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知青之外还有人----外乡人(十九)  

2011-10-01 08:46: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九) 

我是没有犹豫,端起盐水碗,夹了一筷子莜面窝窝在里面沾了沾,放在了嘴里。呵呵---还挺香,卫生不卫生敢情与味道没有关系! 只是觉得心中多少有些不安:怎好从一个讨吃者的嘴里去夺食,于心不忍啊!可老贾不是这么想的。从其笑容中可以看出他有这么一个当队长的知青朋友感到自豪,能光临寒舍觉得荣幸,吃他的饭那是够朋友、够交情!

两人说得都很畅快,边吃边聊。老贾讲起了他讨吃的经历,很有些神奇色彩,听得我入迷,深深沉浸其中。老贾见状兴致大发,讲完讨吃的经过,又说下乡的情景,最后干脆把他的身世及所遭遇的不幸都诉说了一遍。说到家人悲惨的境遇他老泪盈眶,讲起自己风光的场景他眉飞色舞。二人一个盘腿坐着、一个斜靠着被摞,手夹烟,一边说着一边抽着。点着队里的油灯,耗着公家的灯油,觉着屋凉了就往灶里烧些柴禾,就这样一直聊到了下半夜,临近黎明方才躺着歇了一会儿。

正是这通宵的长谈,我完全了解了贾国臣的履历。他的人生道路竟是如此的不平坦,简直是一部精彩小说的好素材。于是,几十年后的今天我写了出来,朋友们才能看到这样的故事。这里还要感谢老贾他讲得连贯具体,连些许细节都说到了,以至于我追忆起来毫不费力。老贾甚至提起他不想活了,几番要走绝路,最后还真的走了这条路。本故事的结局正是他所讲的,虽然他无法讲述那最后的一笔,但在第二天发现他的那个水井的现场,再联想到他的口述,那一笔的情景我闭着眼睛都会想象出来。由此可说,我讲的完全是故事的原貌,没有点滴的杜撰。

接着上面的话茬儿讲贾国臣后来讨吃的经历:

上次和老贾见面的第二年。刚开春,天气渐暖,社员们又在村边阳坡弯弯看见了老贾。这时的他虽然苍老了许多,但依旧还活着,活着就得吃粮食。很快他发现自己的粮食又快没了,于是再次找到队里去借粮。这回生产队是铁了心,说出大天儿也不再借给他了。那保管员贵娃说得挺损:“照你这种吃法,今年咱们种地连麦籽儿都没啦!到时候把你埋地里?埋地里也长不出芽来呀!是不是?  你叫我怎么办!”贾国臣混得虽没有了人样儿,可脑子没有毛病啊,听得出这话茬比骂他还狠三分,不由得气往上撞。特别是生性孤傲的他,从没把这天底下最‘大’的官——生产队保管员看在眼里,现在竟受到他的这番奚落。这口气哪里能咽得下去!他狠狠地把口袋往墙垛上一摔,说了一句:“士可杀不可辱!”扭身就走,那架势是你再让我借我还不借了呢!往回走了几步已觉得这气似乎消了一些。

其不知那贵娃连他说的是什么都听不懂,还在那儿该干嘛干嘛呢。  这就算出气了? 可惜,到如今老贾也就这么大的本事了!

回到‘家’,虽然被断了口粮贾国臣倒也没特别难过,他料到迟早会有这一天的,所以思想上已有了应对的准备,那就是:去讨吃!

讨吃,在当地人脑子里不是什么‘下三滥’的事。庄户人种地靠天吃饭,保不齐会遇到天灾人祸,一旦让你这地界赶上就会半个村的人出去讨吃,这不新鲜。既然自己都没准儿会去要饭,所以不能笑话讨吃的,要善待人家。这形成了当地的民风:只要自己口袋还有粮食,不管多少,遇到讨吃的人都要分给他们一点点。

贾国臣心里有这底儿,当晚又把这事的前因后果细琢磨了一遍,得出结论:“无奈,也无妨!”且事不宜迟,立即行动。因为家中仅存的口粮须留作日后应急之用,不能再吃了。思量好之后,他胡乱烧了些开水喝就睡下了。第二天清晨起来简单地收拾停当,老贾真的要外出讨吃了。

临出门老贾忍不住又回过头来打量了打量自己这个‘家’,他知道讨吃这营生没深没浅,万一要遇到些什么意外、不测,还回得来回不来就两说了!到时候这‘家’就不一定是谁的喽!推开门他长叹一声:“唉---人生难测呀,谁料到我会走到这一步呢!”慢步出了窑,家家户户都在冒着炊烟,没有人在村里行走,贾国臣顺着直通村外的沟底中弯弯曲曲的石子路深一脚浅一脚地朝前走去。

走了10多里路,村子也路过了两个,可老贾并没有去讨要。一个穿村而过,另一个连村都没有进,从村外的小路走过。讨吃的人没有这样的,他这是为什么呢?原来,这时的老贾所受威胁更大的还不是饥饿,而是一种心理恐慌压迫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谁都知道,人走路都是有目的地的,无论走多远、走多长时间最后要有个归宿,所以走路的人才能稳稳当当地迈着步子。而今天贾国臣则不然,他这样走着、走着,漫无目标。要去哪里?不知道!走到哪里是头?不知道!他越走心里越没底,越走心里越发毛,但还得要走下去----于是他完全被一种恐惧所笼罩。这莫名的恐惧无形无边从四面八方压挤过来像要把他吞下去。活这么大岁数贾国臣从没有过这样的感受,也没有这般胆颤过!他哪还有心思去讨吃呢?!

直到天过午,水米没打牙的老贾才感到饥饿难耐,生理需要胜过心理恐惧,终于忍耐不住来到了村里的一户人家,进到院里他不声不响地站在那里,许久,终于有人从屋里出来看见了他,从装束上一眼就明白了他的来路,也没言语转回身舀了半勺莜面送到老贾跟前,老贾撑开布口袋接住,然后深深鞠了一躬,退了出来。又到第二家,人家给了一个热乎乎的大山药,饥不可待的老贾出门躲在墙角就把它吃了。第三家,站了半晌,就是没人出来,他只好转身回来。

正在沿墙根儿低头走着,突然,在视线内前方出现了一双脚,老贾连忙刹住脚步,抬头一看是个女人,站在离自己不到一米的跟前,险些撞上。他闪开身要接着往前走,不想那女人拦住了他,问道:“肚子饿吗?”老贾诧异地看着她,(19)

  评论这张
 
阅读(439)| 评论(9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