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惜生 《牛》 (6)  

2009-02-12 14:37: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六 )

这时,旁观的人们都围拢到跟前来。那临时放牛的白蛋更是胆大,在两牛之间歪着脑袋趴在地上。看着两个牛头在眼前晃来晃去,牛喘出来的粗气几乎吹到他的脸上。他还在拍着草皮大声叫好! 邻村的小牛倌也把拳头攥得紧紧的,嘴里轻声喊着“使劲儿------使劲儿!”尤其是看到自己的黄牛倒退时候,还使劲跺着脚,那架势是恨不能帮助使点劲儿。 在场的人都看直了眼。

僵持了好一阵子,个大的黄牛竟然有些力怯,微微抖动的腿虽没有挪动地方但整个身体已经向后移位。那黑牛乘势猛地一晃脑袋,接着把头一扬,坚硬的犄角重重划在了对手的前额上。黄牛受到了疼痛,不由得往后退了两步。这一退可乱了阵脚。黑牛紧赶一步,低头一挑,挑在了黄牛的脖子下面,多亏黄牛反应很快,随着黑牛往上挑它也仰头跳起来,否则会豁破脖颈造成重伤的。由于牛打架而被犄角顶开膛造成死牛的事不是没有发生过。黄牛受此重创,再不敢恋战,落荒而逃。黑牤牛也不追赶,见对手落败,仰起头“哞---哞---”的叫了起来,村里的健牛也都随着叫起来。

战局在几分之一秒钟内发生突变,并迅速的结束了。事前被看好的大黄牛竟然落败,很出乎意外。当邻村小牛倌缓过劲来后,慌忙去追跑了的牛群,看看黄牛到底伤的怎么样?反正这次疙蛋算是拉下了!(当地话,意思是祸是闯下了)  这边白蛋见自己的牛获胜,更是狂喜。一边蹦高一边高喊:“好样的!------好样的黑牤牛!”随手抡圆了放牛鞭朝着黑牛“叭、叭”大力打了两个响鞭,算是庆祝。

俗话说‘乐极生悲’,果然不假。那黑牤牛在同类的争斗中得胜霸了群,已然兴奋不已,再加上白蛋的两鞭子惊吓,更是不能自己。只见它撒了欢的在草地上来回狂奔,接着又在牛群中横冲直撞,吓的别的牛四处躲闪,躲闪不及的就被它顶一下。紫健牛本是个仁义之极的牛,见此情景早已退到山脚边沿,静心吃着排水沟边上的青草,这里的草比山上的长的要高一些。也免得受黑牤牛的叨扰。谁料想,那黑牤牛一时兴起,竟远远地追到这里,从后面用犄角来顶它,没有防备的紫健牛措手不及,为了躲闪一下崴到水沟里。等白蛋发觉后,已经卧在沟里起不来了,慌忙中让人到村里去叫根胜老汉。于是就出现了开始讲的那一幕。

“就是这么一回事。俄不敢有半句说谎!”白蛋在旁人的帮助下总算讲清楚了事情的经过,说完话又把头低低的垂下看着自己那露着大脚指头的布鞋,等着大人的责骂。“你这娃,-------你算拉下大疙蛋了你!咋说你好呀!------”听到消息跟着上山来的辛垠垠指着自己孩子的脑门懊丧地数落着。根胜老汉打断他的话头:“甚也别说了。这会儿说甚也没用了!先想法把牛弄回村再说吧!”说完安排人去套车赶紧把牛运回村。

牛被弄回了村,当天晚上请来了邻村的老兽医张四拔,这是方圆几十里看牲口最拿手的人物。一群人跟着他来到饲养院,张兽医仔细看过紫健牛的伤腿后,诊断是:‘骨头没有断,是大腿铲骨脱臼。’没等根胜队长说话辛垠垠连忙急着插话问:“有咋个治法?”四拔子老汉答复:“没啥好办法!我给它复了位,再后主要是养,净草精料的喂养。不过,即便养好了这腿也吃不得重力了,拉车是肯定不行了,拉半张犁就看养得怎么样了!”听到这样的结论,辛垠垠立即象霜打了的茄秧耷拉了脑袋,脸色灰土土的,狠狠瞪了身边伸着脖子听说话的白蛋一眼,转身走出了饲养院。张老汉给牛腿复了位,用布带绑好,又调了剂草药,掰开牛嘴,用牛角做的药匙给牛灌下。回过头跟根胜老汉交代了几句,就走了。

随后的日子里,生产队不得不减少一付牛犋,延缓了耕种速度,好歹播种即将结束,对队里的生产影响不是太大。

在大约有半个月的时间,人们上工、收工路过村边都时不时会看到受伤的紫健牛在田埂边吃草,用三条腿走动,那条伤腿悬挂在身上起不到半点作用。每当遇到我路过,它都会吃力地慢慢走过来,用头靠着我轻轻的蹭来蹭去,我则抚摸着它静静地待一会儿,双方都会由此得到一些慰籍。这样的日子不长,紫健牛经细心调养,伤情渐渐好转。但农活儿却干不了什么了,等于村里白养着一头闲牛!

最后再交代一下对白蛋的处罚。根据白蛋给队里造成的重大损失,队长先决定罚款50元,(买一条牛500元)后来队委会讨论减少到20元。再后来,在社员大会上一讨论,大家都说他一个孩子家哪来的那么多钱,他又不是故意的。得,就扣他三十个工吧。于是,以罚30个工定案。(按当年的工分值计算,折合不到3元钱)

此后,我被选为生产队长,就不再专职使牛犋耕地了,也就不再和牛打交道了。(6)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