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知青之外还有人----外乡人(十四)  

2011-07-15 12:09: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四)

听过老伴儿的讲述,老贾说什么也睡不着了,他反复琢磨着如何应对这突发的事件:“女儿到底做了什么?人家到底怎么咱家孩子啦?怎么向那男人讨个说法?----  这种事又怎么能够的随便乱说的呢?到头来吃亏的总归是女孩子!----再说, 就凭自己现在的身份和处境,又能讨个什么公平?----可要是这样不管不理的由着他去,又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咳---- ”  他是辗转反侧、夜不能眠。于是,索性坐起身来,披上衣裳,又习惯地叼起烟袋,点上火,抽了起来。可任他冥思苦想,就是想不出什么万全良策,只好做出无奈的决定:“暂不声张,顺其自然。” 实在太困了,将手中的烟袋锅随便地磕了磕,就翻身睡着了。

睡到后半夜,老贾突然被浓烟呛醒了,浓烈的烟味使得他剧烈的咳嗽起来,眼睛也很难睁开。他马上意识到:“出事啦!”于是推醒睡在身边的老伴儿和两个孩子。其实,这时她们已然被剧烈的咳嗽声所惊醒,发觉满屋浓烟,随着也咳嗽起来。她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惊恐地喊叫:“这是咋啦?这是咋啦?!”老贾顾不上解释,急火火的说:“快抱上衣裳、被子,跑出去。快跑出去!”说着一手扯起身上的棉被,连同上面的衣裤一起抱住;另一只手搀起被窝里的老伴,强拉硬拽地下了炕。当他们慌乱地冲到窑门口时,腿脚灵便的孩子们已经奔了出去。就在老贾再次打开门时,先前进来的空气使得那熰烟的柴禾一下爆燃起来,登时一股气浪涌过来把他和老伴推出了门外。

接着,火舌点燃了糊在窗户上的纸,又开始舔食着土窑的木制的门窗,呼喇喇的烈焰借着风势向外喷吐着,势不可挡。把院子映得通红。

站在院子里,望着突然降临的灾害, 老伴儿顿着脚号哭着;尚未成年的女儿完全呆住了;只有儿子不甘心辛苦积攒的家业毁之一炬,几次要强行闯进火场抢救些家什出来,都被老贾死死地拦住了。他心里清楚火烧到这份儿上是根本没法扑救的,更不可能再从中取出东西来。那点儿所谓的家产远没有孩子的性命更值钱。

松开紧攥着的儿子胳膊,老贾猛地发觉儿子是光着身子的,再看看自己、老伴,包括女儿都是一丝不挂,在火焰光辉的照耀下,犹如一幅最生动的外国古典裸体油画。他顾不上羞耻连忙用手比划着让大家穿上带出来的衣裳。正在穿着,发觉老伴的上衣落在了窑里,老贾赶紧脱下外衣包裹住那抖瑟着的弱小身躯,并不住地劝慰她先不要哭嚎。

着火的动静终于惊动了邻里边家,穿戴齐整的边生贵出来看发生了什么事?当他看到老贾家被烧得噼叭作响的时候惊呆了,他知道在这水贵于油的山村里,家家的水缸里都没有多少水,要用那一锅一瓢的水去扑灭这样的火,那就是瞎子点灯----白费。所以他根本就没有回家取水的打算,在现场远处看了一看,就转身回了家。

面对突然天降的灾祸山村农民只能束手无策,老贾一家四口在黑暗的寒风中瑟瑟发抖。倒据老贾不是纯正的农民,多少经历过世面。短时的惊慌之后他镇静下来,叫女儿搀着母亲先到远处的柴草垛里取暖、歇息,又让儿子把挂在窑外墙上的米筛、绳索等一些农具抢救下来。自己则抄起一把铁锨上到窑顶,冒着浓烟热浪把要烧上来的火舌用黄土扑灭,接着又在儿子的帮助下用土坯在下风头筑起了一尺多高的防火墙,以避免火烧到邻家。当他下回院子里,发现那母女俩又回来了,女儿说:“那草垛冷的受不了,反而在这儿立着火近前还暖和些!”   于是,四口人就站在大火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家被火吞噬、烧成灰烬。同时也享受着这世间最奢侈的、最昂贵的温暖!

大火烧了一个时辰,渐渐地火势小了。老贾一家人迫不及待地冲了进去恨不得再能抢出一些东西来。然而,进得窑来一下愣住了:太惨了!被烟熏得黑黢黢的土窑里,一切可以燃烧的物质都烧着了,连炕上的苇席都烧得一点儿也没剩,只有放在角落里和地上的东西没有烧完还在冒着火苗,可以断定,能完整保存下来的物件就是铁锅和水缸了。这两样东西不怕火烧!

先冲进来的儿子愣了一下,就直奔炕犄角去拽一件带着火苗的东西(已然认不出是什么物件),立即被紧随在后面的老贾叫住:“慢着,等一下!”他弯腰从水缸里摸到水瓢顺势舀出水来,浇到了那东西上,火苗没了还冒着烟,儿子顾不上烫手把东西抢了出去。女儿也随后拿出去了一件。  没放下水瓢老贾就迫不及待地在平日里存放细软的炕头苇席下摸了一把,连炕席都没了,只有一把灰烬。这在意料之中,说不上有什么精神打击,他叹了一口气。又开始舀水灭火,没几下缸里的水没了!不少的火还在烧---- 

在墙角,老伴则护住了地上戳着的三尺多高的粮食口袋。这是前天刚从生产队粮库打出来的口粮----120斤莜麦。看着它外表完好无损只是白布线口袋变成了黑色,她喜出望外,虽然上边还冒着缕缕的黑烟。 老伴小心翼翼地挪动了一下,不料想,那口袋布早已凐燃殆尽上半截的粮食顿时坍塌了,一股焦糊的麦香味冲了出来,遇到空气下面没有燃尽的莜麦又燃烧起来,不少带着小火苗的颗粒滚落一地。老妇人不顾火的燎伤,迅速地把浮头烧着的炭黑麦粒几下扒拉开,果然,下面又露出了黄澄澄的莜麦。她用双手捧起来,转了一圈没找到合适的容器,只好放在了灶台的锅里,这是唯一能装粮食的容器了。接着又去捧,再捧。别人也过来帮忙,一会儿收拾干净了,贴地面留下一小片没有烧着的口袋皮。看看灶台有多半锅粮食。这是最值得庆幸的收获了!

不知是贾家的东西少还是大火烧得太厉害,人没跑几趟,连着着火的东西也没有了。四个人黑着脸又回到了院子里。

蜷缩在院子的一角,依偎着的一家人静了下来,四对目光互相凝视着几乎同时想起了一个问题:“这火是怎么烧起来的呢?”

“是呀,头天晚上睡觉时还好好的,怎么后半夜就起了火呢?!”一双儿女最不明白;  (14)

  评论这张
 
阅读(426)|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