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是孽债?(十三)  

2014-12-15 08:42: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三)

“这病叫作‘白癜风’病,目前还没有专治特效的方法。咱们这小医院更没有办法!这病本身不会要了性命,主要是并发症后果严重!”原来这不碍吃不碍喝的病这么厉害,即便要不了命,这手、脸皮上白不列且、花了咕唧的以后找媳妇也困难啊!再加上整天见儿子撓着白皮肤痛苦地喊着:“痒啊、痒啊----”实在是太难受!两口子开始担忧犯愁了,这可怎么办呢?思来想去必须得给儿子治病!到大地方、到大医院去给儿子治!就是砸锅卖铁也得去啊!可去哪儿呢?出了丰镇县城咱是哪儿不知道谁也不认识啊!还是那德奎心眼活泛,他告诉薛三板:“那些北京知识青年不都是回城了嘛!去找找他们不就中啦!”经赤脚医生德奎的点拨,薛三板心头一亮!(此时是不是勾起对吴成的思念,她讲述时没有说,我想这心头一亮定是想起他来啦!)于是,他们费尽周折找到了嫁给知青的当地姑娘竹花家里,托人捎话请她帮忙打听并要到在北京的住址。

把家里全部的存钱都拿出来,数了数也就五十六块多,又卖了一只羊,再村里亲戚家借了一些,凑了凑共有五百二十块钱!本想两口一块带着儿子去,可不行,还有两个女儿在家,不放心不说她们还得吃食呢!再说多去一个人就多一份燃嚼,兜里带的这几个钱,看病还不一定够呢,哪还舍得再花在吃喝上!那让谁带着去呢?

当然是吕连奎去合适。父子一块起居自然要方便的多,也安全得多呀!可最后决定还是三板带着去。为什么?很简单,到北京是去干嘛呀?不是去看病嘛!要从看病角度考虑,那薛三板比吕连奎可就优势多多了。三板和知青的关系要近好些,特别是和吴成那就更别说啦!但凡遇到些困难得到帮助要容易得多!再有一条,这是三板后来跟我讲的,就是要到北京与吴成会一会,有些私密的话要说清楚!有这一条此次去北京必然是三板带儿子去了!吕连奎一点儿都不偢,这里边的‘蹊跷’虽然没有明说但心里跟明镜似的,便主动让贤,自己留在家里伺候两个女儿,且静候佳音!

薛三板带着16岁的儿子,口袋里装着全部家当登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12小时后在北京南站下了车。第一次来北京,又没人相跟着,当她母子俩的脚踏上这座大都市土地上的一瞬间,她立马意识到自己到北京看病想得太简单了!因为此时的她连东西南北都辨不清,更甭说要找到这城里的胡同、大杂院啦。那以后到大医院看病就更不知道会遇到多大的难处哪!

背着行李领着孩子好容易随着人群一起出了站台,来到广场一看傻眼啦:人乌泱乌泱的,站着的、坐着的、走着的,这里的人甚至比全丰镇县城的人都多!怎么找到王建群家?怎么坐汽车呢?只有硬着头皮去打听问路。她站住身四面环顾,看见一位穿铁路制服的男人,便迎面走过去:“俄盟似缝正仍,岛被井砍个饼,曲孤陋咋地个走哇?”这句“我们是丰镇人,到北京看病。去鼓楼怎么走?”让她说的比外国话还难懂。那同志耐心地听了两遍,还是没有听明白。薛三板叫过来儿子,儿子上学用的是普通话,应当可以说清楚。可钻灶这孩子自得了病之后就不愿意接触人,特别是在北京见生人。在母亲的强压下之说了个:“去鼓楼。”便再也不说了。薛三板急得抓耳挠腮,猛然想起口袋里有一张写着地址的纸条,这就是女儿怕妈找不到地方专门给写的。她掏出来展开,上面工整地写明“北京东城鼓楼东大街252号” 。多亏这鼓楼是有名的大地方,凡北京人没有不知道的,于是那男工作人员告诉了她娘俩要坐的106路无轨电车。

终于到了鼓楼。站在高大的红墙下面,薛三板没心思去欣赏这古老的宏伟建筑,心里只是惦记着要找的这252号院子在哪里?打听过路人因为口音又碰了两回钉子,她只能自己挨门挨户、一个院一个院地寻找。可在街面上找了两遍,就是没有!第三次,她总算在一个公厕旁的特别窄的胡同里找到了这个院。胡同很小,还不通行,可这院子很大,是个大杂院。

母子俩站在院门口朝里望了望,横七竖八地盖了些小房,也不知王建群住的是哪一间。不敢冒失地闯进去,薛三板在原地喊了句:“汪减群!”那声音带着颤抖传了进去,没有回音。愣了一阵儿,她又喊了两声:“汪减群!竹花!”这声‘竹花’有了效果,坐在屋里的竹花,敏感地听到了这带有浓重乡音的呼叫。立马站起身来,迎到了院门口。谁曾料到在这繁华的大都市里能见到自己小山沟的乡亲,虽是乡下人也属于“他乡遇故知”啊!两人见面的欣喜之情是可想而知的。搂呀、抱呀好一阵儿之后,薛三板母子被带进王建群住的房间里。这间平房是在院子最背静的东南角,虽是正房,挺高大,却朝向为北,也就是南房。北京人叫‘倒座房’,所以有些阴暗!

薛三板母子俩提着行李进了屋。她一抬头看见床上躺着个人,那人欠了欠身算是打了招呼。刚进屋眼睛有些不适应,停顿了一下,她看清楚了:是王建群!不由得奇怪起来,咋?大白天还躺着不起呢?(十三)

  评论这张
 
阅读(2331)| 评论(7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