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逃 生 (三)  

2012-08-01 07:09: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

  站台出口处立着一个大木牌,白底黑字写着‘呼和浩特’。  啊,呼市到了! 我们原来商量就打算到这儿来的。 哎,对呀,他们几个呢?这时我才想起我的同学来。他们这会儿在哪里呢?自打我睡着后就再没联系过, 这回真是走丢了!估计是在我中途换火车时失散的。再回车厢去找那是徒劳的,根本乘的就不是一趟车!这会儿不敢定他们都走到哪儿去了呢?!好歹都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倒不用担心找不回家。但总是一起出来玩的,没到站在车上就把他们给丢了,还是挺让我扫兴的。(其实,人家三个人在一起,是把我给丢了,我倒担心起他们,想来也怪可笑的。)

我一个人溜溜达达走到出站口,这里大门洞开,空无一人。我大摇大摆地出了内蒙古首府呼和浩特市的火车站。怎么会没人管呢?原来那时的进、出站口不设在火车站候车大厅里面,而是设在车站楼外一侧的广场边上,是露天的。有客车来时,进站检票、出站查票都在这儿进行,等车一开走,没有旅客了,这儿也就没人管了,空留一节铁栅栏。我是‘乘’货车来的,自然是没人管了。看来我这遭罪的‘卧铺’没白坐呀!

出了站门来到站前广场。广场中央矗立着一尊高大的毛主席雕塑石像,那挥起的手臂足有三层楼高。除此之外再别无它物,只有太阳把它那金色的光芒挥洒下来,在阳光的照射下广场显得更加空旷。 人很少,也不是没有,时不时有人脚步匆匆的走过,急着上班;也偶尔有个步履蹒跚的老人,那也是在推着幼儿车,哄着小孩。总之,人们都是在为生计忙乎着,只有我是个闲人,悠哉游哉在此闲逛。也别说还有身后这老人家,他就更闲在了,在这儿一站就是好几年。我不得不批评把老人家请到这儿的人真是有些缺心眼,就让老人家那手总这么举着,那不累呀?!我看着都累。 于是我试图看看老人家的表情,围着塑像抬头转了一圈也没看清楚,太高!但估计也是不太满意的表情。 你想,谁愿意无冬立夏老站在外面呀!

(据传说,毛主席针对各地修建他的塑像的问题,跟周总理说过:“刮风下雨的时候,他们都知道往屋里跑,就把我一人放在外面!”当然是笑谈,显见是带着不满。)

在老人家的目送下我离开了广场,朝南径直走上了大街。街道很干净,也很清静,和北京比起来明显的车少人稀,半天没有辆汽车经过,也少有行人。我穿行在道旁垂柳的绿荫下,清风吹过,柳丝拂面,确实很惬意。那感觉就是和走山里的崎岖小路不一样!怪不得人们都不愿意呆在山村,往城里跑呢!

精神爽、脚步轻,不由得已经穿过了一条街,走到丁字路口横在街对面的是一个公园,公园门口既没有售票厅,也没有人站着收票,看来是免费的。真美,这要不进去看看实在对不起人家的‘盛情’。

我信步进了大门,精心用植物搭建成的影壁上赫然写着两个红漆大字“青城”,想必这个公园就叫‘青城公园’了。青城公园的地方很大,有山有水,有亭有榭,有花有草,一会儿曲径通幽,一阵儿又山石叠嶂。确实是个观赏游玩的好地方。令人称道的是这些景物大都是自然造化而成,少有人工的雕琢,所以野趣儿十足。这正是我对公园最在意的地方。在里面游来玩去,我有些乐不思蜀。正在兴头上,突然来一个念头:“要是几个同学在一块儿,哪得多好呀!”真是的,也不知他们几个现在哪儿呢?!思念之情油然而生。就是一念之差,我的游兴荡然无存。也就转了半个公园,我沿着来路又折返回公园门口。

又在大街上转了转,说实在的,要论街市繁华呼市比北京相差还是不少啊!没什么可逛的。看看天上的太阳,已经晌午,是该找个地儿垫补垫补肚子啦。摸摸裤兜儿里的钱和粮票,我寻思:到那儿吃呢?下馆子?那原本就不是咱们该的地方;去食堂?我这流浪街头的主儿也有些奢侈;找小摊?又有失咱北京人的颜面。怎么着好呀?!我边走边捉摸着。刚巧,路边有一家小吃店正在炸油饼,扑面而来的香气直钻鼻子眼,眼看着那焦黄的喷香的从油锅里捞出来的油饼,我是一步也迈不动了。从昨晚到现在我是米水没打牙呀!得,今天就大方一回。

