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装 修 (四)  

2013-03-01 09:17: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

    我静下心来想了想,那肯定不是同一个路口!接着有了主意:地铁站的东侧紧挨着一条并行铁路干线,经过的顺序就能判定来的方向。于是我说:“你确定是过了跨街桥了吧?”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我又说:“跨街桥旁边地面上有一条铁道。你想想,你是先过的铁道啊,还是先过的跨街桥?”愣了愣,他回答:“是先过铁道后过的跨街桥。”“---那你是从东边往西走的。你方向走反了!你往回走,穿过地铁站再过铁道----
    站着的地点离地铁站不足150米远,我边说着边向西边望想能看到他的人影,结果看到远处铁道叉口上放下了栏杆,刚好有一列火车通过,白红色相间火车挡住了他的去路,也挡住了我的视线。咳,怎么就这么巧呢!我只好耐下心里等待候车的通过。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过去了,这火车还没有过完。哪有这么长的车厢啊!我开始朝铁道走去,渐渐发现那车根本没有动,是停在了那里!哎----这火车怎么楞停在了这交通叉路口了呢?!两边的各种车辆被堵的水泄不通,不断有行人折返回来。看那些人的脸色都跟平时不一样,还时不时听到吓人的话语:“出事啦!火车压死人了!”啊----怎么会呀!怎么就这么寸啊!我这儿着急等人呢,他会碰到这百年不遇的事来!这不该着倒霉嘛!正在火急上房的时候,见旁边有人在劝一位急得直跺脚的哥们儿:“你就再着急也是没用啊,遇到这种事就是胡哥来了也没辙!”我一想也是,连胡总书记都没办法,得,我就只能耐心等吧!
   随着看热闹的人流往前移步,一会儿就被拥到了铁道跟前。原本想借着车厢的缝隙找找那瓦工师傅,可那高大的车厢那么长把路口堵的严严实实,根本就不可能。倒是栏杆里车厢下的几个忙碌的铁路工人吸引了我,只见他们手拿着钢钎铁棍的就在离我站的不远的地方忙乱着。别看我这般年纪但对死亡的恐惧并没有减轻,是很避讳这样的场面,所以有意地侧过头去不看那边的动静。“嗨----”突然,列车下发出一声大喊,所有人都不由得朝那方向看去,我自然也在所有人之中,只见两个工人正用钢钎撬动车轮,那喊声自是出于他们之口。旁边另一人用手在拽斜卧铁轨上的女人尸首的双腿!这一瞬间的画面太深刻地留在了我的脑海里:铁轨下的水泥枕木上有一滩血,散乱的长头发夹裹着脑浆血肉模糊,接着“噹”的一声        脑袋磕在了钢轨上,随后尸首被瘫软地摔在枕木旁的碎石堆上。过了片刻,远处又一声喊叫:“那只胳膊找到了!”我听到后只觉嗓子发紧一口胃酸涌了上来,赶紧捂住嘴扭身往回走。
半小时过去了,火车岔路口的车流开始慢慢的移动起来,又过了一会儿,站在马路牙子上的我看见慢行道上骑行过一辆电动车,看着骑车人的装束和神态我立马断定那是我要接的人,于是迎走上去问:“您是孙师傅吗?”“就是,就是!”
你说咱的眼功,没错儿,一眼就认准了!
    进院门回家,看看表已经八点半都多了。连那孙师傅都有些急了,说:“快些吧!都要赶工啦。”我心里比他急却不能表现出来,嘴里让道:“路上累了,你先喝点儿水吧!”“不啦,不啦!快先和灰吧!”说着就把水泥袋给撕开了,当要撮砂子时才发现没带铁锹来,我这里也没有啊,这抓瞎了!我赶紧下楼去找,转了一圈,装修的人家并不多,一部分没铁锹,有的也在用,根本借不到。还算我机灵,在3号楼的商铺找到一把锹,好说歹说人家不借,我最后掏出10块钱扔给柜上,强行把锹拿走。算是租的吧!总不能因为一把铁锹再把我的活儿给耽搁了呀!拿着锹回来,孙师傅已经测量完面积准备着手铺砖,我说了一句:“这铺砖前咱们怎么也得找找平吧?”孙师傅楞了一下:“是啊,是应该。可我没带水平仪来!”“那我再去找吧!”没有办法我又走出了房间。好不容易在邻楼一个正装修的人家找到了那东西,求爷爷告奶奶地把它拿回来,孙师傅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说道:“就是它。”
什么都别说啦,赶紧动手吧!说是怕完不了得赶早,结果我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孙师傅摆弄着‘旋转式激光水平仪’在阳台找基准水平,我便挥锹按11比例和起灰来。灰和好,用锹端到阳台,孙大工(我干‘小工’的活儿,他自然要称为‘大工’啊)就开始铺地砖。要说师傅就是师傅,孙师傅不愧是装修瓦工,干起活来甚是麻利,他舞动双手使用云石机就如同裁缝使用剪刀一般灵巧,左一下右一下,就把瓷砖裁切出等同的豁口,然后垫好灰沙套在那护栏的不锈钢管上,严丝合缝---- 工程“叮叮当当”进展顺利,‘甲方’‘乙方’配合默契,虽身体有点累,但却心情却十分愉快。

正在这时有人敲门,老伴儿把手里送给孙师傅的水瓶放在旁边去开门。“张老师,您好!”听到老伴儿的招呼,我抬起头来。是楼下四层的邻居,因为她在学校教书我们就尊称‘张老师’。张老师可是个大美人,虽年近五十可丰韵犹存。170 的高高个头儿,白皮肤、杏核大眼,身着一件浅色的连衣裙更显体态婀娜。(四)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7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