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是孽债?(二)  

2014-06-15 07:48: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


想一想该看的也看了,该见的也见了,40年来一直期待的回村看望竟然就这样草草结束了。心中的失落可想而知。于是乎,见见薛三板的事变得重要起来,这原本想搂草打兔子的活儿眼下反成了正事!

哎,是啊!怎么没见到薛三板呐?在村里各家走动的时候,我就在找她,可全村都转遍了却没有见到三板,当时我问身边的社员:“万和,和你问询一个人。”

“你要问谁呀?”

“是薛三板。”

 “她啊,她一家人年上咯刚搬到丰镇县城里住了!”

“噢----”我心里凉了一半。

“那她在县城的住在哪儿啊?”陈万和摇了摇头。

“那村里别人知道不?”

“没人知道。”陈万和说,我的心全凉了。

要是刚来村时听到这样的消息,我或许会有种庆幸的感觉,可眼下不是了,完全不是了!现在的感觉是遗憾!甚至是沮丧。

难道就这样乘兴而来、扫兴而归地空空来一趟!这实在让我心不甘。那可怎么办呢!?村子的败落是谁也没有回天之力,但薛三板,我决心再尽其量找一找,不给自己留遗憾!

猛然间我想到村里刘根柱家有一部电话,有电话必然有外界人的电话号码,说不定就会有在丰镇住的村里人的电话号码!那就不愁找到薛三板!一问果然有一个。这人还不是别人,她是当年大队高支书的女儿——高林林。高支书与我关系最亲近,那高林林岂能慢待我?  得,总算又有了找到薛三板的线索啦。到时候可就指望它了!这让我大喜过望!

谢绝了乡亲们的苦留,当天又坐着那汽车返回了丰镇县城。

在丰镇宾馆的客房里,我匆匆拨打了那个宝贵的电话号码,焦急地等了几秒钟,手机里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谁呀?”虽然那声音变得苍老了许多,但依旧能听出那是高林林的。不由得有些激动:“是我。我是----” 没容我说出是谁,一听是北京话高林林就猜出是我了:“你是石大哥吧!晌午,俄三舅给俄来电话就告诉说---- 对,给你电话号码的就是俄三舅。他还在村里住呢 ---- 他说,你回村来看俄大大了。俄们家早就来县城了----  哎,没有你的手机号,这只等着你的电话。你现在住在哪里啊?”她讲话快得像开机关枪,我根本插不进嘴。终于,她话停了下来。

最诧异的是:怎么称呼起大哥来了呢?当年,在村里我当生产队长,她爸是大队支部书记,我们一起共事、交往多年。绝对算是平辈。她虽没正式称呼叔叔,但也该这么叫啊!如今时隔近40年,怎么跟我这儿叫起哥哥,辈份拉平了呢?

感觉稍有点儿别扭,另一想也是:高支书比我大有近二十岁,那高林林小我也就七、八岁---- 按年龄论,这样称呼也过得去。再者说,这多年不见哪有心思去理论这些,何况还得请她帮忙找薛三板呢!得,叫哥就叫哥吧,还显得自己年轻些呢!

“我住在丰镇宾馆哪!都挺好的。就是这丰镇变化太大,哪儿都不认识哪儿啦!去你哪儿肯定找不到,今天天晚了,你也就别过来了。这么办,明天早晨我在宾馆门口等你!”我告诉她。

“好哦,明天早八点半吧,你今天乏了好好歇歇。俄准点到。是丰镇宾馆吧?”她答应的很痛快。

“是!好嘞!”放下电话,我心好一会儿平静不下来,一是我最亲近的高支书家竟然联系上了,又是这般的顺利,让人兴奋;二呢,破解薛三板的故事有机会延续了。让我期待!

晚上,一路上的舟车劳顿让我睡得很香,再一睁眼已经东方鱼肚白,看了看旁边另一床上的同学还在睡着,伸了个懒腰便轻轻地穿衣下了床。谁知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床上那哥们说:“你老哥,做什么好梦呢?怎么都笑出声儿来了?!”原来,他也醒了。听他这话,甭说,肯定是昨晚的高兴事夜里做梦又重现了,可睡得太实连梦境一点儿都没留下!我没有不好意思,反问道:“怎么?打扰你睡觉啦?”“可不,快天亮了,才又睡了个回笼觉!”“得,今儿早点我请了!”我笑着说。 

两人到街边寻到一家标有‘北京小吃’的饭铺,每人来了一碗豆浆、两根油条。然后抹着嘴回到宾馆门前,看看表还不到八点,可又没有别的事,索性让同学回房间自己就在这儿等高林林了。

过了一会儿,见有个人走过来,往宾馆大门里望了望,就站住了。我看他是个男人也没往心里去,那人站了好一会儿,脸上有着急的表情,开始时不时的看手表,接着,他拿出手机打起电话,拨了几回,终于讲话了:“嗳---姐呀---我没看见啊,没有人!他怎么连手机也不接啊----”这时我察觉到这位是找人的,会不会是找我呢?我不就是等着人来找吗!想着赶快迎了上去:“你是----”他一听是北京人立马回过味儿来:“您是石大哥?”怎么也叫大哥呀?我看这岁数差的可不少啊!顾不上都想,我答应着:“是啊!你是----”他一边和我握着手一边对着手机喊:“姐,找到了!找到啦!”说着挂了电话。(二)

 

  评论这张
 
阅读(1601)| 评论(9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