“不是还有人家等着你呢吗?”他又咧着那缺牙的嘴笑着说:“他们事不急,他们有甚急的呀?甚时也是你们知识青年的事大呀!”大家明白他这是有意向着我们,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王玉武把羊从生产队圈里牵出来,一边走着一边胡噜着羊背上那松软的毛,嘴里还不住地嘀咕着:“这回可实在对不住了!---让您捐躯了,---可真没的办法呀,我们回北京要带羊肉呀。” 来到知青房前的小院,小徐问他在嘀咕什么,他说:“都要宰了,怎么也该慰问慰问人家吧!”说得大家哈哈大笑。

眼见兰柱要过来动手抓羊,王玉武猛然想起:早就听说兰柱有看羊膘的功夫,一直没有机会见识,这回可要试试他了。于是,伸手拦住了他:“嗨,咱先别着急,你先来看看这只羊的膘情怎么样?说说它能出多少斤肉?”说完脸上露出一丝坏笑。兰柱明白这是在有意要考考他,没往心里去。瘪着嘴带着笑说了声:“行呗!” 说完弯下腰一把把羊拽过来,顺手从侧面把两支胳膊叉到羊肚腹下,向上一用力羊的四蹄就离了地,他掂了掂放在地上。又在羊的后脊背处细心地掐了掐。有把握的说:“这羊膘情不错,就是羊小点,肉嘛---超不过35斤!能落张不错的皮子。”确实,这是只二年跑羔。正是出好皮子的时候,(二年跑羔,就是跨过年的小羊,这时的羊好跑好动,所以叫跑羔。它的皮毛膨松、轻软、美观,是做裘衣的上佳材料。)要真能杀出35斤肉,那可实在算养不错!就是不知兰柱是怎么估出来的?你想啊,就是放一堆三十多斤的羊肉你估,看走眼差几斤也保不齐,何况这是只活羊呀!那先得估准羊的重量,还要除去羊的皮毛、头蹄和下水,余下的才是肉的分量。而羊的肥、瘦不同,出肉多少可差远了。这里学问大了!要估准了可不那么容易!   那么,兰柱这回估得到底准不准呢?咱们就等着称吧。

看看时间已经快夕阳西下,离天黑最多不过也就一个来小时了,闹不好就得挑灯夜战了。大家顾不上和那养了一年多的羊羔惜别,都催着兰柱快些动手。可他却不急不慌:“莫事的,停儿停儿就会好的!”说着他把羊牵到窗前根,用脚胡噜了两下那满是碎石头的地面,避免石头尖儿扎坏羊皮子。看见他手脚并用的架势,我连忙上前伸手帮忙,他摇了摇头:“不用。别弄脏你的衣裳啊!”叫我往后站站。大家也只能围了一圈看他一人忙活,像是观看特技表演。

只见他猫下腰,把羊拢在身边,猛然一只手朝着羊腿擦着地皮一搂,速度很快,就像是给羊一记“扫堂腿”。不,应当叫“扫堂手”。还没看清怎么回事,那羊已随即倒下,四条腿已经被兰柱攥在手中。这时我们才明白:这就开始了!连忙去找根绳子好让他捆住羊蹄,谁知兰柱根本不用,顺手把羊蹄塞到鞋下,一脚踩实,抬头对我们说:“你们的羊小,用不着捆绳子。赶快拿个脸盆来接血!”徐作山立马进屋去取。  兰柱把羊头向后一扳,那小犄角就贴住了后脖颈子,脑袋最大限度的扬起来,着实地被按在地上。接着他左手按住羊头,腾出右手从背后腰间抽出刀来,那刀有一揸来长,因使用的时间过长被磨得只剩下一指多宽,却寒光凛凛、锋利无比。见小徐的盆一时没有拿出来,他又把刀背含在嘴里,用右手摸了一下羊的喉咙,以找更好的下刀位置。随即便把刀横在羊脖子上,只等着开刀。我们再不忍心看下去,都扭过头去。(3)

  评论这张
 
阅读(320)|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