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猎 生《狐》(1)  

2009-05-02 12:48: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一 )

按常理说,山区越是荒凉的地方越应该是野兽出没的地方。也许是我们村这地界荒凉过了头,连野兽都不在此居住。在插队的几年里,我亲眼见过的野兽只有狼和狐狸,也只都有一、二次。狼嘛,看得不算太清楚。就是我带着社员驱赶它那次,虽然追得挺近可天色已晚,昏暗中模样看得不是很真切。 那狐狸看得就更模糊了。是在一次耕地时,辛垠垠老汉指着很远处一只动物告诉我那是只狐狸,我极目远望确实看到了一只身架比狗稍瘦小、皮毛呈黄红色的动物。由于距离太远、自己又不认识狐狸,就只能相信老汉的指说了。这是第一次。第二回可就不那么简单了, 那经历还挺悬!是怎么回事?听我慢慢说:

这年从北京回村时,我身上带了一样稀罕东西——子弹。这是我途径张家口在二姐家得到的。姐夫是军人住在部队大院,虽然他办事一向小心谨慎,可跟他要几发子弹还是爽快答应了。

一提起子弹,人们立刻觉得这东西太危险。其实光拿着子弹玩玩没什么,至少当时我们年轻人都那么想。至于所说的危险是把子弹和枪搁在一块,那就悬了。可枪在城里要想接触到是连想都甭想!别说普通老百姓就是当兵的,兵种不对服役三年也难得摸到几回枪。管理极严! 相比之下倒是子弹容易得到一些。在什么实弹射击后将剩余下的子弹咪起一颗两个的,虽然也是违反纪律但还有可能。特别是当官的就更容易得到些。于是你不难看到有的男青年特别是军队干部子弟会从衣兜里掏出一、两颗亮闪闪的黄铜子弹,让你眼睛一亮。这是当时年轻小伙所羡慕的。也正是由于此我才从姐夫那里要了几颗。

回到村里,我闲时拿出子弹在手中玩耍,顿时引来村里年轻后生的强烈兴趣。在想要又得不到的情况下,有的后生给我出主意:“想法儿弄杆枪来放放,大家过过枪瘾。”嗨!这我倒忘记了,在这里是有办法弄到枪的。

原来农村对枪械的管理与城市正相反:子弹弄不着,枪倒容易摸到。那时讲究‘全国皆兵’,村村都有民兵,有民兵就有枪支。不过听清楚了是枪支,没有弹药。弹药恐怕连公社都没有,要到县武装部了。这就是管理策略:不论是城里还是农村,枪、弹总让二者缺其一。使之难以造成危害,避免事故发生。可巧的是我们知青往返于城乡之间,无意中互通了枪、弹的有无,也骤然增加了危险因素。我这不就是把子弹带到了枪的跟前吗?也因此险些造成悲剧。

当然说枪容易摸到,也不是是个人就能接触到枪,枪是由民兵营长负责保管的,你动枪先要通过他这道关。可这对于我就不存在什么关了,因为大队的民兵营长是我的好朋友。

我这好朋友是个刚刚复员的战士,叫迟奎。虽然在部队服役三年连党组织都没加入,算不上优秀,可他是全大队唯一一个当过兵的人,比起他的前任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后生从专业素质上自然要称职的多,这蝎子拉屎——独(毒)一份的特殊身份使他理所应当的接替了民兵营长的职位,从此脱离了吃苦受累的田地劳动,成为了农业生产的‘白领’。

要说他也够顺的。自头年秋天从部队复员回家,八月十五先把订婚的媳妇娶回家;入冬,在大队干部换届时又当上民兵营长。这‘洞房花烛夜’‘金榜提名时’人生两项最大的美事,让他在几个月内都实现了。要说这又娶媳妇又过年的好事轮到了谁,也该幸福的找不到北了吧?可他还是有自己的烦心事:为自己的新媳妇烦心!这就叫各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迟奎是个憨厚老实的人,平日里不多说不少道,即便遇到点吃亏小事也都打掉牙自己咽了,从不与人争执。这么一个接近窝囊的后生却娶了个‘俏’媳妇。 这新媳妇是滩上人,就是县城边上的人。在“山上的姑娘嫁山下;山下的姑娘嫁滩上;滩上的姑娘嫁城里。”的婚俗中,一个滩上姑娘返嫁给山里是十分稀罕的,何况还是个稀罕的女中学毕业生!怎么说呢?兴许是两个人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也许是看上了迟奎的军人身份,反正她是嫁来了。姑娘的长相并不出众:不高的个子,没有姑娘的婀娜腰枝,显得身体板实而有些楦胖。大一号的脑袋上有一双大眼睛,却有些往外突出,让人感觉不到浓眉大眼的美丽。只是她的皮肤很白,算是爹妈给她的唯一有价值的地儿。要说这些都与‘俏’字无关,关键是她把这仅有的长处发挥的恰到好处。她好梳理,总把自己梳理得干净利索,加上那白皮肤,在山村灰头土脸的姑娘中如水葱一般精神,再有就是她那挺胸抬头不把山村人看在眼里的一股傲劲儿,更使她的气质与众不同,让人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也正是因为此,不少的年轻后生看她都有些眼睛发亮,愿意多瞄几眼。按城里人的话讲叫回头率高。可在迟奎眼里满不是那么回事,他觉得这如同把媳妇扔到了狼窝里,四周围都是贼亮的饥渴垂延的狼眼睛。他的心哪放得下来呀?(1)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