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是孽债?(七)  

2014-09-01 08:57: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

想到这里,我要到连奎家看看到底有个啥事!刚出窑门看见社员陈金海从眼前的小路走过,于是叫住了他:“金海,你这是要干嘛去呀?”金海回过头,见是我叫他忙应道:“我没甚个事。咋?石官儿你找我有事?”“来,那你过来一下,我跟你说。”见金海走进跟前,我低声跟他说:“我要找薛三板有事,你给我到连奎家看看,她在不在家?”金海时常闲着村里转悠。“噢,就是个这?”我点了点头,金海屁颠屁颠地走了。我心想这倒不错:不用自己跑腿儿,就闹清楚是谁是连奎家‘搭伙计’的嫌疑,还不显山不露水的!

不大工夫,金海回来了:“三板在家呢。” “那家里还有别人吗?”“有啊!还有一个人。”“谁呀?”我就是要知道这个人是谁!“就是你家的吴成。”“啊---怎么会是他呀?!”很出乎我的意料,不由得喊出声来。金海倒觉得奇怪,顺口说:“咋,吴成常去啊!”

噢,明白了!全明白了!  怪不得根胜老汉不往下说了呢,原来是不便说了。也难怪吴成这好长些日子,在家里呆不住呢,有点空闲就溜达出去,也不知道到谁家去了。只以为老实巴交的他就好玩个牌,不敢定窝在谁家‘敲三家’呢!万没想到他会有这一出!听金海一说,合着村里人都知道,就是我还蒙在鼓里呢!

说实在的,我原打算就是随便问问,心里知道是谁在薛三板家也就算了,别村里有事我这当队长的不知道!可这回崴啦!轮到知青的身上,特别是吴成的头上,我们俩一个锅里吃饭啊!这就不能不管啦!没辙,我怎么也得真的到连奎家去看看!

要去也得有个因由啊,不然会让吴成察觉出来,都尴尬。想了想还是先绷一绷,等做完了饭再去。

蒸好了莜面窝窝天已经擦黑儿,村里各家的烟筒冒着淡淡地青烟,我手里拿着一个大搪瓷碗走出了知青院的空场儿,沿着村中那浅浅的大沟往东走,也就十余丈远有个高高的井台,井台上的铁辘轳把儿斜对着的这个院就是吕冻子家。吕家没有院门,门口处两边各栽着一根一人高的石条,石条上各有三个茶碗口大小的圆洞,需用时插上木棍子防止院里的牲畜跑出去,平日里可以随便进出。进了院,靠西头高台阶上有三间北房,高高大大。是大儿子吕黄奎一家居住。挨着东山墙矮下一截儿是三间土窑,是二儿子吕连奎居住。窑是一明两暗,堂间和西边的住间由连奎小两口起居,平日存放杂物的东间窑现在吕冻子老汉住着。

我来到土窑门口,见东窑窗户黑黑的,西窑里早早地点着一盏小油灯,怕屋里人有什么不方便,临进门前我先大声咳嗽了一下,不曾想东窑的老汉却狠狠地回赠了一声,那意思明显是警告“非儿勿扰”。我倒没有往心里去。进得中间窑里一下觉得黑糊糊的看不清东西,自然脚下放慢了,刚摸到西间的窑门就听见里面的说话声,男人说:“---- 你说这可逗不逗啊!” 这是我能听到的最后半句,说话的应该是吴成,话音未落那女人就“咯咯----”的笑起来。这笑的就是薛三板。听到里边的动静我那摸到门板的手用力一推,随着“吱扭”一声门轴的响声,我已然出现到进到了里面。不知为什么我动作要那么快,大概是那种人人都有的好奇心理所驱使。炕沿上的小煤油灯被突然打开的门带出的风吹得来回摇晃,昏黄的灯光把窑顶和家具也照得忽明忽暗地摇晃起来。炕上侧盘腿坐着两个人,挨的很近,就是三板和吴成。两人的笑声突然止住,估计被惊着了,但又惊而不慌。那脸上的笑纹没有逝去只是增加了一些吃惊的眼神,依旧是一副沉稳的神态。看两人的神态就根本不像是‘搭伙计’的。‘搭伙计’的男人都是为了下身那三寸的玩意而苟合,所以来去匆匆,不用说被人堵在炕上,就是偶被撞见也会是魂飞魄散,早已落荒而逃,哪有这般从容?!

见我进来,吴成没有动身,那三板赶忙从炕上往下出溜,边说:“刚听那二拐子金海说你要找我,这不我就没敢动窝。有个甚事啊?”“没什么要紧事,就是出车的连奎有些不放心家里,捎回话来让我来看看你!”我特意把‘不放心’这三个字加重,说给二人听,那吴成是非常细心的人,看得出他心里微微一震。三板倒很随便:“看我,我可有甚好看的?”“连奎说要是有什么难处,就跟队上说!”“那你就告诉他我甚都好的,不用他惦记,”“那就好,反正我把话带到了!吴成,我刚把饭做好才来的,回去吃饭吧!三板,我也不能白来,顺便要个酸胡萝卜回去蘸窝窝吃!”“有、有,我去给你拿去!”三板连忙答应着,像是巴不得似的,说着她接过我手里的搪瓷碗就到外间窑的缸里夹胡萝卜了。吴成听我说已然把饭做好了,才意识到时间不早了,回头看了看窗外,天已大黑,于是朝我笑了笑,从炕上下来,对外间的三板说:“多舀点汤儿!”三板手脚麻利已把酸菜端回来,朝吴回了一眼:“那还用你说!看看够不?”我伸过头一看:好嘛,满满一碗!吴成听了三板的话呵呵笑着,看得出两人这纯属是在逗闷子!那一眉眼都充满着情意!(七)

  评论这张
 
阅读(2230)| 评论(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