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老尹逝了(下)  

2013-11-01 08:19: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尹逝了(下)


在我家玩牌,玩‘拱猪’的时候多,打对家儿的,也很体显配合的技巧。老尹一般是不愿和我一头儿的,倒不是我的牌技不行,主要是我是他的上司,他不敢抱怨我! 当然也没人愿意和他一头儿,因为出错牌,他会没完没了的数落你、挖苦你,虽不带脏字,也让你受不了。

记得很经典的一次。他要收‘全红’,牌出得很顺,手里还有5张他就打‘立’了,直到出最后一张牌,他手里是一张梅花Q,对家儿捏得全是红桃,只有自家儿对门留了张梅花A。得,眼看到手的200分没了。他这可不干了:“没见过您这路玩牌儿的,头不抬眼不睁!没看见我早就不出红桃了吗?!那就不是从红牌上红,您可倒好,一个劲儿给往里垫红桃!怎么着?不是对家儿破我的‘红’,反倒是自家人硌了我!你让我怎么说您好啊!我不怕正面敌人的进攻,多难多险都能挺的住,我最受不了的就是自己朋友在背后给我一刀子!你说你到底是哪头儿的呀?怎么站在敌人那边去啦----  ”对门儿的已经认错,直个劲儿赔不是,可老尹还是不依不饶,没接没完的数落着。

当然老尹也不是神仙,也会有出错牌的时候。倘若被人抓住把柄时他就会说:“别看老鹰有时飞得比鸡还低,但鸡永远飞不了鹰那么高!”话虽也在理,可出自他口总会让人觉得有矫情的成份,故此大伙就会笑他,他越急赤白咧的解释,大家笑得越厉害,直笑得前仰后合的!这也是和老尹玩牌的乐趣所在。

老尹这人不光牌玩得很好,还很博学并有儒雅的书卷气,他从不骂街,也几乎不说粗话,气急了也就是来句:“娘希匹!”。这在他们牌圈儿里是极少的。因此深得周围女士们的好评。他又极能号准女人的脉,想听什么他就说什么。虽是逢迎又不露痕迹,让你听后觉得是那样的得体、贴心、舒服。所以,与他接触过的女同胞没有不赞称的。当然这里要刨除他媳妇小青,因为要与他过日子就完全另一码事了!

记得,那是2005年吧,买断工龄的老尹那几万块养老钱快花完了,为生存开始四处打工。最后找到一家‘利君堂’药店值晚班的活儿。所谓值晚班,就是在店员6点下班之后到晚11点守夜的来之前,既看店又售药。药店经理要求必须是两个人值守,所以老尹找到我,我退休在家闲着无事,就应允了。

刚干没几天,我还为顾客来了找不到药架和药价着急,老尹已经很自如啦!不仅买卖做得遂心应手,还能边卖边和人家聊些家常话。渐渐地时间长了,竟有回头客专门找他!且都知道这偏僻地界儿的药店来了一个既和善又能侃的卖药的。再有药店里宽敞、明亮、温暖。于是,这里成了晚间聊天的好场所,周围楼上住的邻居吃过晚饭特别是那些中老年妇女有事没事地来药店,坐、站成一圈聊天,老尹自在其中。更可恼的来人还带着狗。时常,有两、三只狗钻到柜台里乱转,对此我十分不满,但我的横眉怒目对老尹已然没有了威慑作用。他对我笑一笑依然是我行我素。

慢慢我发现其中有一位女士,几乎天天都来。来者穿戴入时,还颇有几分姿色,领着一只‘吉娃娃’狗。每次来必要见到老尹,倘若老尹有事晚来,她就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直至尹来。来了倒也没见两人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只是夹一夹眼睛、会心的一笑。那眼神儿却胜似千言万语!  开心的老尹就会抱起那只‘吉娃娃’,扯开夹克衣拉链,把它放进去,只露出那小脑袋。那形态老尹俨然就成了一只老袋鼠。我笑话他,他认真地说:“天凉了,它冷啊!”接着,老尹就会从衣兜里掏出一粒栗子,剥了皮喂到狗嘴里,那狗嚼两下,一仰脖咽了;又一粒---再一粒。每天三粒,只三粒!但这是老尹专门为狗买的,10块钱一斤的‘糖炒栗子’他自己舍不得吃一个。也只喂这只‘吉娃娃’!显然这是为了那女人!那女人坐在不远处没声响地看着,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

后来有人告诉我,那女人是个寡妇,立刻引起了我的警觉,于是我把老尹拉到一边,告诫他:“赶紧,就此打住!”不料他远远地瞟了她一眼朝我笑了笑:“真的,她活得挺不易的。” 那笑容平和、自然,还充满了幸福感。如此郑重的表情连我都很少见到过,竟愣愣地看着他,突然从中似乎悟懂了他:“自己活得不济还在用仅有的热度去温暖着别人,也从中自己享受着!这就是他的生活。他的人生就是这样走过来的!”嗨,人,各有各的活法儿!我不再说话了。

一个月后,药店迁往别处,我们俩被‘解雇’了。

老尹的家庭出身‘不好’,幼小时(肃反)就没有了父亲,父亲却留下了一座小独院。这原本是寡母孤儿的生活依靠,现如今艰难困苦过去了,谁也想不到这房价贵得离谱儿,却也成了搅乱亲情的根源。这不是,去年尹母老迈年高辞世而去,一直与母同院居住的老尹认为这院的遗产自己理所应当的会得到继承,可万万没有想到这时姐姐站了出来,拿着遗嘱告诉他:“这院子老母亲给了我。”老尹似五雷轰顶,一怒之下,老尹也用老母的方法将姐姐告到了法院。法官不以口说为信,凭借着那纸书面遗嘱,姐姐胜诉了。老尹气病了,原本就被抽烟熏烤几十年的肝肺一下恶化成了那种不能治的病。老尹的姐姐可是一直对他疼爱有加,记得老尹在单位买断工龄后,再没有进项,他又玩牌成瘾,时不时口袋里分文没有,他唯一的姐姐没断了接济他。他亲口给我们说过无数次,这是大伙儿都知道的!那怎么这回就断了这姐弟的血脉之情呢?无从得知。

反正老尹是逝了,只留下那音容笑貌让我们想起来心酸:一辈子的不舒心,磕磕绊绊地走了66年,怎么就在这六六大顺的当儿,走了呢?!咳----人生不可测啊!

此后,每当走到老尹家的胡同口时,我都会不由得想起他,想起这些事,警醒着自己要把世间这财、这物,这些生不带来逝不带去的东西看得淡一些!再淡一些!

与君相隔两界,呜呼!哀哉!我的老尹!(下)

  评论这张
 
阅读(654)| 评论(1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