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将要消失的村庄 (二)  

2013-12-01 07:46: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将要消失的村庄 (二)

与万和牵着手来到他家院门,不知门板被什么堵着推不开,万和透着门缝儿朝里大声地吆喝了几声,里面有了动静。我惊奇着,门推开了,是羊。肥肥大大的三只羊顶在门后头刚刚挪开了,卧在当院地上的另十几只羊也连忙立起身来‘礼貌’地站在一边,让出一条道儿来。我们径直走过去,还没进屋门万和就喊:“来妾了,快看看是个谁?”“知道啦,不是石队长嘛?刚刚喜梅已经说过啦!”万和媳妇笑呵呵地站在门里迎着我,旁边站着喜梅。

虽然我一见面就认出了喜梅,但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却怎么一点都记不起这是哪家的女子?也想不起她原来的模样?倒是她这尖尖的公鸭嗓很有些熟悉,也是这一嗓子提醒了我:噢,就是她,‘春花’!  当年,这个并不能干也不善说的女子,在众多的小媳妇当中是不被看好的一位。谁想得到却只有她陪伴着丈夫留守在西孤山村,一呆竟40年!

进得里屋,春花继续烧水,与喜梅一起准备做饭。我与万和盘腿坐上炕头,二人都有些激动,没顾上说话先相互端详起来。万和老了,这模样很有些像当年他的爷爷:长乎脸,重眉毛,细长眼,单眼皮还微微有点肿,高鼻梁,嘴里的牙不多了有些嘬腮。但这精神比他爷爷更好,身板也更结实,那手握着虽粗糙却格外有劲儿。

愣了一下,两人几乎同时说:“老了啊!”他一定是看我也变老了,才也同样地感叹。怎能不老呢,都近40年不见啦!“过得咋地个?”万和先问起我来。“退休啦。在家闲着,想你们就来看看!”真的我是很惦记着他们,于是反问道:“你们,村上人过得怎么样啊?”“咋地个?就是个那。呵呵----死不了就受着呗!”他一边说一边笑, 我着急又问:“不是说,地都分了嘛,日子过得都挺好的吗?!”万和见我着急赶忙解释:“是还好、还好!我呢,今年66岁了,国家每年给2000块的养老金,老板儿她年龄不到每年发800。”

“还有别的吗?”

“有呀,我每年还种着二、三十亩地呢!每年的粮食是绝够吃的了,剩下的粜了,换些钱来,也能有千八百块的进项!还有就是国家占地也给钱,一亩给160块钱,我家呢,占地能给个一、二千。”

“再有就是养羊。一只羊蠕蠕地也能卖它个一千三、四百,咱家养二十来只,每年除了自己吃,咋也卖个两、三只吧!再有个其他进项----咳,拢起来咋这一年也有万儿来块钱的收入吧!就俄老俩,是吃不了花不了的啊”

“家家都能像你这样吗?”

“嗄,村里都差不多。不过,种地的我算是最多了吧,旁人没我多。”他指着正在拉风箱的喜梅说:“她家种地不多,可养了200多只羊,也美着呢!”喜梅笑着点点头。

我最惦记的就是如今的贫下中农是怎样生活的,万和的一席话真正地帮我答疑解惑了。山里人的日子比我盼的要差一些,但政府能给农民发‘退休费’还是很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的。他们旱涝保收啦,再不用为年景收成担忧啦!真为他们高兴!

“人呢?不是都去割地嘛,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我突然又‘纠缠’起见不到人的疑问。

“怎么是都去割地呢,就是我一家啊!没有旁人啦!谁说哒?”万和解释着,眼睛睁得挺大,惊讶地反问。

“是她。喜梅啊!”我指了指地上的喜梅说。喜梅也瞪了眼:“没哇! 俄说的就是万和家呀!她说着还觉得有些委屈。我不由得声音高了八度:“什么? 就你一家人?!那村里其他的人到哪去呢?!”看到我很急切,万和正色地告诉我:“嗨,村上人走得走、死得死,全村里就剩下这六家,刚好十个人啦!”啊!一个几十户的村子只剩下六户人家!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下愣怔住了。(二)

 

  评论这张
 
阅读(551)| 评论(1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