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三)  

2010-10-01 14:30: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十三 )

    离开过早的男知青——王群建(十三) - shidewu1021 - shidewu1021的博客回到家快近中午,家里人贴喜字、放炮仗,搞得挺热闹。因为下午要回北京,就免去了繁琐的仪式,就是吃呀!大冷的天,亲戚朋友的坐满一院子,凡来的人,羊肉烩菜一人一碗,大块黄米糕随便吃,院子里你喊他嚷的笑声一片,遇见这样的好事谁不开心?可就是喝酒这东西忒讨厌,你们还不知道咱们这儿的臭毛病,不喝倒了几个不算完。尤其是她那几个亲戚,什么他妈的叔叔、大爷,舅舅、姨的,纯粹是喝多了,以长辈自居一个劲儿教育我,什么他妈的你得这样吧,你得那样吧,穷事忒多。我早就烦了,几次想站起身来走人,都拘着面子没走。不是想着竹花还得在这儿过日子吗!  最后,我一看都快下午2点了,我知道火车是5:09到站,还有20来里路呢,时候实在不早了,就提出该走了。他妈的她们家里人也忒不懂事了,丫挺的就没人说让我和竹花单独说说话。我们怎么也是新婚小别呀!都是他妈的喝酒喝糊涂了,你们说这酒误事不误事?没辙。直到套好车临走我才得机会和她说几句告别的话。看着她哭得跟个泪人似的,我心里酸酸的真他妈的不好受,可当着那么多送行人的面,我又能怎么着!只好硬着心肠分了手。

出了村一上路,我就让薛来文紧着赶牛车快走。来文真是不错,知道要赶路连酒都没怎么喝,就是怕出事。可是牛车走得太慢,时间紧急,他就使劲地打牛。这不,走到红沙坝西山坡顶上,都看见车站了,可算算时间刚好差点儿,能不跟牛玩命吗?也赖这黄土坡太陡太长,牛往下坡走不到一半,就不戳坡了,撒花狂奔起来。当时我正在车上护着那几块来之不易的玻璃画,就是求刘宝铭画的那几块。我坐在右边的车帮上,画儿放在中间,用绳子捆得很结实,本来不要紧,可牛车颠得厉害,我怕画被震碎了用双手使劲儿扶着它。那牛越跑越快,车身越颠越高。你别忘了那车身和轱辘原本是分开的,不一会儿,就觉得那车身突然脱离开轱辘猛地腾空而起向左侧翻过去,说时迟那时快,我连同那玻璃画一起被甩了出去。说来也神了,就是最后掉在地上时我手里还攥着那玻璃画呢。万幸的是那牛车就翻在离我一米远的地方没把我扣在里面,否则必死无疑;不幸的是,那玻璃摔碎的时候还是把我脑袋扎破了。这就是我脑袋受伤的经过。”

说完之后他有找补了一句:“这事儿不能怨人家来文,到最后他还紧紧地拉着缰绳呢!”

大家被他那故事里的大起大伏的情节都听愣了,提及来文突然想起他人呢?徐作善说:“在你们去医院时他来了,摔得也够呛!我让他去大车店休息,明天赶回村去。”知道安顿妥善大家都放心了。

    原本看王群建伤得挺厉害,打算好好安慰他,可他比我们还精神,也就不提了,大家一路玩着扑克高高兴兴回北京了。(  未完待续 )

  

  评论这张
 
阅读(455)| 评论(8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