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猎 生《狐》(5)  

2009-06-12 08:15: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五 )

我打什么呢?总不能瞄准打石头吧,怎么着也得打个活物呀,最好是让这第一枪有点收获。看了看四周还真没有个能活动的物体,得找找。于是,出了那残墙断壁的‘家’沿着沟继续向西走,边走边找,左瞧瞧右看看,哈着个腰弓着背端着个枪,轻手轻脚地走着。那模样说好听得像深入敌后的侦察兵,说难听的活脱就是一个鬼子进村! 就这样走出了挺远,可这大雪茫茫的冬日,荒凉的山沟里竟没有一点生命的迹象。手里的冲锋枪渐渐地显得沉重了许多,你想自装上子弹后那两只手再不敢随意活动,枪能不沉吗?正在这时,头顶上“忽剌剌”一阵响,是有几只麻雀从头上飞过,我顿时眼睛一亮,脑袋随着转,俩眼紧盯着。真叫棒,那鸟们就落在不远的一棵也是山沟里唯一的一棵小树上,光秃秃的树枝上跳动的鸟看得很清楚。是老天特意给我送来礼物吧!真得谢谢您喽。我摒住了呼吸,蹑手蹑脚地移到了离树稍近的地方,再也不敢靠前,轻轻举起枪,半仰着头,脸贴紧枪身,眯起一只眼,缺口对着准星,准星瞄好麻雀,虽然它不老实呆着,不停地跳动,我也顾不了许多,按军训时教官所讲的射击的要领,深吸一口气,随瞄准随慢慢地扣动着扳机。慢慢扣着---扣着---  不知为什么这几秒钟时间过得那样长,总觉得枪应该响了,可就是不响。那麻雀眼见都要飞了,忍不住我还是不由得抬起头来看一看枪,就在这一瞬间,“砰”的一声,枪身猛烈地一震,子弹射了出去,枪托后坐震得我的肩胛生疼。

顾不上疼痛我赶紧睁开双眼去找猎物。树上的麻雀是一只没有了,可地上也没有一只,没打着。全都吓得飞了!“唉---”我不由得长叹一口气。有生以来这第一枪就这结果:麻雀没打下来,子弹飞向哪儿没看清楚,就连枪声都没听清楚。这叫什么事呀?一向自诩精明强干的我,竟干出这等事来,真是羞死人了!亏了旁边没有人看见,要不然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来,心中的懊恼使我好半天缓不过神来。------生了一阵自己的气,又骂了自己一通儿,渐渐平静下来,我一时反倒逆生出了个念头:这回还非要打个活物不可!

于是我站起身来,接着沿着沟朝西走了下去。心里有了准谱精神格外专注,不由得又走了一里多远,来到了这小山沟出口。眼前的地势突然一下宽阔开来,虽然还是在沟墚之间,但几百米宽的漫坡横在前面还是使我心里亮堂了许多,远远地望去缓缓的坡地一直延伸到高高的墚顶,通往公社的那条土路就从中穿过,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往近处瞧靠北山脚下路旁有一个挺大的场面,这是第三生产队的场面。虽经过人工的精心修整但仍还是有些东低西高的倾斜,这主要是因为是沿着坡地修建的缘故。一人来高的干打垒土墙把四四方方的场面围了一圈,.这么规整的场面在当地是不多见的。.

来到东侧围墙外,我跷起脚来往里面望,场面院里空荡荡的,刚下过的雪像一床洁白巨大的被单子把它罩得严严实实,白茫茫的一片。只有在东北角有高高的一堆莜麦秸,侧面没有落上雪的地方露出金黄的颜色,却也是死一般的寂静,毫无生机。这一切都对我非要打个活物的决心是一种挑战,看来这打猎远不像想象中的那样浪漫。

受到外界环境的影响,我只觉得精神不振有些倦意。从脖子上摘下沉甸甸的冲锋枪,把它顺手靠在墙角,裹了裹身上的棉大衣就势蹲了下来。接着,习惯地从怀里掏出装在塑料袋里的烟丝,卷好一根,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脑子里开始寻思:是继续找猎物呢?还是结束这难得的、难堪的打猎活动?一时还是拿不定主意。手指间的烟灰轻轻地飘落下来,刚好落到一个小小的雪坑里,定神一看不由得眼睛一亮。原来,这个雪坑像是一个脚印,像是一个动物的脚印,找了找果然不远旁边还有一个。就是!我大喜过望。这肯定是个新脚印,雪是刚下过的,上面的脚印自然是新留下来的;细心观察坑里面的雪在阳光下晶莹透亮,边沿上还挂着几颗六角形状雪花。这脚印也太新了,毫无疑问,动物就在附近,绝不会跑得太远。 我精神大振!

脚印是从麦秸垛出来的,沿着脚印的方向搜索过去,果然看见不太远的前方有一个土黄色的家伙卧在那里,从个头、从外形看像是一只狐狸。嗨!这可太棒了,要是打到一只狐狸那有多美,拎着它村里一转,牛气!那还不全大队、全公社都出了名。肉我都不吃,就要那狐皮,这节气的皮子得多好呀!我高兴得想入非非。  其实,这还多亏是雪地帮了忙,要不是在白雪的反衬根本发现不了。因为狐子皮毛的颜色简直和荒野一般无二,完全融在一起,即便走到跟前只要不动你也很难发现它。

风很小,我从围墙根捏出一点干土来,用手指捻着让它慢慢撒落下来,借以察看一下风向。还真不是在上风头。于是小心地转到狐狸的正后面,渐渐地靠近它。开始是驼着背,往后是弯着腰,再后是用手扶着地,每往前进几米就换一个姿势,最后几乎是匍匐在地上。还有十几米,这时看清楚了,真是只狐狸。实在是不敢再靠近了,真要是把它惊走了,那不是白忙乎了吗?我就势趴在雪地上,准备进行这有生以来的第二次实弹射击。

这回我长了经验,先把枪验一遍,枪身、枪筒、扳机、子弹看了个仔细,都好好的。然后再回过头来,贴紧枪身,眯上一只眼通过缺口找到准星,再找到猎物------ 找到猎物------ 咦,狐子哪儿去了?明明验枪的时候狐子还待在那里,这么一会儿怎么就没了呢? 抬起头四处环视,发现十来米远处那狐子正不紧不慢地贴着围墙朝前颠儿着。这东西真是神了!它怎么会突然觉察到有枪对着它呢?  我顾不上暴露目标站起身来连忙追了上去。跑了不远那狐子又停了下来,待在那里不动了。我就又趴下身来架起枪准备射击,还没瞄准,它又跑了,我又追------就这样连续几次,我没办法瞄准打它。不过,我发现这狐子大概是寻找它的猎物,它在围着场面的土墙转圈。也许它的窝就在附近,说不定就在莜麦秸垛下面。(5)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