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猎 生《狐》(2)  

2009-05-12 12:07: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二 )

在当大队干部的几个月后,他以照顾家困难为名迫不及待地向大队高支书提出了请求,要把自己的家属从第一生产队迁到大队部所在的第二生产队来暂住。大队同意,并帮助为他借了处窑。他连忙把媳妇接了过来,草草安顿安顿,就过起了日子。

迟奎的新家是两间破旧的窑,主人王七旦老汉因上年纪不能生活自理,搬到儿子家住把它闲置下来。窑不仅破旧还很低矮,矮的就象城里楼房的半地下室。没有前墙,只有里间窑的小窗子露在地面上。在窑里站着能看到外面走道人的鞋底。正好窑又对着院门,时常看到有人进院却不知道是谁?因为根本看不到来人的上半身。 外间窑门口外边的地面被铲得低一些,刚好镶上一扇小木门。弯腰进门你不小心会吓一跳,觉得伸出去的脚‘咕咚’一下踩空了,其实是因为窑里比外面要低一大截。木门是三块长木板钉成的,根本就没有窗户,一关上门外间窑就黑咕隆咚的好半天看不清楚东西。就因为这儿太黑,我曾被着实地吓过一跳,也是我记忆中最深的一次惊吓。

第一次进这窑是找迟奎说事,关上木门我什么都看不见只能用手摸索着往里走,还不错左手边摸着一个长长的大木柜,足有两米多长,直接送到了里间窑的隔断门。里间显得明亮了许多,眼睛也觉得舒服多了。说完事又聊了会儿天我就起身告辞,送我出来迟奎非要掌灯照亮怕我磕着碰着。刚一出里间门“哎呀!妈呀!”我一下叫出声了。在灯光的照射下,我竟然看见离我一尺远赫然停放着王老汉百年之后用的棺材,就是我以为的那个大木柜。材盖儿还半敞着,百分之一秒的一瞥,见到黑洞洞的里面是不是躺着人就不清楚了!

要知道我自小就怕这,不是一般的怕,是发自骨髓里的‘憷’。儿时上街路过棺材铺,知道黑漆大门洞里摞着寿材,总要提前一段就把头扭开故意不去看它,走过老远才敢回过头来。如果白天看见谁家办丧事穿白孝衣的人,夜里就肯定作恶梦,那些人总在眼前晃来晃去不肯离去。到现在即便偶尔看见地上洒落的纸钱也还会饶着走,惟恐避之不及。

这是我一生中最恐惧、最忌讳的东西,可刚才进来时我楞还用手摸着的它!我颤巍巍的心一下被揪得紧紧的,并下意识的使劲搓着双手,恨不得把手脱下一层皮。再来不及多想一个箭步冲出门来。当天夜里我发烧了,做了一宿的噩梦,睁眼闭眼总是灯光下的那大木头家伙。

此后我再没有进过他那窑,直至王七旦老汉走了,把它也带到山上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我才再到这里。即便如此我也从不在外间窑停留,总是匆匆走过。这一跳吓了我三十多年至今想起来还心跳加快,可见当时吓得什么样了!

这是题外话。接着说这窑的情况:外间窑顶上的泥皮都掉光了,碹窑的泥辋子上挂着蜘蛛网。窑的尽里头放着一些锹、锄等农具。里间窑收拾得规整了许多,但也只有六尺来宽,这真叫一间屋子半间炕,再除去灶台加上水缸,哪还有什么地儿呀!问新媳妇粮食用具放在哪里?说是放在外间。后来知道就是放在那一头大一头小的‘木柜’里了。窑里连个放东西的家具都没有。这哪象新结婚的家呀?

我之所以把这窑的情况讲这么详细,是要说就这德行的破窑迟奎还挺满意。为什么呢?因为它的位置忒好了,斜对着大队部,距离大队部的院门只是一街之隔,一分钟可以走三个来回。迟奎可以随时随地的回家看看,这样他心里安生多了。 要说一个新来不久的媳妇,至于看得这么紧吗,可事实遗憾的证明迟奎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后来不该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

把媳妇栓在裤腰带上,迟奎过了半年多塌实日子。见天看他呲着小虎牙、笑得合不拢嘴,那幸福劲儿就甭提了。作为好朋友我也为他高兴。同时还得到些便利,只要到大队开会、办事总要抽空到他那破窑坐坐,喝口水说说话。一来二去,两人好得跟亲哥俩似的,不管干什么都愿一起出入。

这一天公社开会,我们又相约着一起去。天上的雪时下时停,地下已经白茫茫一片,我俩裹紧大衣有说有笑地朝西走着。出村不远来到去公社的岔路口上,见斜对面路上走来一个也裹得严严实实的人,相隔几十米,根本看不清楚是谁,也没法打招呼。

“嘿,这大冷天,真有比咱们还早起的啊!”农闲了,社员都在家睡懒觉,谁没事也不早起。我觉得有些奇怪,冲迟奎大声说道。见没回音,我扭过头来看他,他正使劲儿伸着脖子盯着对过的来人。“看什么呢?”我拽了拽他,“那是谁呀?”直到看着那人从不远处拐进我们来的路,迟奎才回过头来反问,没容我回答又说:“你看像不像冯来旦?”来旦是第二生产队的队长,我们一块开干部会经常见,但接触的没他多,他们总归在一个队里。我透过蒙蒙的雪花仔细看那人走路的架势倒像是冯来旦:“有点象。可要是他,怎么不去开会倒往回走呀?”迟奎又没有回声,低着头默默地向前走着。(2)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