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鬼 (下)  

2009-11-22 10:25:38|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  (下)   

  我家住的屋子离院门最近,就在影壁后面。所有的来人都要经过我家门口,站在门跟前是看得清清楚楚。不光能看得见人,跟着往里看还能看清来人进的是哪个屋。

  挤在母亲身旁这次我把来人看得很仔细:瘦瘦的细高个儿,穿着一件蓝不蓝绿不绿的青色长袍,拖着地。走路很快很轻,忽忽悠悠就像在飘,没有一点儿声音。眼看着朝院尽里头的正房飘去。虽看不清他的面相,一看架势肯定是个男人,而正房里住着一位尚未出嫁的小兰姑娘。

  这情景看得连母亲都愣住了,为了人家姑娘的名声,她用一个手指立在嘴中间对我说:“这事跟谁也不许说,记住啦!”我用心地点点头。

  连续过了几天,天天看见那穿青袍的男人都在那个时候来。母亲绷不住了,把情况告诉了妯娌几个,想着商量出个主意。婶子是个很有见识的人,她说:“要说小兰那闺女挺正经的,不至于干什么不体面的事儿。咱们先闹清楚那来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说怎么办吧!”几个人都点头,决定要探个究竟。

  晚上,那男人又准时来了,眼见他向里院飘去,我紧随在母亲、婶婶们后面也远远跟了过去。到了正屋门口,那男的站在那里,门没有开,可那男人一闪身没了,我们睁大了眼睛。接着听见屋里有轻轻的动静,显然他已经进到了屋里。惊得我们呆呆地愣在那里,面面相觑——这是什么样人哪!!

  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屋里的电灯亮了,听动静像是姑娘起床解手。大伙儿要撤,还是婶子有胆识,非但没有撤回反而凑到窗户跟前,用手指蘸着吐沫在窗纸上轻轻一捅,捅出个窟窿洞儿,接着单眼朝里望去。我们屏住呼吸盯着她,等待着——忽然婶子惊慌地扭过头来,用一只手颤巍巍地指着屋里,结结巴巴一时说不出话来。母亲见状赶忙轻轻地走过去,也趴在窗户上往里看,也吓得不轻。我要过去看看她们被拦住了。

  后来婶子说:“我看见,那姑娘起身解手,青袍男人就站在一边,姑娘愣是看不见,稍愣那男人一闪又不见了,眼见着姑娘光溜溜的身子包括屁股、大腿立时变成蓝绿蓝绿的青色,两边侧面颜色稍浅还有像鳞片类似的东西。好吓人呀!”婶子说完吐了吐舌头。旁边的母亲点点头,证实小兰的身体确实变成了青色。

  这是怎么回事呀?一时间全院都笼罩在恐惧之中。没人敢问小兰姑娘,也没人敢把看到的情况告诉她。只是眼见着这姑娘一天一天的消瘦下去,后来终于病倒了。直到有一天我听大人说:她死了。 

  她住的那间房空下来再也没人敢住,都管它叫“鬼屋”

  后来,听一位老者讲道:“这是一只‘长虫精’,附在姑娘身上。若不是被人撞见,还能多活几年。这一惊扰自然早早要了她的命!”于是我深深地自责,天一黑就再也不敢趴门的窗户往外看。但那蓝绿蓝绿的青色长袍的身影却像长在了脑子里一直也挥之不去,随时出现在眼前。让我时常惶恐不安!

  从此,鬼故事我再也不去听了,因为真的鬼都见过了,还用听别人讲吗?!是我给人家讲的时候了!

  倘若有谁不相信有‘鬼’,那如今科学技术如此发达,您就给解释一下这到底怎么回事?!说得通就行! 

                 (下)

  评论这张
 
阅读(696)| 评论(2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