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是孽债?(十四)  

2015-01-01 08:42: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四)

 竹花告诉她,原来王建群几年前得了脑中风,留下了半身不遂的后遗症,虽不是特别重,可以自己行走,却需要拄着拐。近日来又感觉不好,所以在家卧床休息。薛三板见状心里有些难过,连忙走过去俯下身:“咋就病成这个样子呢?!咳----”王建群倒还想得开,笑着说:“没事、没事,你们住你们的,不碍事的!”说是这么说,薛三板还是觉得自己在这个时候前来打扰感到心里不安。突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事,转身打开地上的行李,从中掏出一个布袋,指着里面的东西说:“这是莜面!”又拿出一个袋,说:“山药粉子。”还有一袋是黄米。她把带来的东西都翻腾出来,这些都是她特意从村里带来送给王家的,原是对他们的帮助表示谢意的,这会儿又加上对打扰人家的歉意!王建群两口子倒是显得很宽厚,反倒谢起她来。一再地说:“看你这大老远的,还带这么多粮食,得多沉啊!谢谢你啊!”这话语让薛三板心里安生了些。

收拾停当,两个丰镇女人就亲亲热热地用家乡话叽叽喳喳地聊起来,聊着聊着天色渐暗是该做晚饭的时候了。没经商量两人都说吃这莜面窝窝。一来这有刚拿来的莜面;二来做这饭两人都是老手,做别的三板就插不上手了;再者,吃饭的全是丰镇人都喜欢这口儿!于是,和好了面二人一个用搪瓷脸盆的背面、一个在玻璃板上搓起了莜面窝窝。不大工夫,这地道的丰镇饭食蒸熟了。竹花又用肉末、黄花、木耳做了酱油汆儿,这蘸着吃起来又比在内蒙时要好吃多了!扶着王建群坐起身来,把饭桌支在他跟前,就等王家的两个儿子回来开饭啦。王建群坐了一阵儿问道:“怎么还不吃?等什么呢?”三板说:“就等你家儿子回来。”王建群转脸对竹花说:“咳,你忘了?两个儿子不是说有事都不回来吃嘛!”别看他病成这样,脑子还这么清楚!两家人热热乎乎地吃了顿饭。

饭间,竹花关心地问三板打算怎么给儿子看病,三板说:“北京大地势,有个医院就比咱县里的大,找个医院就中,能省点儿钱更好,俄带的盘缠不多些!”王建群点点头:“是呀,这孩子的病倒算不上是疑、难、杂症,按说是个医院就能行!”三板问:“咱们这圪旦离哪个医院近?”王建群想了想:“离鼓楼医院最近,可那是中医医院!要说还是到市第六医院吧,离得也不算远,这医院算比较正规!”“好,明天俄们就去这!”

晚上,薛三板母子被安排住在了王家。这让三板心里踏实了许多,她兜里的钱根本就没有住店的份儿。

第二天清早,薛三板母子去了第六医院。进了医院楼门,见里面人并不多,很快就轮到了她挂号,人家问挂哪个科?她有些蒙,想了想就指着儿子脖子上露出的白皮肤说:“就看这个病!”  人家递给挂号单,她接过来又问了一句:“看病在哪咯哒?”对方回答:“三楼往左拐?”手中拿着挂号单让儿子看明白是那个科室,就按着人家指的方向找到了门诊室,有人正在看病,她们娘俩就坐在门前的座椅上。  薛三板没想到这么顺利!心说,这不是挺简单嘛,马上就看上病啦!千里迢迢费力吧唧地来就是为了这个呀,说刻就要实现了!心里不由得欢喜起来。

见大夫屋里的病人走了出来,她领着儿子进去,让儿子坐在大夫跟前的白漆方木凳上。大夫头都没抬问道:“哪儿不好啊?”儿子不言一声,薛三板赶紧说道:“不知咋地个,身上肉皮宗是一个百晒的----”听不懂的外地口音让大夫停住手中的笔抬起了头,他先看了看薛三板,那别样的眼神使三板止住了说话,她机智地用手扒开了儿子的衣领,大夫顺着那手看到了孩子身上的白癍,随后就用一个手指轻轻往外一摆指挥着薛三板又把儿子的衣领放开。他说:“哦,是白癜风!这病目前还没有什么特效药,也没有专门的治疗办法!”他放下手中的笔接着说:“怎么办呢?只有避免太阳光直晒,这样能减缓病情。再有就是多吃些黑芝麻、黑豆的有好处。就这样吧。”大夫说完愣了愣,就朝门外喊了一声:“下一位!” 薛三板还要问什么,匆忙又走进一个老太太。三板母子只好站起身来朝门外走去。原在心里的欢喜一下都变成了失望:“咋,这么快就看完了呢!就这么说说就完事啦,连个药都不给开?”山沟沟里活着的她真不知道这北京大地势的医院就这样看病!

往回走的路上,薛三板这份难过啊!几次眼泪都要流出来她又强把它咽回去

到了家,连在床上待着的王建群都觉得有点奇怪:“怎么这么快呀?”见有人问薛三板一肚子的憋屈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是呀,快得很呢!白跑了一趟甚没看成个甚!”接着她把看病的过程简单地说了一遍,最后擦了一把眼泪说:“你看,俄们这坐火车远远地来北京看病,就看成个这!俄可咋回家呢?咋跟家里人交代呢!”说着伤心得那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噼里啪啦地掉下来。(十四)

  评论这张
 
阅读(2347)|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