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逃 生 (六)  

2012-09-15 14:57: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

真是‘英雄惜英雄’。就这一锹,让小伙子待我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不仅没有了刚才的傲慢还跟我称兄道弟起来。我也对他体格和技术很是佩服,特别是他那能整天坐着火车到处跑的职业更是羡慕的不得了,自然对他本人也是恭敬有加。两个人很快竟成了朋友!

三百多里路,原来是多么遥远呀!如今火车跑起来,只用了三个来小时,可现在我的心情,倒嫌它跑得太快了,我愿意在这火车头上多待会儿,再和这两位师傅多聊会儿。无奈呀!车开到集宁站,就不再往前走了。  分手的时候到了。 我没想到,几个小时的交情竟让双方都有些难分难舍,留下住址,互道珍重后他俩还是把我送出站台才依依惜别。我也告别了这段难忘的旅程。

事隔几十年,我都觉得这实在是个惊奇的经历。惊奇到什么程度呢?你想呀,坐火车旅行能坐火车头的人能有几个?!进一步说,坐火车头的人有,但不是铁路部门的老百姓能有几个?!再进一步说,不是铁路上的人坐火车头的也许有,但像我这样认识十几分钟就坐火车头的人能有吗?!我的一个资深记者朋友曾这样说:“这种概率,相当于劫持飞机的概率!”  听听,我都跟‘9.11’的人相提并论了,还不惊奇?!

在集宁的街上溜达了溜达,天刚一擦黑我又回到了火车站。还得‘坐’火车回家啊!

车站离市区挺远,候车室里人不多,没有火车通过时还挺安静。我找了个空着的长条椅躺了下来,这一天也真够累的,比干一天活儿不在以下。美美地伸了个懒腰,我合上眼开始歇息,不一会儿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之中猛然听见外面街上“咚、咚、咚——”慌乱跑动的脚步声,这声响在这寂静的站区里让人感到不安。“不会有什么乱子吧?”我心里想着再也不能安睡。

“快!追上他,别让他跑了!”又是一阵狂叫。我明白真是遇到乱子了。一个人在外理应本分的躲在候车室里避开混乱,可年轻气盛的我被好奇心驱使偏偏要看个究竟。于是等外面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我走出候车室的大门来到街上。

由于刚才的动静,这外面的街景都觉得有些阴森,黑黢黢的站区没有一个人,也没有灯光,一切都隐没在黑暗中。虽然是夏季的晚上,我还是不由得觉出一丝寒意。

环顾一下,往北有一条巷子,人就是朝那里面跑去的。我没敢跟着追过去,只站在巷子口往里看:巷子深处有几个黑影正相互厮打在一起,那肯定是前面的人被追上了。正巧是在一个电线杆下面,有路灯照亮我能恍惚看得见。打架的人出手很凶,断断续续有人叫骂,也有人在呻吟,还时不时有金属光亮闪出。我心一紧:说不定有人拿着刀呢?这地方人打架这么凶呀!自己赶忙躲进更黑的暗处,生怕被他们看到而惹出是非。  一会儿,隐约看见有人被按在了地上,又被人压在了身下,接着传出了一声凄厉的叫声:“救命呀——救命”。这是一声女人绝望的哀叫,声音嘶哑,撕心裂肺的。我心中一颤,怎么还有女人?闹不好要出人命呀!这热闹不能再看了,根本不是打群架,赶紧后撤!

刚要走我又站住了:“我也太怂了!还没沾着边呢就吓成这样!即便说,不敢去跟前救人,那也得比划比划吧,像个爷们儿! ” 想着想着我倒来了勇气,鼓了鼓劲儿朝胡同里边喊了一声:“谁呀?” 问话带着颤音传了过去,静静的晚空显得很响亮,里面人没有回应。不也没什么吗?!我又加重语气喊了一句:“干什么呢?你们!” 那边的动静似乎小了一点。我胆壮了一些,说着往前走了几步,但不能离得太近。弯腰捡起一块石头,照着电线杆的方向玩命扔了过去,又怕打伤人就瞄着上边高高地砍过去。也巧,不偏不倚正打在路灯的搪瓷灯罩上,“当啷”一声,又垂直掉下来,“哎吆”一叫,不知砸在谁身上。这动静太大了,几个人同时起身来看究竟,就在此刻被压在下面的人一骨碌身顽强的站了起来。

“哥呀!你可来了!”随着站起身来的女人一声喊叫让在场的人都是一愣,还没闹明白怎么回事儿,那人突然朝我这方向奔来。其他人不知深浅没敢追,倒朝相反的方向散去,这时我看清楚了散去的是三个人。

我也一惊,回头看了看身后并没有人来,那她就是奔我来的呀。果然,那人径直朝我跑来,急跑了几步就已然跑不动,强扭动着身子蹒跚地来到眼面前,还有一步多远就一头扑在了我的身上,扬起的双臂搭在我的肩头,脑袋紧贴着我的耳朵,着着实实的撞了个满怀,那高大丰满身躯带来的冲击使我不由得向后退却了两步斜靠在旁边的墙上。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呆住了,不知所措,只能下意识地挺直腰板以抗住她的重压,无措的两只手垂在旁边,不敢动作,更不敢推开她的身体,任由她的‘胡来’。她大概是由于刚才极度的惊吓和竭力地挣扎耗尽了精神和体力,突然得到放松后反而难以自持,只在我耳旁轻声说了句:“哥---他们是流氓!”便突然全身瘫软下来,从我身上渐渐的下滑。我本能的伸出一只手拦住她的腰。不管事,她接着往下滑。我另一只手也用上,还没使上劲儿,那手却如同触电一般缩了回来,原来,手触到的不是衣裳,却是光滑的肌肤,而这个部位不应该裸露的,是后腰往下的部位。  情况不对!得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我立即放弃了帮扶她站立的念头,由着她身体慢慢的滑落,直到双臂滑落下来,我才揪住胳膊将她缓缓放倒在地上,又费力的翻转过身来,让她依在墙根仰卧着。                                               (六)

  评论这张
 
阅读(523)| 评论(9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