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知青之外还有人----外乡人(二十一)  

2011-11-01 09:56: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二十一 )

他来到新房跟前,准备问问主人有什么能搭上手的活儿,只见房墙里几个人正围着地下放着的一根刨得很光滑的圆木忙活着,这根有丈二长的圆木就是女人所说的要上的‘梁’!实际上它叫‘脊檩’,是架在房屋最中间也是最高地方的檩条。圆木中段系着一红布条,这是依照当地民俗用来‘避邪’的。其实房主人并不迷信这些,刚才就什么都没挂上了梁。说也怪,这梁明明按计算好的尺寸开的料,可等上到房脊三开间的檩条竟然榫卯接不上口,不得已又放回到地下来重新修改。对此大家都说这现象不好、不吉利!把主人说得心里直犯嘀咕。这还不说,帮忙干活的人多是冲这饭来的。耽误了时间,就耽误了吃饭。按当地规矩这‘上梁’是要吃黄米糕的,这么好的吃食却因为梁没上好就是吃不着,眼见时间都过午了,大伙心里都很急。

老贾来的时候,正是这梁修改后要第二次上房,为了以防不测,女人他舅也同意系上了红布条,可房上的木匠师傅还嘟囔要写个什么对联之类的东西来‘镇宅’,主人有些作难:“写什么呀?谁会这个?你让我这会儿去哪找人呀?”老贾刚巧听到这话,接过话头说:“这个我行!” 还真不是夸口,过去有些文化的人大都能写毛笔字。老贾更是不仅写得一手好字,什么隶书、楷书都行,而且对当地盖房方面的民俗也很有些了解,写个对联不在话下。

房主人听见身后有人搭话心中一喜,不由得回过头来,一看老贾的这身打扮心里不免大失过望。老贾还是那装束:穿着一件翻毛破皮袄,扎着根草绳,上面露着胳膊下头露着腿,趿拉着鞋。一副标准的讨吃货!房主人用怀疑的目光打量好一会儿问道:“你会写字?还能出对子?”老贾最烦人家拿他这豆包不当干粮,那股子傲劲儿又来了。他不回答对方的问话,稍一思索随口说出两句:“祥云捧日日吉利、瑞气盈门门盛昌。”接着反问:“主家以为这幅对子怎么样?”房主老汉一下愣住了,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万想不到这么个讨吃的人竟出口成联啊!他不敢慢待慌忙说:“快请坐、请坐---”又对远处的家人喊道:“赶紧拿笔、纸来,让这位先生写‘对子’!”这时的老贾也不谦让,随主人来到院子中间的一个小桌前。待来人拿来笔、墨,撤走桌上的茶水碗。老贾把红纸铺开,运足气力写下《立柱恰逢家兴日、上梁正值丰收年》一幅对联。虽然多年没有动过笔但扎实的功底仍把那隶书写得苍劲有力,如同从《曹全碑》上拓下来的一般。众人看过都大加称赞,端详许久才把它贴在新房的中间两个柱子上。房主人也是有几分文化的人,倒退了几步细细欣赏起来,一边用手捋着稀疏的胡须,一边说道:“果然不凡!还是这幅联咱们庄户人家显得更贴切些。”不由得在老贾面前竖起了大拇指。老贾之所以没用头一幅对联,就是要显示一下自己的博学,见房主人夸赞很是受用,这是多少年来不曾有过的精神享受!乘着兴劲儿他又写了一个“太公在此,诸神退位。”的字条交给了房主人,让人贴在了后墙山。随后说道:“你就放心盖吧!绝不会出岔儿啦!”

(这在当时纯属迷信的举动,也就是出自于已然沦落为乞讨者的老贾之手,并且只能是出现在偏远的西部山区农村,即便如此,在文革后期也是惊人的举动!)

随后,众人把圆木两端用粗麻绳捆住,拽到墙上面,木匠师傅轻轻地把它安放在房脊处。真是奇了,只这一放,圆木的榫卯完全契合,脊檩搁在那里是稳稳当当。那木匠大喊一声:“严丝合缝!” 有了上次的失败,他格外兴奋,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用斧头狠命敲了几下檩条。周围的人也叫好起来。难怪老百姓迷信呢?有些事就是这般的奇巧!让人不得不信,让你无话可说 -—-

“开饭啰!”那女人站在院子中央高声叫道。立刻得到干活人的响应,不论是请来的工匠还是帮忙的社员二十来个人都放下手里的家伙什朝她奔来,大伙儿都饿透了!老贾夹在其中,应该说他饿得比别人更厉害,近一天来水米没打牙的他要不是吃了一个山药,可能都坚持不住了。他紧走了几步,可还是落在了年轻人的后面。

大院中间的灶台旁,两条并排的长凳上支着一个装满黄米油糕的大簸箩,顷刻被人围得满满的,后来的老贾往里挤了挤,可连胳膊都插不进去。无奈又回到灶前,灶台上先盛好的几碗炒山药丝也被人端走,老贾只好强咽了口吐沫站在后面挨个等着现盛。不一会儿,他也端上了饭碗,可筷子已经没有,大都被人用去串油糕了,他弯腰从灶火口旁边撅了两段细麻杆,在手里捋了捋放到碗里,权且当筷子作为进食的工具。接着就用它使劲儿地往嘴里扒拉山药丝,等装满了一嘴,老贾一边嚼一边抬起头来四周打量,旁边的人大都已经吃上了,多数人手里的筷子都串着三、四块油糕。那盛黄米糕的大簸箩周边已然没什么人了,他慢慢地蹭过去,一下夹起两块糕,一块放到碗里,一块递到嘴里,大嚼起来-----

这时的院子安静下来,不仅没有了干活儿的吆喝声、主人的呼喊声、工具的敲击声,连人的说话声都没有!  静静地,细听起来就是一片“吧唧、吧唧”的咀嚼声。这情景能让人联想到《动物世界》里狮群围猎到牛羚后进食的样子,也许这种联想有些不雅,但我想古人造出‘狼吞虎咽’这个词一定是受到类似这景象的启发!(21)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7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