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是孽债?(十八)结束篇  

2015-04-01 14:58: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八)

咳,不管是因为哪个,她就不说我有什么招儿啊?想了想来了主意,我问她:“那吴成是哪年离开咱村回的北京呢?”“那是哪年个来的----”她说不出来,愣在那里。我告诉她:“是19751215日。”我这可不是蒙她,真是这个日子,我怎么记得这么清楚呢?跟您说,我来丰镇之前特意翻了翻我当年的日记本,把这日子给记了下来,就知道会用得着。果然用着了吧!还说咱英明。

薛三板听我说出这时间,连年、月、日都说的清清楚楚,而且不打磕奔儿就说出来,心里明白不会有假。她寻思了一会儿,态度变了,完全变了:“咋,是我记错了?!年头太久了----可我一直寻思着是他走的第二年的夏天呢----”她沉思了好一会儿,不再说话。  是呀,像薛三板这么精明的人会马上从我说的时间算出孩子与吴成是没有关连的。

薛三板的话语和沉默表示她认可自己女儿与吴成没关连,可她的精明或者叫狡猾之处在于:她至终也没说出二女儿的出生年月,那到底是不是吴成的孩子,也只有她自己清楚,我无法得到印证。可哪天她翻口了就又,说不清了!这多少留些遗憾!   当然也有找补的办法,就是去查孩子的户口,那样会真实可靠得多!不过,还没到那份儿上!

不管怎么说,薛三板她认可了,这事算是查清楚了。我高兴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为了把事凿得更实一些,我订对了一遍:“三板,这女儿可不是吴成的,你闹机密了吧?”薛三板嘴里“嗯、嗯”应承着,但声音不高。我又叮嘱道:“三板,你这女娃是和吴成没有任何关系的!是不是啊?”薛三板缓缓地点着头。我的心才完全踏实下来。于是,扶了她一把俩人站起身来往回走。

走得快到她家门口时,薛三板提出要去她打工干活儿的地方跟雇主招呼一声,也顺便让我看看她们制作月饼的工艺,心里高兴我自然答应下来,不过此时已然心不在焉了。在院子里随便转了一遍,主人拿出刚做得月饼请我品尝,我尝也没尝,谢了谢人家就走出院子来了。

回到薛三板的儿子家,高林林和那白头发老人已经等得有些心急。刚一进门就听高林林大声喊着:“你们这是做甚去了!咋还这么工夫长?咱们欢欢地回哇!” 我倒不急,朝她笑了笑说:“好、好,就走就走。”其实我也觉得待的时间有点儿长了。“得,该走了,我。欢迎你得空到北京来做客!”我向薛三板伸出手来道别,她双手握住脸上带着笑可眼里盈满泪水,直愣愣地望着我。良久,突然她松开手说道:“等等,等一等,我有个东西要你捎着, ----”说着她一转身向里屋走去,我们三个客人僵站在门口,门半敞着。说刻她回来了,手里拿着个小布包。一边把包打开一边说:“是我手做的----知道你们也不稀罕,就当留个念想吧!”几个人都伸着脖子往里看。原来是一付纯手工纳的鞋垫,千针万线,结实十分还鲜艳无比。三板拿在手里端详一阵儿,然后把鞋垫递给了我,我正要推托,见她脸色一红,小声嗔道:“不是给你的!就托你捎给他吧!”她声音小得几乎我刚刚能听得见,可我还是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另二位客人。只见她们的目光变得有些异样,我好生奇怪:明明是没听见三板说的话,怎么这般表情呢?我用当地话问:“咋地啦?”高林林瞄了一眼三板,然后趴在我耳朵上悄悄说:“这东西是送给相好的!怎么给你啦?”噢,原来如此,怪不得那模样呢。不过,既然我已知晓个中的含义那也就不能代人受‘过’啦!赶紧摘清自己,解除人家的怀疑。可此时,要说明情况又不能把人家三板的悄悄话给挑明,有点难!  突然,我灵机一动,大声地说道:“三板,你放心,我一定把这鞋垫捎给他!”这回她们清楚鞋垫并不是送给我的。可送给谁的呢?还是不知道!

至于薛三板说的‘他’不言而喻指的是吴成,我俩心里都清楚。这让我、一个旁观者都能真切地感受到薛三板的情意绵绵,里面饱含着她对吴成深深的爱。一个乡村女人对待自己的爱情竟是这般的坚贞不渝让我不能不感动,相形之下吴成的所作所为实在令人难以恭维。以往多年给我留下的良好形象此时大打折扣,即便我努力地维护着这形象。虽然我们仍旧是哥们儿。

谢绝三板一家人的挽留我们出了院门,白发老人匆匆地赶回了自己家,我和高林林则又乘车回到了市里,各自回到自己的住处。隔了一天,我买票乘火车返京。车站上一群乡亲们送行,特别是高林林、薛三板和一起来的五六个姐妹还带着大包小箱的很多的食物,让我十分感动。似乎一下又回到40年前离村时的情景,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故事讲到这里就结束了。搞清楚‘孽债’的事子虚乌有,使我这次回乡又多了一项收获,也算是不虚此行!

 

在后来的一次同学聚会中,餐桌上同学们在推杯换盏,我把吴成叫到一旁,低声讲了与薛三板交谈的经过和结果。他听后自是喜笑颜开,对我也是感激不尽。这是后话。(十八)

                 

                                                                                           2014年2月22星期六

 

  评论这张
 
阅读(2151)| 评论(7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