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牺 牲 《狗》 (2)  

2009-03-11 20:10: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二 )

这一天,来了两个外大队多年不见的同学,大家难得见面自是十分高兴。请了假,吃喝款待不必说,还正好凑齐了人手能玩会儿扑克牌,这是当地当时最好的娱乐方式。于是,大家坐在炕头上玩‘敲三家’。正玩在兴头上,就听见外面的狗叫个不停。

客人说了一声:“是不是来人了 ?”

我坐在炕里头靠窗户边,手里抓着牌回过头朝外扫了一眼,“没有人来。”

“可能是有社员诚心逗狗!他妈讨厌!”王群建接茬说,

客人接着说:“我看你们的狗不算凶,刚才我来的时候还跟我玩了一会儿呢!挺招人喜欢的呀!”

“是呀。对知青都好吱哪!就是容不下老乡,见他们就咬。”

“真的?!嗨,这就怪了,我们养的狗也是这样。”

屋里正说着,就听见外面有人喊:“石官,石官,看着你家的狗。我要进去有事!” 我一看原来是村里的会计薛来文,就打开窗户冲着狗喊:“去!别叫了。去,去!靠边去!”大黄停止了叫声,不情愿地躲开门口,往旁边靠了靠。头却一直对着来文,呲着牙,喉咙里‘呼、呼’的低吼着。

“石官,不行啊!石官。”来文还在喊。

“门不是开着吗?你倒是进来呀!”我也有点烦。

“我不敢。”

“那随你便吧!”我手里拿着牌,没闲心顾他。

“那我进、我进去了可------”说着,他躬着背眼紧盯大黄,侧身一点一点往里蹭,蹭到门口,猛得一下窜进门来,“砰”的一 声,回手用力把门关上。差点碰到赶过来的大黄的鼻子。

看他进到里屋来,我抬头问道:“你有什么事啊?”“没别的事。我就是来看看你们玩牌。”来文调皮一笑。“你可真够烦人的!”王小不大高兴地说。

这玩牌都上瘾,一晃就是两个钟头。

我有点尿憋急着要方便方便,趁着吴国威在洗牌,我跳下炕拐到外屋,开门就冲了出去。刚露头,“啊”我一声惨叫,双手连忙捂在大腿上。原来是大黄守在门外,见有人跑出来,噌地一下扑上来,狗到嘴到,上来就是一口。那敏捷、迅速劲儿,人根本防不胜防。何况我又是冷不丁防,被咬了个正着。可咬到一半大黄猛然意识到:不对,是咬错人了!立刻张开了口,停住撕咬。随即嘴里发出“呜---呜”的哀叫,夹起尾巴把头低得低低的,围着我的脚来回转圈。那羞愧难当的样子像是要找个地缝钻进去。我怒不可遏,当即猛踢了它一脚。要是平时这一脚它早跑得远远的了,可这会儿,它不光不跑反而又回到我脚跟前。那意思是你干脆再踢一脚得了,也好出出气!

屋里玩牌的人听出我的叫声有些变音,立即跑了出来。

“怎么了?你怎么啦?”

“咳,甭提了。不知怎么大黄咬了我一口!”我懊丧地说。

“这是怎么话儿说的?快看看伤口怎么样!”

大伙儿七嘴八舌的关心着,要我褪下裤子看看伤口。可我早就憋不住尿了,连忙说:“不要紧,不要紧,我得先上茅房!”等我解完手,才觉出腿很有些疼,血也隔着裤子印出来了。回到屋,我褪下裤腿,看见左大腿正面有两个挺深的牙洞,血正从里面慢慢地流出来。

“这狗崽子,我非扒了它的皮不可!”我疼的龇牙咧嘴,发狠地说。

小徐弯腰仔细看了看伤口:“得了,你认好吧!亏了它及时松开了嘴,要不然非撕下一块肉来不可!”他认为还算万幸。

客人连忙告诫我们:“这得管一管!咬自己人,这还行!一定要好好管管!”说话的劲儿不象是对狗倒象是对不听话的孩子。回头他又问:“可这到底为什么呀?” 

王群建接过话茬:“为什么!都是薛来文惹的事。”

“怎么?跟他有关系。怎么会跟他有关系?”客人没饶过弯来,我早就明白了。

王小接着说:“来文这小子逗恼了狗跑进了屋,没事人似的。可那狗还没完哪,它一直在门口外面憋着哪。咱们德武出去解手,它还以为是来文又出来了,由于冷不激一下冲出来速度太快,它哪来得及看清是谁呀,上去就是一口。等发现咬错了已经迟了。”

“是这么码子事。可这狗也真够有心计的,楞在外面等了这么长时间。可真有它的!”客人说完呵呵笑了起来。

吴国威连忙拿出红药水抹在伤口上,又用纱布叠成方块敷在上面,再用橡皮膏贴好。我立刻觉得好多了。

正要上炕接着玩牌,听到院里“啪、啪”两声鞭子响,紧接着就听到狗的哀叫。推开门一看,王群建正在拿我耕地用的鞭子抽狗。

我立刻急了:“王小,你干吗呢你!它这不是咬错了吗!?你还真打呀!”上前把鞭子夺了过来。

王建群有他的理:“这是咬错了,松开口了。要是咬了社员,就给咱们捅大娄子了!”

“可你看它那架势早就知道错了不是。得了,得了。算了吧!”别的人也在说劝。

“就是呀,大黄今天属于好心办坏事。毛主席教导我们说,这样的同志是可以原谅的。”客人也有意开着玩笑。于是大黄躲过了一顿暴打。(2)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