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知青之外还有人----外乡人(二十二)  

2011-11-15 10:45: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2                           (二十二)

老贾没挪窝儿,一直站在米糕簸箩的旁边,这儿吃着方便,也嚼咽得痛快。当他吃到第三块糕时,才觉出这糕炸得不错,又焦又香。头两块,那就如同猪八戒吃人参果,吞下去的没尝到滋味!他开始有意放慢咀嚼速度,打算好好品味品味这顿丰盛的美餐。这时,他心神多少沉静下了一些,纷乱的脑子里也能腾出点空儿来想想事了。他不由得想起自己这头一天讨吃所遇到的辛酸经历!

半天多来,给他感受最深刻的是:人活着要有尊严!当自己连起码的人格都保不住,要低三下四去乞讨还受到人家白眼的时侯那心里受到的伤害实在太深了,(那瞬间感觉要有个地缝儿就会钻进去)而心灵的创伤是最痛苦的,所以这感受也是最深刻的。再有,他从没饱尝过像今天这般的饥渴难耐,原本就虚弱的身体到了几乎坚持不住的地步。想想以往,且不说自己风光的时候,也不说老伴、孩子都在家的时候,就是后来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也是渴了烧水喝、饿了做饭吃,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罪呢?!想着想着,那可怜兮兮地呆站在人家屋檐下等待施舍的情景又浮在眼前,心里一股酸楚涌出来,眼窝有些湿润了。再一想,竟能遇到一个这么热心的女人,又吃上了这自从家里出事以来就再没吃过、也不敢再想望的黄米油糕。这大悲大喜简直就如同做梦一般!想到这儿眼泪不由得流了下来。是悲伤的哭还是喜极而泣,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只觉得那泪水流过苍老的面颊滴在碗里。老贾又把它随着饭食吃到嘴里、咽到肚里!

房主老汉注意到老贾在流泪,端着碗一边吃着一边走了过来,问道:“你这是咋啦?”“不咋,不咋!”老贾赶忙擦去眼泪回答:“是你的油糕给香的!”“那就好。我淘了好几十斤黄米呢,你就扯开了吃吧!呵呵----”看着这善良、厚道的老汉,老贾更加感觉到自己的幸运。心想要是有机会一定好好报答他!

吃完饭,老贾用手背抹了一下油乎乎的嘴,打了两个饱嗝,打算找了个柴禾堆美滋滋地歇息一会儿。刚仰面躺下无意中发现西北边天根儿正在慢慢地聚集着乌云,‘早看东南、晚看西北’,经验告诉他傍晚要有雨的。下雨对正在盖还没有封顶的房子有很大的损害,这不能不提醒房主。于是他起身来到房主老汉旁边说出了自己的担心。老汉已然对贾国臣相当信任,听了他的话立刻大声吆喝人们赶紧起来干活儿。刚吃过饭的人正东一个西一个的或依或靠在木垛砖堆旁舒服地歇歇儿,突然听到主家的吆喝很有些不情愿,只有几个人慢慢地站起身来。房主老汉见状连忙解释:“噢,是这么回事。刚刚听有人说傍黑前有雨下----所以、所以,大伙儿辛苦些把活儿往前赶赶吧! -----” 干活的人们都看见老贾跟主家老汉嘀咕,自然是知晓那个人指得是谁。仰面望了望头顶上的青天白日:“这天能有雨?哪有一点儿要下雨的架势!这是哪个灰籽子说这混帐话?”心里骂着,又斜着眼看了看老贾,但还都起身抄起家什又干起活来。

干活的人分两拨儿。一部分人在木工师傅的带领下上房掼椽压栈。(掼是钉的意思,掼椽就是把椽钉在檩条上;栈是细木棍或劈成的细木条,压栈就是把栈排放在椽之间空档上。)  一根根上好的‘武宁’椽子被运到房顶,房顶前沿两位木匠弯腰蹲在东、西两侧的山墙上,各自把一根椽子量好尺寸,用墨斗做上记号,然后用三寸多长的掼椽钉钉在木檩上,又在两根椽的椽头之间系上一根白线儿,绷紧了,以此作为所有椽子探出檐外的尺度标准。再每间隔半尺钉上一根椽子----

余下的十来个人担水和泥。黄土是提前用车拉来的,卸在房前好大一堆。几个人用铁锨靠一侧挖出半圆的土坑,有人用箩头担来麦秸倒进去,又有人用桶挑来井水倒了进去。于是,两、三个后生挽起裤腿、赤脚跳进水里,“噗哧、噗哧”把麦秸踩进水里,接着手拿铁锹、三齿子和起泥来----

房顶上的几十根椽子一根一根钉好了。八九个人都上了房,列成一横排蹲坐在房前檐,把栈一根根排列开码放在椽子上,随码随后撤,越码位置越高,直码到房的脊檩。压好栈了,准备苫泥背。(就是在上面厚厚地抹一层泥)

泥和熟了。在房前檐下支起个一人多高的脚手架,架子上平放着一付门板。几个后生轮流着把和好的泥一锹一锹地甩到门板中央。架子上站着人,再把泥一锹一锹地翻到房顶上,最后由人把泥用锹端到蹲着抹泥的瓦匠师傅跟前,瓦匠师傅背着身从后房檐开始抹,一边抹一边往后退,渐渐退到房的前沿----

活儿紧心急,大伙忙得谁也没顾上看天色。当最后几锹泥被甩到房顶,瓦匠师傅退到梯子上正抹前檐的时候,忽然看见有几滴水珠落在了新抹平的泥面上,先以为是下面甩泥的溅上来的,后来觉得不对,一抬头天已完全阴上来了这才意识到下雨了。“下雨啦!” 几乎同时大家朝天上望了望,都察觉到下雨了,于是,大伙儿全加快了手里的动作。多亏是已经到了收尾的时候,一努劲儿把活儿抢了出来。

收拾起手里的工具,干活的人全钻进了刚封顶的新房里,雨淅淅沥沥地下大了。

“嗨,别说,这还多亏了这位老汉给提了个醒儿呀,要不就把雨给盖在屋里了。那可就懊糟死了!”“可不是嘛,多亏了他。”几个人一边擦着手里的工具,一边念叨着。

大家又都斜着眼来看老贾,但再不是怨恨,是感激,是赞许!特别是房主老汉更是一个劲儿地说着感谢的话。这时的老贾摆了摆手,脸上不动声色,可心里“呵呵---”地笑出了声。(22)

   

  评论这张
 
阅读(431)| 评论(9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