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老尹逝了(上)  

2013-10-01 16:28: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 尹 逝 了(上)


老尹逝了。打算写篇纪念文章,几次想起都因为怕太伤感没有动笔,今天还是提起笔来!

老尹是我的同事,也是朋友,还是比较亲近的朋友。只因近两年我到女儿家帮助照顾小外孙,才远离了闹市,疏远了朋友,也难得一见老尹了。

忽闻,老尹得了重病,立马去问讯,电话中又听到他那熟悉的声音:“忘了向您汇报啦,近来身体感觉很不好,这次要崴----怕是要过不去了----阎王爷叫俺不敢不去呀----”话语依旧诙谐但没有气力。赶紧看看去吧!

我携妻来到城里尹家的独门小院,见到卧床的老尹几乎认不出来,他病得完全脱了型儿:牙也显长了,眼也更大了,脑袋就像用棍儿支着的塑料球来回摇晃。一米八几的个子只剩下70 余斤。见我们来了,却动弹不得,媳妇小青像抱小鸡子似的把他抱起来又‘扔’到大沙发上。他伸出枯枝一般的手依旧彬彬有礼地握住妻的手,久久不愿松开----  后来,我又看望过他一次,似乎病情没有什么发展变化。可没容我去第三次去,他就逝了。让我好不痛心!

此时此刻写此文纪念老尹,虽不是树碑立传却也应该说些好听的才是。但实在难为我了,搜肠刮肚也难寻他丁点儿的‘丰功伟绩’,倒是很有些逸事趣闻浮于眼前挥之不去,不如现记录下来,留个念儿想!我想这也算不上是对老尹的不恭,反而使大伙回忆起他的一颦一笑更真切些!

老尹比我年长两岁,是河北北京中学的高中生,毕业那年赶上文化大革命,就此加入知识青年大军到山西插队。在农村他并没吃什么苦,凭借着自己的才貌和文艺专长他参加了‘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过着比当地知青优越得多的生活。几年后,大批知青返城,他病退回京,接替母亲的班儿来厂工作。

“那时的老尹。”老职工回忆说:“小伙子英俊潇洒,说得上是要个儿有个儿、要样儿有样儿,白白净净的还有股子儒雅书卷气。印象确实挺好的!”又找补一句:“就是那一对大眼滴溜溜转,让人觉得不安稳!”

刚来厂,劳资科就根据这印象给他分配当电工。在企业待过的人都知道:“紧车工、慢钳工,吊儿郎当是电工。”电工是难寻的好活儿,尤其对老尹更是如此。可老尹干起活儿来不仅眼高手低还服不下一点儿的劳苦。两年过去了,他这电工走外线是爬不得电线杆,内线连线都走不直,等于是离开师傅干不了活儿。这样的主儿混着吃碗‘大锅饭’还凑和,等到‘改革’开始,企业各部门实行‘定员定岗’,老尹立马被裁减下来。裁减下的人都有些慌乱,但老尹很自信,时常对人说:“我这是锥子搁在兜里,迟早会露出尖儿来的。没露出来是手攥着没松。松开手你试试?!”

还真的,刚松手他这‘锥子’很快就被工会主席看中,于是他当上了工会干部。塞翁失马焉之非福?这就是‘因祸得福’吧。在工会他负责搞群众活动工作,这正是他的强项,干起来如鱼得水,不长的时间厂里的群众活动活跃起来,他这人也就露出‘尖儿’来了,很快这‘锥子’又被厂长发现。

机会来了。一次,厂长要到成都一家重要的协作厂去访问,需要一名形象‘拿得出手’又能慧智巧辩的人随行,厂长想起了他。这活茬儿名誉上是工作访问,实质就是与对方厂家联络感情,少不得要吃吃喝喝,再送点儿礼物,绝对是一桩美差!厂长就是看中老尹的堂堂仪表和巧舌如簧的口才。老尹也是不负重托,应对自如,很得厂长的赏识!一周后载誉归来,厂长不忘老尹此行中的劳苦,正琢磨着如何要重奖他时,突然刹住了车!怎么回事呢?

原来,回厂还没两个时辰,全厂上下、不论是厂级领导还是扫地勤杂工都知道厂长在外面吃吃喝喝的事啦,就连那菜一道一道是什么,怎么上的,甚至厂长说什么,怎么个表情都一清二楚,特别是那些散‘德行’的事也都一滴不落地讲出来!厂长听后把鼻子都气歪了,一问,敢情都是老尹的‘功劳’!  老尹还在眉飞色舞地给电工哥们儿讲的带劲儿,被人一嗓子给叫到厂长办公室。一进门就----

于是,老尹被停止了工作。让他到劳资科办的‘学习班’报到,整日学习厂的规章制度。如果没有部门接收就一直学下去,且第二个月只发生活费。这回老尹可真傻了!

工会张副主席得知消息,找来老尹劝说:“你看你挺机灵的人,怎么就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呀!你瞧这糟糕不糟--” 这时的老尹自然知道自己错了:“可我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呀!”主席急了:“管不住还行啊!你傻呀?听说还要给你奖励呢,这也黄了吧!----”见钱没了,虽然老尹肠子都悔青了,这时成了‘煮熟的鸭子——肉烂嘴不烂’,反倒强硬起来:“他厂长能做的事,我就不能说啦!”气得主席:“好、好---你能说,你能说----我不管你了!---”

      说是那么说,可张副主席见老尹的此情此景还是于心不忍,他与我深交,就请我伸把手帮一帮。我与老尹原本就相识,又刚好此时企业要成立‘护厂队’正需要‘壮丁’,于是将老尹招至麾下,当了一名相当于眼下的‘保安’的护厂队员。虽对老尹有些委屈,但总比在“学习班”强啊! (上)
  评论这张
 
阅读(697)| 评论(1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