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是孽债?(十一)  

2014-11-15 12:10: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一)

 

这是我当队长几年里遇到的头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家庭纠纷就这样过去了。这种事在这民风淳朴的小山村是极少发生的,连当了半辈子队长的根胜老汉都说没见过,让我赶上了,算是我长了见识也留下来深刻的记忆。所以今天讲来还这么详细、清楚!

哪知晓事情并没有就这么过去。按理说都已然闹到这么厉害,那薛三板与吴成还不见好就收?没有,两人并没有断开,情深意长地依旧暗中往来着。

直到这年深秋的一天,吴成在家里整理自己的箱子,露出一对新枕套,让我有了新发现:这件手工做的却做得十分精美的床上用品,一看就是非常之人送的非常之物。

“这是谁送给你的?”我只是出于好奇,并没有打算非闹明白。吴成面带微笑没有回答。是不便说呢?不屑说呢?还是不好意思说呢?反正是没直接说。那微笑却已经告诉我他心里甭提有多美啦!这会儿,我多少有点儿羡慕他。庄户人天亮起来干活儿,天黑上炕睡觉,哪有时间做针线活。这一针一线得多少工夫、得多么不容易啊!要不是以心相许,谁又舍得呢!这就是女人的心啊!离家这么远的农村身边有个女人惦记着确实是件非常美妙的事!

“我跟她好啦!”他声音不高,我听得却很清楚!可没提名道姓我不知他在说谁:“谁呀?你跟谁啊?”“三板呗!”“怎么啦?”“我们俩好了!”“这我早就知道啊!”我说完立刻停住了,我听出他说的‘好了’这两字他加了重音。这意思就不一样了!我突然意识到这是男女之间那种好,那就是他俩干‘那个’啦!

“啊?!”我一直以为他们是那种挺纯洁的朋友关系,俩人都是特老实本份的人能干出什么出格的?就连薛三板和吕冻子闹纠纷砸锅那回我都以为是吕老汉误会了呢,怎么会来真的?我吃惊不小。

“真的?”这回轮着我加重口音了,吴成倒挺平静,他点了点头。

我真的不赞成他们这样做。先把道德搁一边,要造成后果怎么办?比如:两口打架;闹离婚;投井上吊----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我得好好说说他。可又不便说得太重!于是我郑重跟他说:“这事我得提醒你,你跟人家好,人家三板是真跟你好吗?”问话的意思是给他撤撤火。吴成非常自信地说:“她就跟我一人好!” 我不信这话,薛三板虽然人不错,也很难说的,当地人不太把这种事当真的。于是又警告他,他还是那句话:“她就跟我一个人好!别人?”他笑着半眯着眼摆了摆头。 他那轻蔑的微笑和讨厌的自信惹恼了我,我说:“我敢跟你打一赌,薛三板不可能就和你一人好,换个别人也一样!你信不信?”吴成脸上依旧带着笑,微微低着头,不大的眼睛从白框眼镜的上边看着我,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般。这简直是成心拱我的火:“你不信是不是!好,咱们这么办,我就找个人试试!”停了一下,这事能找谁呀?“咳,我也不找别人了,就是我去。好不好?我今天就去!”

看看窗外天色已然擦黑,正是该做饭的钟点,到人家也不是‘办事’的时候,只好吃了饭再说了。踏踏实实吃完饭我又把这事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觉得这事办得实在有点儿荒唐!不过,话赶话顶在这儿了,也不好翻悔。再者,为了吴成别做糊涂事倒也值了。为朋友两肋插刀嘛!

天黑洞洞地来到三板家,没有吕冻子在是‘方便’了不少,径直走到跟前“咚、咚、咚”敲门。听到里边有了动静,接着传出三板的开门声,“来就来了吧,还敲甚门呀?”她笑着说,准是以为吴成来了,等抬头一看是我,愣住了:“咋会是你?石官儿!”我也觉得有点儿别扭,大黑天的跑到一个孤身女人家。顺口应着:“诶、诶。”“你有事啊?”“是,有点儿事。”“甚事呀?”三板虽是笑呵呵问的,却问得我一下说不出话来。只能先找个话遮一遮:“咱坐下来,慢慢说。”三板瞪着好奇眼睛看着我,轻轻地坐到了炕沿,心说:“这石官儿,今天是咋地啦?”她觉出我有些反常!”

是啊,谁干过这事呀!我多少有点儿紧张,咳嗽了一声之后说:“是这么回事。三板,你跟吴成好的事,我知道了。是吴成告诉我的,其实我以前也知道。这事吧----  其实也挺好的,是吧!我本不该管,可是吧,我和吴成说好了,还得来问你----是这么回事-----我呀问你----”我这语无伦次一通说,三板竟听明白了,她愣在了那里,真的认真想了想然后轻轻地点了一下头:“嗯呐。”“什么意思?”我叮问了一句:“是愿意?”“嗯呐。”她答应着,脸微微泛红,说着要站起身来。我连忙拦住她:“不用、不用,我只要你答应,你愿意就行了!”我兴奋地跳起来,也顾不上和三板打招呼告别就三步变两步地跑回了家。

到了家看见吴成还原地不动地坐在那里,我故意阴着脸没着急说话,吴成绷不住了:“怎么样?怎么样?”他看了看我的脸色,突然站起身笑了起来:“呵呵----我说什么,你不信啊!怎么着碰一鼻子灰吧!呵呵----”这时,我也笑了:“傻哥们儿,她同意了。她也愿意和我好!”吴成的笑声猛然咔住了:(十一)

  评论这张
 
阅读(2446)| 评论(7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