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逃 生 (九)  

2012-11-01 10:15: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

我岔开话题,提醒她:“这里真的不是久呆着的地儿,赶快走吧!” “对,找到网兜咱们走!”弯腰低头转了一圈,在电线杆后面背阴处找到个尼龙绳网兜。里面除了一个铝制的饭盒还有一条毛巾和像是换洗下来的内衣裤。看到这些物件,立马消除了我心中的两个疑惑:一个是怀疑流氓手里拿着刀呢!可怎么大嫂身上没有伤口?也没有一点血呢?原来那金属光亮是饭盒映出来的,其实他们并没拿刀。另一个更神,就是大嫂裤子一褪就露出了肚子,哪里面的内裤呢?原来是她洗澡时脱下来了。想到此处,心里不由得偷偷一笑。

举起手中的网兜晃了晃问大嫂:“是这个吗?”大嫂答道:“是啊,就是它!找到就行了。”随着晃动饭盒里发出“咣咚、咣咚”的声响,这引起了我的注意,里面有什么东西?没问大嫂我就打开了盒盖儿,是半个贴饼子,肯定是大嫂晚饭剩下来的。看着那焦黄的玉米面的饼子,不由得我咽了口吐沫,吸了吸鼻子:“好香呀!”  从上顿不太饱的午餐到现在已经有十来个钟头没吃东西了,早已饿得前心贴后心了,看见食物还要无动于衷我实在做不到了。大嫂看出了我的眼神儿不对,问我:“你是不是饿了?”我眼看着她没有说话。“说呀!你什么时候吃的饭呀?”我只好把今儿一天的事大致讲了一遍。大嫂心疼地说:“我的好兄弟,那还不饿坏了!走,咱们回家吃东西去!”说着就不由分说拉着我往她家走。

穿过一条小胡同,我们来到一片排房前,从墙上的铁路标志看得出来这里是车站的职工宿舍。走到右数第三排,刚往夹道里拐。大嫂说:“这就到了。我哥今晚跑车,他不在——”“什么,大哥不在呀!”她刚说一半,我立马停住了脚。  奇怪不?此前我一直有个天真、荒唐的想法:总觉得她那爱人可能就是我白天火车头上认识的那位北京老哥。也没有什么理由,就是心里有这样的感觉。所以想见见面确认一下。她说不在家,我也就没这心思了,也就更没必要去家里了。看我站住不走了,大嫂催促:“走啊,怎么不走啦?”我说:“认认家门就行了,大哥不在,我不进去了!”“大哥不在,家里还有老人在呀!已经到家了,怎么能不进去呢?啊!”“不了,不去了!”大嫂急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我仍坚持不再多走一步,无奈之下,她只好央告我:“那你就在这儿等着,我去给你拿点干粮,你吃。”说完又一再叮嘱:“你可千万别走呀!”接着一步三回头的走回自家院子。看大嫂这番诚心,我实在不忍心诓她,站在那里静静地等候着。

这是一个借助排房自己搭接出来的小院,虽有些简陋,却很规整。两层台阶上的木门油着黑漆,门框上方安装了个电灯,大嫂进院后,灯就亮了。门框右侧挂个小牌,牌上写的地址是:站前北街三巷xx号,(号码我就不说了,怕你知道了去找,给人家添乱。)      不大一会儿,大嫂从院里出来了,手里捧着个白色的布包。我快步迎上跟前,接过包打开一看,是两个黄橙橙的大窝头,窝头眼儿里塞满了咸菜,就是那种点了香油的酱疙瘩丝。“真对不起,家里就剩下这个了!”大嫂说着满脸的愧疚。我双手接过来连声道谢!心里说‘饿了吃糠甜如蜜’,我这会儿还挑食?有吃的就行啦!接着要把包窝头的白手绢还给她,她执意不肯,说干粮包着拿才干净,我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现在我还保存着那手绢呢!)

窝头拿到手却当面不好意思吃,想想也确实该走了,于是提出告辞:“我要回去了!”大嫂伸出双手紧紧握住我,相互对看着。没有这样注视过她,只见她向后甩了一下齐肩的短发,露出国字形的脸庞,虽称不上浓眉大眼,多么秀丽。但是朴实端庄,耐人细看。凝视了几秒钟,她郑重地说:“谢谢你!同志。”我也郑重地说“同志,再见!”

抽出手,我转身走了。在夹道口的拐弯时我还是忍不住回头一看,只见站在台阶上的大嫂仍在向我挥手告别。灯光下,她那高大健壮的身体在紧身衣裤约束下更凸现出女性的曲线美。好一付东方成熟妇女的标致模样,这也就难怪那几个小流氓会踪上她。真后悔没来得及提醒她一句:“以后走路要小心呀!”  得,就心里祝福吧,祝大嫂一生平安!

拐过弯来我就掏出窝头吃起来,真叫香!边走边吃等又回到车站候车室,两个窝头都报销了,再到饮水处喝一通水,肚子饱了。下一步就是赶紧回家了!

有了上次蹭车的经验这回我老到了许多,不慌不忙地在站台上转了一圈,察看好各个火车开往的方向、拉运的货物。尽量躲开运煤的车厢,那玩意儿黑乎乎太脏!货物装太满的车厢也不成,坐在上面太危险,也容易被发现。转了半天总算找到了一节是纸包装箱的货物又只装了半截儿的车厢,真棒!站在里面刚好露出脑袋,外面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站累了躺下呢,如同躺在光板床上,平平坦坦。用马三立相声里的话说:“这就算行啦!”

刚往上爬,就听见不远处有人在喊叫:“找到了,他在这儿呢!”

“是他吗?”

“大哥,就是他!我远远就贼着他呢!”                           (九)

  评论这张
 
阅读(402)| 评论(1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