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知青之外还有人----外乡人(十七)  

2011-09-01 12:47: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十七 )

  晚上,儿子赶着牛车回来了,老贾连忙迎上去问起他妈妈的后事如何?儿子不知道父亲大病一场,心里只埋怨着:“请你去处理母亲后事为什么没去?!”加上原本就对他一肚子意见,所以根本不愿多讲,只是简单地说了句:“在舅舅和亲戚们大伙的帮助下,母亲总算草草地入土为安了!”  可儿子哪里知道其实舅舅和亲戚们之所以如此热心帮助大都是因为在父亲风光的年代没少惠及他们。儿子还觉得不够顺气,又把叫来给母亲看病的赤脚医生的话详细地学说了一遍,他说:“那大队医生知道母亲的病因后告诉我:中医讲的七情‘喜、怒、忧、思、悲、恐、惊’你家老人除了‘喜’之外都占全了。这么短的时间里受到这么多、这么大的精神刺激,哪还有生还的希望!”老贾听得出来儿子这番话是说有意给自己听的,话语中流露出强烈的不满。至于大夫讲的确是实情自己没话可说,只能把对老伴的愧疚更深地埋在心底里。倒是觉得儿子的情绪让他难以接受却又无可奈何,反而感觉对自己的伤害更甚、心更痛!   可没办法,老贾只能不顾身心的疲惫极力地维护着家庭的存续。

 后来,天气太冷了。这没有门窗的窑实在不能住了,老贾找到生产队。 队里实在没有闲房,就决定把羊圈里的一间小饲养室借给老贾暂住。这间破窑虽有门有窗可以保暖,却是太小,又要不影响白天煮些饲料喂羊羔,所以安置不了三个人。于是,队里安排老贾儿子在场面下夜,晚上不用在家睡觉。又动员老贾让女儿到小伙伴家暂借,好歹姑娘家社员各家都不嫌弃,很快就有她的好友邀请去就伴。实质上就是老贾一个人在这儿睡觉。这儿也就成了他的新家!

 再后来,公社派下出劳工的任务:出一名男劳力去战备公路做养护工。条件是自带口粮,公家每天补助4毛钱。老贾儿子得到消息好说歹说非要去,队里考虑到老贾家的实际困难就头一次同意派这个政治不牢靠的青年出外工。老贾知道后紧忙着把能弄来的粮食都推成了米面,交给了儿子,并嘱咐孩子:“干活小心,不要饿着肚子!”。

  儿子走后,女儿也很快有了‘出路’。 都说“好事不出门,歹事传千里”。老贾家失火的事很快传到女儿未来的婆家,这千里之外怎么得到的消息都让人纳闷?!婆家马上派人带齐彩礼前来察看,看到自家媳妇竟然睡在别人家里的这般情况。说什么也要接回这个准儿媳妇。老贾心虽不忍,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同意对方的要求。临行时,他把能带走的彩礼又都悄悄地交给了女儿,让她好好保存,一旦遇到急事也好拿出来应急。这样,匆忙中又送走了女儿。 

 老伴那样走了,一双儿女又这样走了。老贾心里滴着血,真正的成了孤家寡人,一个人孤独地活在人世上。

  一个冬天过去了,村里的社员很少再见到老贾,也好像忘记了他,连队长安排农活儿派工都不找他。他每天就囚在这黑洞洞的窑里,像冬眠的动物一样蛰伏起来,除了实在没有水了,去担桶水之外根本就不出去,就连屙屎撒尿都在羊圈里。直到开春了,人们在村旁的阳坡弯弯看到一个花白头发的老汉,弯腰驼背地颤颤巍巍走着。他就是老贾,人们知道他还活着。

  这时的老贾已经不再是原来的他了,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他整天慌慌的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干。生活似乎对他已然没有实际意义,什么出工劳动挣工分,什么勤俭持家过日子都不关他的事,每天只要能吃饱饭活着就行,那意思就是活一天赚一天啦!。要命的是他吃喝无度,根本不顾忌粮食不够吃了怎么办?社员口粮原本就不多,一人一年360斤毛粮,一斤毛粮出8两面,就是说队里发的口粮一天合不上8两,即便在加上些自留地的收成,一个男人也是吃不饱的。全凭家里的女人、孩子的背拉和平日里饭食的稀、干搭配的算计。可这时的老贾才不管那些,光啃这点口粮不说,还不管不顾的照足了吃。于是很快就吃亏了口粮。也正是如此老贾早已寅吃卯粮把明年的口粮都借光了。

  这就是我在分粮花名册上没有找到老贾名字的原因。到这会儿要想再帮他就是神仙也没有办法,我自然是爱莫能助。不过,这倒让我知晓了老贾的尊姓大名,他叫----贾国臣。

  贾国臣讲述了这段悲惨的经历,我的心都快碎了:怪不得他让我到‘窑’里坐坐,原来他已然没有了家。‘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啊!一个人怎么会连续遇到这么多不幸呢!他怎么能受得了?但这些毕竟已经过去我更担心他现在的生活。

“没口粮了,那你吃什么呀?”我急着问他。

“不咋。借的粮还有些呢,再说还有半地窖山药,今冬是能顺顺地过去的。” 他倒比我想得开。

“那明春呢?”

“到时再思量吧。不中,就去讨吃去!”他很认真地说:“饿不死的。”

“咋还能走到这步儿----”我还要说服他,装粮运粮的皮车赶来了,再没有时间‘教育’啦,连忙张罗着过秤。老贾也悄悄地走了。

  秋收过后,预分委员卸任我又回到了自己的村子。年底村干部改选我当选为队长,随后一村人的吃喝都需要惦记着,老贾的事就顾不上了,准知道他饿不死,也就是在闲下来的时候脑子里想想啦!

 说来巧了。第二年秋收要开镰时,大队为了防止谎报、瞒报粮食产量组织各生产队进行‘估产’,五个队长聚一起到各村地块巡查麦情,再凭着经验来评估当年的粮食产量。这天查看完了四队的麦地,太阳就要落山,原商量是一起到队部吃完饭再散,结果我回村有事提前离开了。刚刚转过山弯遇到个人,正是老贾。(17)

  评论这张
 
阅读(439)| 评论(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