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外乡人之二 (7)  

2016-01-01 15:22: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七 )

       看来人犹豫,张四泉追问:“你到底打不打呀?”“那你先弄着,我去问问价儿!”来人走了。张四泉不等回信儿,把手头存的几块钢材拿出来,挨着个儿的用手锤敲打出听声音听了一遍,拿不准的两块又用锉锉出亮茬用眼仔细观看,来判断钢材的质量。(那时的钢铁没有、也不可能有标号,什么高碳钢、低碳钢,合金钢、工具钢等等,要判断钢的材质全凭自己的经验)好一会儿张四泉挑出一块。“就是它了,给他们使这块儿满对得住啦!”随后把它放在炉口的焦炭堆里,又加了些新炭覆在上面,并用一块缸瓦盖住,回头对陈保和说:“加火!” 保和用力拉起风箱。“呼哒、呼哒”随着鼓风红黄色的火舌舔着缸瓦喷出来,焦炭渐渐变红,大红、发黄、泛白、炽白。最后闪出耀眼的白光。张四泉朝保和摆了一下手,风箱停住了。他用手锤拨开缸瓦,露出了那块钢,钢已被烧的通体透亮。于是他左手持长把儿钳子夹住它,喊了一声:“闪开啊!”一转身放在了铁砧上,顿时眼前划过了一道亮光,热气扑面。看热闹的我连同周围的人一下向后闪开,险些摔倒。
       张四泉的手锤立刻敲打起来,保和也连忙拎了一把十几磅重的大锤走过来。见保和靠近,张四泉用手锤在铁砧上空敲了两下,接着就使劲儿锤击在钢料上,保和抡起的大锤随之落了下去。接着,手锤打在哪里,大锤就落在哪里,手锤打多重,大锤就加多重。就这样一手锤、一大锤,一手锤、一大锤---- 铁砧上响起了“叮当、叮当---”有节奏的声响。张四泉边打边来回拧动着左手的钳子还缓缓地向前推进,钢料随着左右翻动均匀地被锤击着,很快,钢块被捻打成一长条的扁钢。扁钢渐渐变凉击打不动了。张四泉的手锤又在铁砧上空敲了一下,保和的大锤立刻停了下来。
       到这时看了半天的我才闹明白:张四泉手中的那把小锤不仅是个工具,还是个指挥棒,起着指挥大锤的作用。
        钢料重新放回炉上的焦炭堆里烧起来,又再次的锤击,它已经锻打成一条宽一寸、长不足两尺的型材。被放在炉台的一旁。
        张四泉又拿出一块更大一些的熟铁,也是如此锤打一番,锻成铡刀的毛坯。在一次加热后把它平放在铁砧的平面上,刀刃部朝上。左手的钳子夹起一个錾子来,对准不足三分宽的窄面,挥锤将其从头到尾破开有半寸多深的槽沟,很快,把那条扁钢放进槽沟里,锤击钢料一遍,使之完全深入到槽底,放倒,扁平锤击夹实。(这就是老百姓说的夹钢,刀的锋利都是源于钢的质量高低。仔细地观察刀的刃部会发现有一道印迹那就是夹钢的痕迹。过去的刀尤其明显。)看到此我才真正了解什么是夹钢及其过程。
夹过钢的刀坯再放到炉中烧。这次张四泉格外的注意加热的温度,专门戴了个墨镜,几次弯腰察看坯料变化的颜色,也不知到达什么样的白炽后他急切地把它放到铁砧上,接着就用手锤的敲击起来。嘴里骂道:“你就是死毬一剂啊!还不欢欢地过来!”保和已经赶到,大锤又“咣”响起来!
    手锤在铁砧上空敲了一下,张四泉把刀坯用力举到棚边的阳光下仔细的观看,一会儿,笑容在他满是汗水的脸上绽开了;“日它个毬,粘得满好哦!”保和也跟着乐了起来。
    下面的活儿就好干了。刀坯烧红后只需往展开了击打,逐渐成型,又经过两次加热后的锻打已经看出了铡刀的模样。张四泉摆摆手让陈保和站在了一旁,这时他已经不用大锤,铡刀也不用再到炉上烧,刀体温度越来越低,击打变成了冷锻,铡刀被打的平平展展。然后刀头儿打出圆眼,尾部接上刀把儿裤,再用大铁剪铰去边边沿沿的多余部分,铡刀就算打造成了。最后一道工序就是:蘸火。铡刀再一次放在炉上被烧红,张四泉又在认真观察着它的颜色,好一会儿,他双手用力用钳子把铡刀提起,刀刃朝下浸进了旁边装满水的槽子里,“嗞”的一声,顿时一股白色的水蒸气腾空而起。他不由得把脑袋闪在一边。待水汽散去,提了出来他又认真地看了看,没说话又丢进水里。此时算是宣告新铡刀已经诞生。
张四泉拍了拍双手,从头上揪下帽子先在手里拍了一下,拂去上面的浮土,又用它摔打上衣和裤子上的灰尘。嘴里朝四周围看热闹的人们喊着:“散吧,都欢欢散吧啊!”
     我没有散去而是上前走到水槽跟前,从保和手中接过那铡刀。好沉,足有十多斤重,由于蘸火刀的表面有一层铁灰色的氧化物,再看它的形状:一拃多宽,两尺来长,刀背儿稍厚,厚有不到一公分,刀刃儿挺薄,薄如柳叶一般;刀背笔直,刃口略带弧线。刀头儿有一个突起,突起中间打了一个小指粗的圆眼儿,这是和刀床连接用的。一切打造的还真是像模像样的。特别是那用来插进木把的裤儿打得格外精致。
     我在端详着,保和趁着那热水把自己的‘鬼’脸洗了一洗。这时,忽然传来张四泉的怒吼声:“甚?你不要?你早作甚去了!”     (七)

  评论这张
 
阅读(618)|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