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是孽债?(九)  

2014-10-01 13:31: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

靠在炕边的连奎一伸手拦住了自己的媳妇,那老汉则落荒而逃,接着,窗外院子里传来苍老悲凉的声音:“要了俄的老命啦----”薛三板手中的锤子没有扔出去,把它又重重地丢进了铁锅里,铁锅再次破损,干脆破成了两半----

眼前这一幕,还真是吓了我一跳。三板手中的铁锤是没有扔出去,要不然还真说不定是什么结果,伤着是一定的,砸到脑袋要了那老头儿的命也不一定。这就是说险些就出了人命!完全应了根胜老汉先前警告我的话了。要不都说‘姜还是老的辣’呢!那根胜老汉听连奎一讲就明戏这里边定有薛三板和吴成的事,于是死说活说就是坐在那里不动身。相比之下,我还是年轻啊!虽然也知道掺和这种事没好,但总认为自己清楚吴成和三板也就是朋友关系,那吕冻子不过是误会而已,好好解释解释不就过去了!有什么难的!再说这村里薛三板是最仁义的女子、那吕冻子是最窝囊的老汉,两人能怎么样啊!没想到啊没想到,就这两个最保险的人还真差点儿闹出人命来!这回我算是真真地长了回见识,也冒了一回傻气!

到这时、见这光景,我见好就收吧。于是就对这两口子说:“看,问你什么也不说,我这还开着会呢!不能耽搁。”说着就站起身往外走,连奎拦也没拦住。

回来的路上我还琢磨:“说也奇了怪了!今儿个这俩人是怎么啦?”我想了又想,终于找到了答案,那就是:连奎回家了!

那吕冻子前一段时间就对三板招‘野男人’的行为已然不满,却能忍气吞声主要是因为自己一个人怕惹不起她,况且她娘家就在村里闹起来一定会吃大亏。这儿子回来啦,自己有了帮手不说,这还是为儿子出了口气。自然儿子要站在自己这一边!

那薛三板也有自己的盘算。她屈尊下嫁给吕家就觉得委屈的不得了,‘搭伙计’在当地社员那里都不算个甚,何况我不过是找个知识青年做个伴而已。再说你儿子新结婚就三天两头地往外跑不在家,有个人来家和我说说话怎么啦?你还这么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这不是成心欺负我嘛!要不管管你这老鬼还了得,正好我男人连奎回来了,省得我一个人闹不过你!

于是乎,两个人就毫无忌惮的闹开了。那连奎就出去给马铡饲草这一工夫,回来正遇到两人在院子里开骂。好说歹说总算把媳妇拉回屋,刚劝说几句那薛三板一听不对付抄起这铁锤“噹、噹”几下子就把那水瓮给砸了。当即就把身旁的吕连奎给闹呆了!那铁锤本不是吕家的,那是村里石匠孟关胜老汉的工具,怎么刚好放在了水瓮跟前?看得出薛三板事前就有了准备。想到此吕连奎不由得怒火上升:“合着你是谋准了要闹腾啊!”于是他手指着三板又急又气地喊着:“薛三板,你、你、你这是做甚?你这挨刀侯,你、你不想过日子啦?”那三板原本想借着丈夫在家来为自己在公公面前出口气的,被强行拉回来已经非常恼火,见平日里顺从的丈夫竟然敢骂自己,这让已然习惯了想咋就咋的三板实在是忍无可忍,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了,顺带手就把那手中的大铁锤砸在了做饭用的铁锅里,“啪嚓”一声,锅底露了一个大洞,锤头掉进了灶坑儿里。这下连奎可慌了神啦,本想自己厉害一下吓唬吓唬媳妇,把事压下来就完了,不承想这可完蛋啦,连吃饭的家伙都给砸了!这可怎么办哪?于是抽身去找村干部来了。这就是我们正开会呢,连奎敲窗户玻璃的因由。

那薛三板和她公公吕冻子吵架到底是为什么呢?因为薛三板一直闭口不说,连她丈夫也不知详情,我就更不知就里啦!成为了永久的秘密。直至这次回丰镇,时隔38年之后,经过薛三板的讲述,这谜底才揭开。这故事也才能接续讲下去。

原来是那天吴成又到三板家串门,刚好‘跑运输’的马车都回村了,车倌吕连奎也在家,三个人在西间窑里有说有笑。住在东间窑的吕冻子老汉见儿子多日外出回到家是格外高兴,高兴之余对西间窑的动静也更加处处在意。那耳朵支楞得比门口的黑狗还厉害,一丁点儿响动都不会放过。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吴成竟敢又来了,还在屋里说说笑笑,那平日里憋屈在肚里的怒火又点燃起来,而且烧得更旺!想马上就告诉给儿子又拿不出真凭实据,可就让他这么‘欺负’真是咽不下这口气!

就在这时候,西间窑的木门开开了,趴在门上听动静的冻子老汉连忙闪在一边,只见儿子连奎握着一把镰刀出门朝饲养院走去。老汉长出一口气本以为这吴成会跟着连奎一起离开,那这事也就将就着过去了。“放他一马算啦!”老汉尽量地宽解着自己。不成想那吴成并没有一起出来,门里面的说笑声反而显得更大了!吕冻子心中的怒火又一下点着且要爆发了。真想闯进屋把他拉出来,实在没有这勇气,于是就在外间窑憋着他。

时间就跟停下来一般,走得好慢好慢,吕冻子老汉在煎熬着。终于吴成从西间窑走了出来,老汉“噌”的一下冲上前去。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吕冻子原本就红的那双金鱼眼似乎要冒出火来。(九)

  评论这张
 
阅读(2291)| 评论(8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