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三)  

2010-05-01 21:51: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三 )

我下决心跟着去看看究竟。可场院也不能出差错,虽都知道后半夜牲畜是不再出来。我还是用麦结个子(个子:收割下来的莜麦捆成的捆儿)把进出场院的豁口堵严实,才整理一下衣裳,见那远去的人影跟了上去。两人相距有50多米,开阔的坡地还能看得见他模糊的黑影,翻过高坡是一片洼地,这段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旁边还有两座圆圆的坟头,白天都少有人走,大半夜更是瘆人。我高度紧张,脑袋一炸一炸的,紧走几步离前面的人尽量近一些。看看王群建倒是不慌不忙,反而显得更加自在起来,显见不是第一次夜行。“田野小河边红莓花儿开------”  嗨!他楞小声哼起了外国民歌。这也好,我省去了怕他听见脚步声的担心,不太远的跟着他。又翻过一道坡,南梁村到了。

南梁村是全大队最大的村子,所以大队部设于此。从北面村口进来,左面是供销社高高的围墙,右边是三户排列整齐的院落,中间形成了一条胡同,虽只有三、五十米长,却是全村乃至全大队的最规范的一条胡同。

王群建一进胡同,立即放轻脚步,小心谨慎起来。我怕丢失目标紧跟几步,躲在墙拐角处瞅着他。只见他穿过胡同悄悄地向东拐去,等我追到胡同口往东一看,他正走在一块开阔地,四处明明挺平坦什么都没有,可他这时却勾着身弯着背,轻轻的挪着步,顺着石头路向村东口仅有的一户人家院子摸去。这架势真像做贼的。这时我意识到他这小子干的不会是好事。紧紧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王群建悄声来到院外沿着墙根停住,我也连忙靠着一堵突出的石头围墙后面,围墙不足一人高,正好我站在那里注视着事态的发展。

王群建去的人家是个三间北房的孤立小院,房屋依着山坡而建。后半截山墙埋在坡里,从正面看院墙很高,但到后边房根处却不足一人高了。站在外面连院里房檐下的窗户都看的见。按村里的传统习惯做法:三间房,中间堂用,有老人住在东间,儿子成家在西边住。王群建现在就站在西房墙根下向院里了望,接着,弯腰从地上抓了一把沙土。见此情景,我似乎明白了什么。连忙低头找了一个冻驴粪蛋,相隔有30多米向他砍去。这粪蛋好,即冻的瓷实能扔得远,又不象石头那么硬砸伤人。果然,狠狠的一镖打在他身边的墙上,令他吃惊不小。他立刻伏下身来,惊慌地四面张望,好一会儿,看看没有动静,才直起身来,随手把手里的沙土朝西房纸窗户撒去。我赶紧又砍了一粪蛋。他又停了一阵儿,接着又撒了一把沙土。我还没来得及找来新‘弹药’,只见那房里的煤油灯点亮了,准是闹醒了房主人。  惹祸了,看怎么收场吧!不料,王群建非但没有离开,反而提起脚来向里探头张望。这时糊纸的窗户向上打开,我从远处清楚地看见,屋里有人站在炕上用手支着窗棂探出半个身子。这里的住房都是把火炕放在向阳的南面,挨着炕的窗户下边是玻璃的,上边糊纸的可以向上翻开通风换气。两个脑袋碰在一起低声嘀咕了句什么,王群建一纵身爬上墙头,让对方从窗户把他接进屋里。我在外面看得是一头雾水。

急急忙忙赶回场院,还好莜麦堆上的印版还原封没动好好的。心里想着:好啊!王群建,明天见面再说! (3)

 

  评论这张
 
阅读(702)| 评论(8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