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一)  

2010-09-01 10:51: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十一 )

马车终于出了山沟来到平川,车速渐渐慢了下来,沿着河床旁的土路开始缓缓而行。吴国威坐在车上忽然不再说话,扭过头来默默地注视着远去的山峦好长时间一动不动,若有所思,表情凝重。再走一会儿,道路旁下面干涸的河道传来涓涓的流水声,他叫住车,自己饶着弯跑下一丈多深的河床,挽起棉衣袖口,用手捧起冰凉的泉水吸了一口。“呵!好凉啊!---”接着,连连晃着脑袋,口中哈出一团白气。等他跑回车上来时冻得两只手还红红的呢,嘴里却说:“还是咱们这里的水甜呀!”。此时的心境不亲身经历是难以言表的,但细心觉察,他.对第二故乡眷恋之情还是时不时的流露出来。

  车轻马快,没觉得怎么着我们就走了40里路,来到了红沙坝车站。卸下行李,先让后娃赶马车返回村,否则天黑前到不了回家。吴国威与后娃道别又跟车走了好一程才回来,是呀,与孟根胜老汉家(后娃是根胜老汉的长子)的交情实在太深了,此时一别难说还见得到见不到了。

  我和小徐在车站旁的货运小房里找到车站行李管理员,在那里办理托运行李手续。管理员的权力可不小,哪些物品能运哪些不能运全凭他的一句话,要是不让你托运,你是一点儿辙也没有。所以千万别惹他不高兴。眼见那管理员看到又来了这许多行李脸色沉了下来,我们连忙上赶着帮他干这儿做那儿,反正时间还来得及。可谁知东西多,等把行李一件一件过完称,填托运单,栓好‘扉子’,再交费一切就绪。累得够戗不说,时候也不早了。虽然是起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可总算顺顺利利地把行李托运走了。

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一)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    托运完行李,回到候车室,还不见王群建的人影,有些着急了!这时离火车到站只有20分钟,三个人都站在门外向西边来的方向眺望,很远处高高的黄土岗上有一条大坡路约一里多长,那是王群建牛车的必经之路。大家的目光紧盯着那儿,只要坡顶出现一个车影,都会引起一阵高兴,但后来又都失望了。  这时候车室里的售票小窗户打开了,候车的旅客一阵骚动,我们也回到房里准备排队,“到底给王群建买票不买呀?”心里正在犯难。小窗户里传出女售票员的声音:“今日列车晚点大约一小时。”旅客大都不满,我们仨倒窃喜庆幸。既然时间还早,再这等着也是干着急,不如前去迎一迎他。

    走出不太远,只见王群建气喘嘘嘘的对面跑过来,却不见牛车跟着。难怪我们没有在高坡路上发现他。来到跟前他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一只手捂着前额,血从手指缝间渗出来。

    “怎么了这是?”看见他这份惨状,我们一下都慌了,连忙问。不会是遇见打劫的了吧?

    “没事,没事------没有误点吧?”他反问,当得到肯定的答复以后,才踏实下来。

    “到底怎么受的伤?”吴国威追问,“牛车翻了!”他答道。

    见他伤势不轻我赶紧打住问话说:“伤口还在流血呢,还是先去医院吧!”“别介了,还是上火车吧!”王群建没把伤太当回事。“车晚点一个钟头呢,再说这头上的伤可不是闹着玩的,得了破伤风怎么办!”我随后让小徐在车站盯着买票,自己和吴国威不由分说拉着王小一路小跑找医院去了。

    好容易找到公社的医院,医生已经下班,现从后院宿舍把人叫来。医生态度不错,让王群建坐下仔细查看伤口,一看说伤口太深必需缝合处理,还告之局部麻醉前要先打实验针,观察20分钟看看是否过敏。医生做法很正规无可挑剔,但他哪儿知道我们这有多急,上哪儿找这么多时间等呀!王群建真不含糊,主动向医生提出:“我不用打麻药了!”“那你受得了吗?”“时间来不及了,我们还得赶火车呢!”虽然出于无奈也够男子汉气概。(11)

  评论这张
 
阅读(416)|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