手攥着兜里的三两粮票、两毛钱,我来到油锅跟前:“掌柜的,给来仨儿油饼一碗浆!”那炸油饼的看了我一眼:“什么掌柜的,叫同志!”说着朝我一笑,“北京来的?”我点点头。“那里面坐。”  我交了钱刚坐下来,三个冒着热气的油饼被端了过来,盘里还有邻桌的两个火烧。看见火烧我灵机一动“还是吃这个好,二两一个,要耐饿得多!”随即改变了主意:“麻烦您,同志,给我拿油饼换一个火烧吧!?”(那时全国都一个物价;油饼是6分钱一个,火烧也是6分一个,就是二两的)端盘的女孩有些犹豫,“给那北京小伙儿换一个!”炸油饼的搭了茬儿。

我掰开火烧夹进一个油饼,就着一碗豆浆吃了下去。接着要吃第二个油饼,又停了下来,自己跟自己说:“不饿就行了,等饿了再说吧!”劝住自己,又向人家要了张纸垫着,拿着油饼出了小吃店。

 走出不远忽然想起来少给了人家一两粮票,要送回去。又一想当时人家没深究,大概是有意让我一道。这说不定就是因为自己是北京人才受到的‘待遇’呢,何必要画蛇添足呢!?也就算了。(那时的首都人在外地是很受另眼看待的。)

连‘水足饭饱’都没有,反正是肚里不饿了。下一步干吗呢?逛是没心思再逛了,还是回家吧。

回到车站,正有客车经过,进站、出站人熙熙攘攘。我走的‘路’是没有了。向西绕了个大圈子总算进到站里,竟是到了货车站,轨道上停放着好几台机车,站台上也有一些人在忙碌着;有的人拿着小尖锤弯着腰在火车底盘上敲敲打打,有的人站在车顶上用专门管道给机车加水,还有的人斜挎在车踏板上摇晃着小旗在调度车辆。人们都在忙着,似乎没人注意我的存在。 

我还是小心地顺着站台往前走,看见在一台蒸汽机车旁边蹲坐着几个人正在吃饭,从身上油渍麻花的工作服就能猜出这是正在班上的司机师傅,再从离机车这么近的距离还能猜出他们就是这台机车的司机。饭盒就放在站台的水泥地上,他们或蹲或坐的围成半个圆圈边吃边说着话。我从旁边走过清楚的看见饭盒里的食物,少有馒头、米饭,多数是黄澄澄的窝头,菜也是清淡的不见荤腥,这五花八门的伙食一看就知道都是从家里带来的,没人舍得在外面买着吃。可这些粗茶淡饭没有影响他们聊天的兴致,还时不时笑出声来。引得我好奇地站住听他们说话。

“师傅,俄娘叫俄给你带点儿咸菜来。可好吃咧!”从言语中才听出来那个俊俏脸庞戴工作帽的是个女工。被称师傅的是位戴眼镜挺文质的青年。咸菜装在一个不大的玻璃瓶里,被双手举了过来。

“什么你娘叫你带来的,明明是你想的呗!嘻嘻”旁边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打趣地说。

“我想就我想,咋的?就不给你这‘灰鬼’吃!”姑娘脸一红;       

“都怪命不好,我咋就没有这样好的徒弟呢?”小伙儿一脸的‘痛苦’状; 

“寡不寡呀,怪命不好,是人不好呗!”  (寡不寡:当地话,指说话没有滋味儿)

 哈——哈,引起在座人的一阵大笑。     

 早就听说呼市人说话好听,今天听见果然悦耳。特别是女士,话语轻轻的,神韵甜甜的,一句话说起来声调高低起伏犹如一支歌。她说“不”字时用的是喷口儿,听起来非常俏皮,我还想听下去。

这时,姑娘手中的玻璃瓶盖被打开了,准是咸菜里点了香油,一股浓浓的芝麻香味飘了出来,几个人一拥而上把咸菜抢了个净光,小伙儿抢得最厉害。见众人为了争吃口咸菜嘻嘻哈哈地弄得东倒西歪,我不由得捏了捏手里的油饼。

“别闹了,到点儿该练活儿了!”刚吃完饭,有人发话了。说话的是一位四十来岁的汉子,一口纯正的北京腔儿,让我感到倍儿亲切。

几个年青人顺从地拿着饭盒站起来转身离去,只留下说话的汉子和那小伙子。这当儿,我脑子一动把手里的油饼冲那汉子递了过去:“老哥,吃不了了,您吃吧!”  吃不了?!说这话真亏心,反正谁肚里饿谁知道                          (三)

  评论这张
 
阅读(519)| 评论(1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