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知青之外还有人----外乡人(十八)  

2011-09-15 07:55: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八)

两人都很意外,准确的说,我是惊讶。这时的贾国臣和上次见面又大不一样,不是更惨了而是相反。先是精神面貌好了许多,举止自然,面带笑容,全无上次那脸悲苦。再说那身‘行头’也完全换了。上回暖暖的天气他穿着一件光面皮袄,皮袄破得袖子一只快掉了露着肩膀头子,前襟连不住后片用一条绳子拴着。脏兮兮的破皮袄里是他赤裸的身体。这身装束在我看来就是外出讨吃的最好‘工作服’。可现在他上身穿的是一件白色笨布上衣,还挺白挺白的。一条灰裤子也很合体,干净利落!这让我瞪大了眼睛。

“嘿嘿---,我刚回来!”老贾看出了我的疑惑,先对我说。

我更疑惑了:“你去哪儿啦?”

“讨吃呀!我上次不是和你说过吗?” 他说的挺认真。

“还真去了?”

“诶。咱们回窑再说吧!”他有些一言难尽,真心想找朋友絮叨絮叨。我本来回家有事,可还是留了下来。

要去他‘家’得先进羊圈,那间破窑在圈的后面。打开栅栏一股刺鼻的尿臊味儿直冲脑门,踩着半尺多厚的羊粪蛋和吃剩秸草的混合物,我深一脚浅一脚跟老贾紧走着。作为队长我第一感觉就是这羊圈早该清圈了。作为朋友我觉得这么脏哪是人住的地方,老贾怎么能住呢?

一进窑黑得我闭上了眼,愣一会儿再睁开才渐渐看清了周围的东西。怎么这么暗呀?原来这座老窑塌过两次,后来要当作羊圈用,就用泥坯砌起了前墙也没有留窗户。长年累月的烧柴燎草把墙壁熏的全是锅烟子色。天底下还有比这更黑得东西嘛!再加上八辈子也没人想起粉刷一下。所以,窑里黑的是人想象不出来的。老贾连忙把油灯点亮,眼睛顿时舒服了好多。我问怎么还舍得用灯,他说:“这是队里的。怎么讲这里还是养羊院,我算借住,用这点灯油,没有人较真儿。”

我斜跨在炕沿上,拿出兜里的‘大丰收’烟丝准备卷烟。老贾连忙递过一个小盒,里面盛着旱烟。我一直纳闷:知道老贾他是嗜烟如命,可他都混得连饭都没得吃了怎么还有烟抽呢?难道说他真是宁可不吃也得抽?于是,我捏了一些烟末放在卷烟纸上,觉得手感不对,卷好一抽:好嘛,嘴里麻辣不说,还一股子菜帮子味儿!

“你、这是什么呀?”我问。

“呵呵---是山药(土豆)叶子。”他笑了:“忘了说给你啦”

“咳,怪不得你一年四季都不断烟抽呢!原来你的‘烟’满地里都是呀!(村里种的山药有上千亩)你可真行!”老贾低着头还在笑!

“得,抽我的吧!”我把烟丝的塑料袋推给了他。他不客气,连忙拿起烟锅抽了起来。一连抽三烟袋没有说话,没有动窝!

打算和他聊一会儿就走,老贾死活让我吃了饭再说。想了想确实到了该吃饭的时候,他又是真心实意也就答应啦。说心里话,吃老贾做的饭可不容易,答应下来那是挺咬牙的:一个是他本来就没粮食,不该再加重他的‘粮荒’。再有,也是更要紧的是:他这儿实在是太不卫生啦,脏得你看着饭咽不下去啊!不信,我说说看你能不能吃得下去?

因为来了客人他说吃莜面窝窝。这在一般社员家都算是款待啦,何况他这无粮户!从粗线布口袋里捧出莜面放进黑红色的瓦盆里,老贾又往锅里舀了些凉水,就准备烧水烫面。(吃莜面讲究三熟:磨面前要炒熟麦粒、和面时要烫熟、之后再蒸熟。)在灶前刚要坐下来点火,发现柴禾不多,又到外面羊圈地上撮了一筐羊吃剩的麦秸和夹杂着的羊粪蛋。这种‘复合燃料’很好烧,比烧柴禾火要实,还耐烧。就是一样:烧的时候要用手抓,太脏。老贾一边烧着火一边和我聊着天,很快水开了,他站起身来把瓦盆放到灶台边上,左手擓水,右手用筷子搅面。看看水够了,该和面了,他就用嘴含了一口水走到门边,一边往手里吐水一边洗。刚洗了一下,发觉到我正在盯着看他,不好意思一笑,把嘴里剩的水咽回到肚里:“嘿嘿---咱们还是正规些吧!”于是拿出一只饭碗,舀了半碗水洗了起来,没两下那水色已经变得黢黑了,还一股子羊屎臭。我不解地问“怎么不用盆?”他两手一摆,摇了摇头:“没有了!”是呀,连那唯一的和面盆都已经用麻绳锔过,哪还会有洗手盆!说着甩了甩手在衣襟儿一蹭就去和面了。我看得心里一动:这手能干净?

实在看不下去,等他把面和好,我不顾他的劝阻主动来帮助做莜面窝窝。做窝窝需要一块专用的缸瓦板,揪一小块面团放在板上用力把它搓成极薄的片儿,再用手揭下来同时卷食指上,直立地排放在笼屉里,从边沿起一个挨着一个码成蜂窝状。所以叫莜面窝窝!没有专用板,用玻璃板也成,用新搪瓷脸盆的底儿也成。可老贾这儿什么都没有,我没辙了,这莜面窝窝做不成。老贾却有办法,他把面团放在左手板儿上搓,然后卷成卷儿码在屉里。就是窝窝壁厚多了,口感肯定差一些。再有就是把他手上的污垢都沾下来了,那东西能干净的了吗。

窝窝搓好了,老贾从水缸边的一个箩头里摸出了几个山药,估计是洗过的,他吹了吹上面的灰土,翻过风箱板放在了上面,又从板儿下抽出一把带锈的菜刀,把山药一破两半,码放在笼屉的空隙处。都弄好就把笼屉放在锅里,苫上席片子,盖好锅盖。就开始烧火,上大气10几分钟,老贾往灶膛里加了一大把柴禾,就离开了灶,转身到窑后墙上挂着的一个脏兮兮的小布袋前,摸索了一会儿,从里面掏出了两小块黄豆大的晶状体,我瞪大眼睛看了看:原来是大盐粒。之后他回身放到风箱板上,用刀背碾了一下,放在碗里。又过了一会儿,莜面窝窝熟了,老贾揭开锅盖翻扣在炕沿靠里的地方,接着把热气腾腾的笼屉往锅盖上一推,‘小饭桌’立即形成了。他把锅里的开水往放了盐的两个碗里一沏,小半碗咸盐水----天底下最简单最美味的调料制成。这饭就算齐啦!

这饭您能吃得下吗?(18)

  评论这张
 
阅读(445)| 评论(9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