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野 生《兔》(6)  

2009-08-22 10:58: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六 )

刚进村,就正好碰见多嘴好事的金海。他连忙靠过来:“你这是哪来的稀罕物?”“咋?是你打着的? ”“你是咋打着的?说说呀! ”他没完没了问个不停。我本不想再提这码事,又经不住他的纠缠,举了举手中的鞭子支应着:“用它抽的。 ”他开始不信,一看红皮鞭杆断成两截儿也就似信非信了,可还非要打听在啥地界打的?说他也要到那儿逮去。我身上扛着几十斤重的铁犁再加上那兔子,已经够累了,哪有闲功夫搭理他。便对他说:“你先把牛赶回圈里,回头再说。 ”他答应一声赶着牛去饲养院了。支使走他,我赶紧回到自己的知青窑前,把犁靠着墙放下,先摘下来兔子放回屋里,免得来人看见问这问那,倒不是怕废话,主要是我不愿意说起刚才这段经历。说实在的,总觉得这事办得不带劲儿!即便过了这么多年到现在我都没跟任何人讲过。

得到野兔,除了我最高兴的应该是吴国威,因为我俩住在同屋吃的一锅饭,本应等他回来一起高兴高兴再收拾兔子。难得我今天耕完地回来得早,正好有时间干这活儿。于是便自己开始张罗起来,可怎么下手呢?我犯了难。

——————(宰杀细节  删节3382字)

“去摘下门后边的秤,约一下这东西有多重?”我指着墙上挂着的秤说。“不用约了,刚才剥皮前已经约过了。连皮带毛十斤免点儿。”吴国威回答。“那可是够重的。”“是呀!看着个头就够大的!”这边说着话,那边金海紧忙活着。(删节91字) 我突然想起苏玉那孩子的话,连忙提醒金海:“轻点儿---轻点儿---肚子里面可能有兔娃子。就是要见见它,旁的要不要的吧!”金海的手慢了下来。“别!我去拿个盆来!”吴国威回身进里屋取出个瓦盆,金海把能吃的心、肝、肺、都挑出来放进盆里,其它的什么肠、肚呀用手捧着一古脑地都倒进了茅房的粪坑里,回来再查看兔肚子里除了两个腰子还贴连在后脊梁骨上之外,已经空空的了。合着根本就没有什么兔崽子。

“咦!怎么没有小兔啊?这不是只快下崽的母兔吗?”

“谁说这是抱娃子的母兔来着?”金海忍不住又说话了。

“是三队---”我刚要说出苏玉的儿子,忽然想起原本不准备告诉他们这些事的,连忙改口说:“是在三队地界打到兔子时看着那苯模样像,要不然咋那么容易打到呢!”

“那才是瞎谝呢。怎么会是抱娃子的呢?我在剥皮时就知道这不是只母兔!”

“那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咋看出来的?看它肚子上有几个喂奶的纽纽儿就知道了呗。我剥皮顺便看了一眼。”说着他坏笑了一下。

“那你说,这兔子当时跑得既不快跳得也不灵便,那是怎么回事呢?”我心里仍有疑惑。但说话中把狗追它的情形改成了我打它了。

金海自信的说:“那找准是兔子老点儿了,长得太大吃得太肥的过,你看它肚里的膛油就知道兔子有多肥了!”

“得。管它有没有崽儿呢。反正已经快要吃到口了,还是准备炖肉吧!”我并不在乎有崽没崽儿,还是吃肉要紧。

吴国威从饲养院找来细碎莜麦秸,金海细致地把它填充到剥下来的兔皮桶子里,以保护好这只大好的兔子皮,将来做一顶上好的兔皮帽子。

我则把金海剁下来的兔头及四个爪子撮到一起,带到自留地里挖了个深坑,认认真真地给埋了。

这倒不仅仅是为了积肥,善待它似乎心里更平和一些吧!( 6 )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