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是孽债?(十二)  

2014-12-01 10:32: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二)

  “不可能,不能够!”“不信,你问她去呀!”看我那认真的样式,他沮丧地坐了下来。我叮了他一句:“不许跟人家发火啊!”接着我简单地讲述了一下如何与三板说的话,她是怎么答应的。吴成彻底认头了。

此后不久,吴成接到北京批准他‘返城’的通知,自是欣喜若狂。大伙也跟着高兴,没有人再把他和薛三板这段情缘放在心上,更不知道吴成是如何了断的,给我的感觉双方是相安无事的。万没想到时隔近40年又传出这近似于孽债的故事来!

故事转回到在丰镇的薛三板家:    三板正悄悄地和我讲述着当年为了吴成和公公吕冻子闹饥荒的事,有高林林和白发老太在场,她不便明说自己与吴成的那种关系,但讲述的实事已然证明两人确实做了能生孩子的行为,那我就更关心三板的二闺女到底是不是吴成亲生的,事情后来又怎么样啦呢?机灵的三板看出我的心思,要告诉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又止住了,她是不愿意让旁边的高林林他们听见,主要是不能让儿媳妇听见。她沉思了一下忽然大声地说:“哎,石官儿啊,你不知道咱村的张四泉也住在这附近。咋,咱们去看看?”张四泉是复转军人,也曾落户西孤山村,是个很有个性、有故事的人,我倒真的很想见到他,听三板一说,我赶紧问:“他在哪里住?”“离这儿越发不远远儿!”“那咱们快去看看!”于是,我们俩就借故走出了小院。

边走边说来到那片大空场东南角一座居民楼跟前,由于楼临街下面低层都是商户,虽不繁华却也有些杂乱。三板找了找并没有见到张四泉:“咳,平日里就在这里,今天怎么没在啊!”我也觉得有些失望,正要回头走开,看见一个白发老头畏缩地蹲坐在墙根下。三板一下认了出来:“这不是吗!这就是张四泉啊!”我连忙蹲下身来仔细辨认,果然渐渐看出了张四泉的眉眼来:“对,就是他!”近40年不见啦!我有些激动。张四泉却无动于衷,他缓缓地眨了一下眼,用那呆滞的目光望着我,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三板连忙告诉他:“这是知识青年,石队长。”他没有反应。我把脸对着他问:“你不认识我啦?”愣了一会儿他点点头,我以为他真的不认识了,接着他含含糊糊地说了两个字:“认识。”哎,他点头敢情是表示认识,认识怎么毫无表情呐!我心里有些纳闷。三板说道:“张四泉,也八十岁啦。他儿子进城后开了个玻璃店,挺忙也照顾不了他,他没事就整天圪蹴在这儿闲呆着。没人搭理他,他也不搭理人!看见他就中了,咱们走吧!”我感觉没说说话就这么走了,有些遗憾。但又能跟他说什么呢?!望着当年那么生龙活虎、那么能惹事生非的后生竟变成如此痴苶的老人,我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往回走的路上三板抓紧时间和我说着。不仅说我最关注的孩子问题还说其他的事,凡是当年在村里与知识青年交往的情景,她就有说不完的话。通过对往事的回忆其实她还是表达对吴成的想念!见她情真意切的表情,那脉脉含情的样子,思念之情溢于言表。让我很是感动!想起来之前吴成在电话里讲述的情况,我有些百思不得其解:薛三板既然依旧情深似海,为什么还要到北京苦苦相逼要做什么亲子鉴定呢?这到底是这么回事呢?心里虽然疑问重重,但又怕直接问会刺激、伤害着薛三板,于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忍了好一会儿,猛然觉得不对:“我费力吧叽来找三板是干嘛来的?!”于是还是问了出来:“我听说,你专门去过北京?是要找吴成闹清个啥?”虽然尽力把话说得婉转些,但三板还是有些急了:“怎么是我要找他的呢?是大队要调查的嘛!他们专门到北京去调查的!”我不相信,问道:“是他们跟你说的,还是你自己猜的?”三板顿时声音低了下来,停顿了片刻她嘟囔着:“是俄自己猜---”我立刻解释道:“咳,高支书上北京这事我知道的。他是要买汽车的!他到我家吃的饭喝过酒,我也给他联系过卖家。这不会有错的。”三板一下没了声音,我又问:“听说,你还去过北京?那是找谁呀?”“俄是去过,找到竹花,(竹花是当地姑娘,后嫁给知青王建群,一直在北京居住。)住到王建群家里。那是因为孩子病了,是到北京给孩子看病!”“噢!原来是这么回事。”我的心一下放松了不少。 

接着,她把事情的经过讲了讲。

那是15年前,也就是1998年的秋天。薛三板唯一的男孩得了一种怪病,先是在身上出现一小片白色皮肤,后来发展到胳膊上、手上,因为这病不影响吃不影响喝的,并没有当回事。不想这病情逐渐加重起来,最后脖子上也有了!并且还在发展----  薛三板夫妇这才着忙去问赤脚医生德奎这到底是什么病,德奎是个乡土大夫,也说不清楚这种怪病。平日里自称百病能治的他只是皱着眉、摇着脑袋说这病可不太好!吓得两口子赶紧着到县医院,县里的医生告诉他们:(十二)

  评论这张
 
阅读(2321)|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