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结尾)  

2010-12-01 12:12: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六)

    他,这位地主家的公子哥,解放前提笼架鸟游手好闲惯了。新中国成立,他参加国营工厂工作,虽然也干活挣钱养家糊口,但吃不了苦受不得累的本性并没有改。所以,上班时常泡病假,动不动找个机会就歇班,以至于挣的工资低、生活也困难。我很不赞成他的做法。可他为了孩子能做到这样,我还是深深地感动了。那时我没当父亲,不清楚这种无私忘我行为的动力来源于什么?我想这决不仅仅出自于动物亲子的本能。

    事后我正儿八经跟王建群谈过,劝他不要再做那些至少在我看来是荒唐的事。但后来的事实证明劝说收效甚微。

    第二年,回村以后不久,从别的知青那里得知,王建群的父亲死了,是上吊死的,是在医院上吊死的。这个知青讲:那一回,王的父亲又一次和孩子们动了手,对方们还了手,都下手太狠,把那把铁勺子把儿都打弯了。结果,老的受了伤,伤势不轻住进了医院。在第六医院里实在想不开,挂在了楼梯的拐弯处。

    他休息了,永远的休息了,再不用烦恼了。我却为他很悲哀! 

此后,和王建群接触渐渐少了。只知道他把竹花接回了北京,生活过得还可以。

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结尾)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结尾)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结尾)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结尾)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结尾)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结尾)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结尾)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结尾)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结尾)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结尾)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结尾)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结尾)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结尾)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结尾)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结尾)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六)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后来,我办回北京,分配到东城机械局劳资科工作,他找过我。想问问找个工作,条件就一个:能多挣钱就行。我尽力了,却没帮上忙。因为到工厂都得先学徒。结果他当了抡板锹跟汽车撮垃圾的清洁工,整天跟着汽车抡板儿锹,这活儿一上班每月就70多元工资,比到工厂作学徒工的26元高了两倍多。这对于着急养家糊口的王建群来说吸引力无疑是巨大的。

再后来,大家都结婚成家,各顾个的了,就更极少见面了。大约在80年代末,我在自家胡同又见到了他,他是特意来看我的。此时的他拄着一支木拐,走路不便说话也有些吃力。我吃了一惊,连忙迎上前去问候。他笑着说,“半年前得了脑栓塞,努力锻炼才恢复到这模样,多少留下了点儿后遗症,不过也不挡吃也不当喝的。”真是的,40来岁就得了中风,够惨的!虽然他很乐观,仍旧抽烟喝酒、有说有笑。可从此,走路晃晃悠悠,再也离不开拐杖了。 生活肯定是难以自理了。

再再后来,我退休后了,闲来无事,想把在内蒙插队的这几年的事回忆回忆、写写,特地到他家造访。进得大门发现院子已面目皆非,.不仅没找到王家,连房门也没有了。经人指点,我在南院墙找到一个新开的小院门,原来王家把居住的倒座南房改回成北房,单割成小院,还把四间房隔开单间居住,我看了看安静的小院,还真不错。走到一扇虚掩着的房门跟前,轻轻地敲了敲门,没有动静。我又认真确认了一下房屋,没错儿,是原来的王家的房,那里面住的应该是王家的人,王家的人没有我不认识的!于是我又用力的敲了敲门,停了一会儿,屋里有了动静,又过了一会儿,传出了声音“谁呀?”“我。”“找谁呀?”“找王建群!”“等着啊!”等了片刻,门口出现一个睡眼朦胧的瘦高个男子,体形极象王小,我正要打招呼,对方先开了言:“啊,是石大哥呀!”原来是王家小五子,他到我们村住过对我很熟,但事隔三十年他还一眼认出了我,仍让我有些惊讶。“怎么,您找我大哥呀?他走了。”“他上哪去了?”我一时没有闹清楚‘走了’的意思,接着追问了一句。“他已经不在了。”小五子非常会说话,一直避讳那个词。这回我听明白了,心里‘咕咚’一下子,怎么好好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呢?!“是什么病?”我连忙问,“还是中风,后来又犯了一次-------”正说着另一间屋里又传来说话声:“是谁来找老大?都他妈的死了十多年了还有人来找他!”这不知是哪个弟弟,话语中带着大不敬。听到这话我原本打算问问竹花的情况的念头也打消了,和小五子说了一声再见就退了出来。今后是不会再到这里来了。

这就是王建群这段故事的结尾。

  

   我本是不迷信的。王家的事倒让我多想了点儿,这四间的倒座房住着是不是有些忌讳呢?!王小家的事是不是多了些?但愿他家改为北房后活得顺当些!(十六)

  评论这张
 
阅读(655)| 评论(1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