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是孽债?(五)  

2014-08-01 16:44: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五)

呵----家总算是找到了,可人呢?!敲了敲玻璃窗,没有人应。我和高林林沿着墙找到院门,一劲儿暴捶,竟也没有一点儿回音。家里没人!我二人对视了一眼,那眼神告诉对方:“莫急。这家都找到了,还愁找不到她人!”

不一会儿,高林林领来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说她认识薛三板的儿子家。

白发老人把我们带到了一个院子。在进门的当儿冷不丁觉察出这院门有些眼熟,哎,这不就是我和高林林找的第一个院嘛!用眼瞄了一下高林林,她也正奇怪着,不由得哑然失笑。房门开处走出一个女人,有三十多岁,矮个儿,微胖。她见一下走进三个人来,还有两个生疏的,脸上惊奇的表情中带着几分不悦。老人高声说道:“钻灶家的,这是北京来的知识青年找你婆婆的!”没有介绍我已知晓了这女人的身份,原来是三板的儿媳,由此情绪也就放松了些许。高林林本来就没把对方当回子事,也就不存在放松不放松了。那女人也没有因为我们是长辈而挤出一丝的笑容,抬了一下胳膊算是给我们让进了她家屋里。

进到屋里,我们仨客人就坐在客厅窗户跟前的转角沙发上。“你婆婆叫个甚?她是不是叫薛三板?”高林林不放心,在‘审问’着那女人,那女人被问得眼睛睁得挺大,

一个劲儿的摇头:“我不知道,真的不清楚!”“那你男人是不是姓吕?”“是呀,那咋啊?”“那就对上了!”“啥对上了?你们不是要找我婆婆吗,她去干活儿啦,我去把她找回来,有什么事你跟她说就是了!”那女人说着慌慌忙忙地出了屋门,高林林追着问了一句:“她做的是啥营生?”也没得到回应。

那女人出去了,身后的院门“砰”的大响了一声。白发老人见帮忙找到了人很是兴奋,和高林林唧唧喳喳地说成一团,我听不清说的是什么,更插不嘴,就背对着窗户静静地坐在沙发那里,耳朵支棱着听外面院子里的动静。盼望着那薛三板能快点儿找回来!

觉得过了好一会儿时间,“咣噹”一声大铁门响,院门被撞开了,接着是“咚、咚、咚”的脚步声,听得出人来得很急。我连忙侧过头去看,已经不赶趟了,只是余光中一个人影晃过,那人是跑着进来的,已经在开屋门。就这么快,等我立起身来,门口站着一个人。那是个瘦小干瘪的女人,岁月在脸上刻满了深深的印痕,使得那白皙的皮肤也变得暗黑无光,只有那眉眼、那小小的嘴、那薄薄的唇还能显现出当年的美丽与丰韵!她就是薛三板。

在薛三板进屋的一刹那,我愣了一下,是因为找她找得太辛苦啦。她却呆住了。也不知那儿媳妇跟她是怎么讲的?一般的估计,准会说有人带来个北京的男知识青年找你!那么讲就崴了,不用说她肯定以为是吴成啦,阔别40年千里迢迢来看望,换了别人也没有这份情义啊!这魂牵梦绕的人猛然的出现,自然会让她大喜过望;但来者不是梦中人,又会让她大失所望!这一喜一惊让她呆住了那是很自然。不过瞬间之后,她缓过神儿来,一下扑了过来,刚好在我的侧面,于是两只手抱住我的一只胳膊紧紧地不肯松开,脸上满是笑容,眼泪却大粒大粒的滚了下来,许久止不住。嘤嘤地说:“怎么会是你呢?!怎么会是你呢!----”不知她是惊得没想到是我呢,还是怨得不应该是我呢!此时我已经不必要搞清楚她的真实意思,完全为其的情绪所感染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表示深深地理解。

“这是个高兴事,咋反倒哭起来啦----”高林林大声劝解着。那老人也紧跟着:“哭个啥嘛!人家远远地从那北京大地势来咱这小丰镇看你,这是个多么高兴的事呀!快别哭啦,你就不知道他们费了多少地成色才找到你家!咳----”薛三板用袖口擦了一下眼角:“俄这哪里是哭啊!俄这是欢喜的----欢欢地你们坐哇---”接着回过身去对呆呆站在旁边的儿媳妇说:“去倒些茶水来!再去端些果子来!”儿媳去沏茶倒水,等端盘子上来时,那三个女人已经热烈地拥到一起,反倒把我‘冷落’到一边。晚辈儿的女人看我一个人便把盘子放到了我跟前,红艳艳的果子十分诱人,我拣了一个放到嘴里,酸甜可口,于是把果盘端到那三位中间让她们品尝,也是借机‘拆散’她们。高林林和老人喝着茶水、吃着槟子一时把薛三板解放出来,她有意无意地又走到我身边压低声音说:“你们日子都过得好吗?那个他,就是吴成也还好吧?”听她主动提起吴成,我有些警觉起来:吴成不是不让暴露他的信息嘛!于是答道:“还好,还好。吴成应该也还好吧!”“咋,你还不知道他好不好?平日里你们不咋往来?”“嗨,各有各的家,各过各的日子,还真的不怎么联系!再说北京可不比你小县城,串个门也挺费劲呢!”我尽量把话说得严实一些。薛三板听我这么说多少有些失望,她边说话边朝房屋里间走,让我不得不跟着了过去。来到那小储藏间前,我冷不丁抬头一看墙上有一张大照片。是个全家福,中间薛三板与丈夫吕连奎坐着,周围是两个女儿和儿子儿媳,共六个人。薛三板站住了,指着照片里的人问我:“你看,这里的娃有没有长得像谁?” (五)

 

  评论这张
 
阅读(1977)|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