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是孽债?(六)  

2014-08-15 10:10: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

其实,在我猛看到这幅照片时就萌生出这样的想法:不是说有个孩子是吴成的吗?要真是怎么也会长得沾点像儿吧?我倒要从这遗传学上找出个说法!正细心看着听她这么一问我一惊!心说“像谁?肯定是像吴成呗!”她怎么这样直截了当啊!还真是出乎意料。既然她都这样不遮不掩的,我还顾忌什么:“那就先让我好好看看!”我把这几个孩子与脑中的吴成影像一个一个的比较了一番,不联想还好,这一联想还真发现了一点儿端倪。怎么说呢,这薛三板是四方脸,她丈夫黄连奎是大圆脸。而吴成是瓜子小脸,你猜怎么着?还真有一位女孩是小瓜子脸。我端详了又端详,笑了。难道这真是吴成的劳动成果?!

为什么发笑,连我自己也说不清,只是觉得这事有些好笑!它让我联想起村里曾发生的一件类似的趣事:

“当年这村子里,有个名叫辛垠垠的老汉在年青时不很本分,偷偷摸摸与薛家的媳妇有染,可谁都没有亲眼看见过,没有真凭实据沸沸扬扬地议论之后也就不了了之,那辛老汉还站在村里大骂了一天没人敢回嘴。这事也就过去了!多少年后薛家的五个孩子渐渐长大,个个眉清目秀、肤色白皙,却只有一个与其他兄弟姐妹大不相同,他不光长得贼眉鼠眼,还有一个大红鼻头。那模样活脱一个辛垠垠!没见过辛老汉的人都对薛公子的长相表示诧异,见过的人无不掩面窃窃而笑。辛老汉羞臊的恨不得找条地缝儿扎进去。此后,村里人都会对干坏事的人说,别以为没人看见,老天爷在上面看着呢,小心跟辛垠垠似的!”

薛三板见我盯着那女孩笑了,会意地说:“这是俄二女子,另一头的是俄大女子,中间站着的男娃是俄儿。咋?你也看出来啦?就是她!”为了确定她用手指了一下二女儿,我点了点头。“像不?”我没回答,反问道:“还真是吴成的?”薛三板那满是皱纹的老脸竟然泛起了红晕,就她的言谈举止很明显这不仅是羞怯的反应,也是幸福的享受!

“你还记得不?那天的傍晚,你从我房里出去,被我家的老鬼撞见,他回屋端一盆脏水, ----”她歪着头,眯着眼,深深地陷进记忆当中,那状态一下就回到了38年前的场景中。我跟着她的讲述,也在脑海里极力地搜索着:“你家老鬼?”“就是连奎他大大。结果,赶到门口泼在你身上!----”“有这事?”“咋没有?你咋忘啦!”我记忆中没有这样的情景:“没有啊!”“咳----你咋就忘了呢?!后来俄可不干啦,跟那老鬼闹了起来。结果把家里的水缸、铁锅都砸了----”“噢,你说的是这档子事,那我可知道。最后还是我帮助解决的呢!那怎么是我呢?那是吴成!”这一句话提醒了薛三板,她的脸“腾”的一下红得比刚刚更厉害,不好意思地说:“咳呀,这可咋说呢,俄咋就一阵一阵地把你当成了他----”嗨,她合着把我当作吴成啦,怪不得连那语调都变得不一样呢!薛三板更正道:“是呀,是吴成他。他刚刚从俄那屋出来,走到堂前就遇见了连奎他大,结果被那老鬼端一盆脏水追到院子泼了一身。这不就是冲着俄来的嘛!他是看俄老实好欺负啦!----”薛三板说着说着横眉立目、眼中满是泪花,渐渐沉浸到对往事的回忆中,我也跟着她的描述一起又回到了38年前----

那是1975年,也是我当生产队长的第二年。这年的夏初,地里播种完还没出苗,是个小农闲,大队革委会召集生产队干部办‘学习班’。这天,在从大队回村的小路上我跟根胜老汉正商量着皮车外出搞副业的事,他突然问我:“嗨,你屋里的吴成每天个做些个甚?”他这一问问得我一愣。老汉从来不关照知青平日里干什么,今日这是怎么啦?我想了想说:“能干个甚?我还真闹不机密。”跟老汉说话我尽量用当地话。老汉不再说了。

回到村,他没有回自己家又径直奔知青院,进了我的窑,直接上炕往被摞上一靠,双手枕到脑后,一双大眼直盯窑顶也不言语声。我早已然熟悉老汉的习惯,也不用搭理他。过了一会儿,老汉说话了:“你说,咱队上的皮车走了有几天了?”“今天是第五天了。怎么?有事?”“没甚。就是那吕冻子找我,让我少派连奎出车,特别是出外工!”“那为什么?”“他说,连奎家的三板让他不歇心。”连奎是吕冻子的儿,薛三板是连奎的媳妇。是公公对儿媳妇不放心!“啊,有这事?那哪男人是谁?”老汉不再言语。老汉曾经跟我说过村里甚事都可以管就是这男女搭伙计这事不能管,管不好是要出人命的!他这不说话的意思就是:‘你别掺和啦!’ 我也知趣就不再问了。老汉又躺了一会儿,来了一句:“走喽”站起身来走了!

哎---- 这老汉今天怎么有点反常啊!往日里他不管有事没事、有话没话的总是仰巴到院墙那边的家人来喊他吃饭为止,有时说到兴头儿上连吃饭都不走,今儿个怎么话刚开个头儿就走了呢?这里边肯定有事!(六)

  评论这张
 
阅读(2147)| 评论(10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