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逃 生 (五)  

2012-09-01 07:25: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

 

 好一会儿,我怦怦乱跳的心才渐渐舒缓下来。那边一脸严肃地老哥这时笑着回过头来看看我,大声地问我:“感觉怎么样呀?”我知道这噪杂声中说话他也听不清楚,就伸出大拇指,大声地喊了一声:“真棒!”这是我的真实感觉。老哥满脸是笑得点点头,又专心开他的车去了。

 这时,我的心里已经逐渐的放松下来,对周围的众多管道、表盘、扳把不再那么恐惧,也明了了自己的活动范围,可以来回走动了。于是开始注意身旁正忙碌的小伙子,他刚从后面的煤水车回来,准是撮煤去了,头上的汗水裹着煤屑流下来,脸面留着一道道的黑痕,上身穿着的挎篮背心上也蹭了一道子黑,但仍清楚地看得出那胸口处印有‘人民铁路’特有的徽记,背心正中央有一个大大的‘奖’字。从他那一身的腱子肉猜测,这背心大概是哪次运动会上的奖品。

 从煤水小门回来的司炉擦了把汗,顾不上喝口水,冲驾驶台上的老哥大声地说:“师傅,上煤吧?!”老哥看了看表盘,点点头。  我有眼力劲儿,连忙闪身躲在了驾驶凳后面,给小伙子腾出挥锹干活儿的地方。火车加煤是很有讲究的。

 先说这铁锹吧,锹是列车专用的锹。和一般常用的锹比,它木把儿挺短,不足1米,上端被竖着一破两半,横着安装一揸来长的圆棍儿,是用来手握的。那样式就像过去的工兵锹。锹头也有些特别,是撮锹头,但比平常的要大一号,稍窄。一锹煤撮起来怎么也有30来斤。

 再说说这煤。煤是上好的工业用煤,据说是山西阳泉煤;经过加工成为大小如核桃般的碎块,再添有少量比例的煤末,使之能充分燃烧。

 小伙子站在炉门与煤水车小门中间,一弯腰从小门外撮起一锹煤,回身努着劲儿往炉门方向抡去。我站在旁边看着着急,门是关着的,那还不都撒在外面?!令人奇怪,这时门竟自己打开了。炉膛里烈火焰焰,燃烧的温度太高了,火焰的颜色不是红的,也不是黄的,而是白的,炽白的。把拱形的炉膛里面照得光亮无比,甚至有些刺眼。小伙子的一锹煤均匀地撒在上面,立即熔化燃烧起来,随着鼓风机吹进的空气变成一股烟飘去。炉门又自动关闭了。

 这可不是一般的门。是由两块6厘米厚、半圆形的铸铁板做成的门,每块至少有一、二百斤重,左右两块合并起来形成不到一米大的圆形门,一旦开启就从顶端向两边旋转,打开炉门。这么重的门需要多大的力量才能开合呢?又是怎么控制的呢?我好奇地琢磨着——

 小伙子又撮一锹煤扔了过去,炉门又适时的打开,关闭。以后,回回如此。这可太神了!是怎么操作的?我琢磨着。明明见他两手端着铁锹,腾不出手来干别的;他也没出声喊叫,再说那边老哥专心开车也顾及不到他呀!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紧紧地盯住他的一举一动试图看出端倪。渐渐我发现他在每次送锹时右脚都用力朝下踩一下,会不会脚下有机关?在他小歇的当儿,我细心查找果然在那里看见有一个不显眼的金属凸起,这正是炉门的开关按钮。啊,也并不神奇,操作熟练就能做到煤到门开的默契程度。

 看见小伙子娴熟抡锹的功夫,把这样沉重的火车推动到风驰电掣,真是羡慕,也有些手痒痒。再看他汗流满面的样儿,从心里想替换他歇歇,更想自己试试!  于是我试探着问了一句:

“这活儿好干吗?”

“怎么,你想试试?”

 我一听有戏,连忙点点头。谁知他话头一转:“你以为是个人就能干哪?”说着头一仰眼一斜,“哥们儿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儿?”那不屑一顾的牛气样儿可真够气人的。

 他准是看我一脸的学生相,小瞧我了。其实我的体格不仅在知青中没得说,就是全大队也没人敢跟我动劲儿。再加上刚刚练了这几天的端锹抹泥墩,自己心里有底,让他这么一挤兑,我倒较真了,非要练练不可。

“是呀。哥们儿,不试试你怎么就知道我不行哪?”说着就伸手去够他的铁锹,他没松手。我伸出一个手指头比划着:“就一锹!怎么样?”

 估计他知道我干不了,想看我露怯的样儿,以此来证明自己的本事。但又怕真出事担责任,终究这是在奔驰的列车上,不是儿戏呀。于是有意朝着驾驶台喊道:“师傅,您看这——”  这时我也连忙转过头看着老哥,那眼神儿分明是请求他答应给我一次机会!老哥楞了一下,大概他是不愿意自己的老乡,又是北京人,在徒弟眼面前丢份儿。说了一句:“一锹煤没事!”

 我抓过铁锹,先在手里比划了比划,觉得比村里用的锹好使多了。接着往手心啐了口吐沫,把铁锹握得牢牢的,抬头用眼丈量了车厢里的地置,站准地儿一躬腰撮起满满一锹煤,回身要去踩那炉门开关。这时那小伙子说:“来,还是我帮你开吧!”   是怕我踩坏了机关,还是有意帮助我,顾不上猜测他是善意还是恶意。反正炉门一下打开了,一股灼热的气浪迎面扑来,我迎着热浪,眯起眼睛瞄准炉门使出全身的力气将手里铁锹甩了过去,还真是多亏着锹把儿的横梁,铁锹没有脱手。一锹煤全部准确的扔到炉膛里,一点儿都没糟蹋。大概是我原本就憋足了劲儿,也搭上手里的铁锹顺手,这一锹煤足足的抛出去了有一丈多远,到达了炉膛最深处,比那小伙子抛的还远。唯一遗憾的是煤没有撒匀,要不然就更棒了。就这样也让旁边看着的小伙子吃了一惊,脱口说出:“嗨,你还真行呀!”说话的语气没有了刚才的傲气。

驾驶台上的老哥听见说这话也回过头来,脸上带着一种赞许的笑容。     (五)

  评论这张
 
阅读(520)| 评论(9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