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外乡人之二 (25)  

2016-11-15 18:50: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五)

       张四泉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那感觉就像吞服了大烟糕,情绪激奋、头脑发晕、脚下发飘,踏着云朵回了家。这感觉有大半天,一直延续到晚上,舒服的什么也不想干,什么也干不了,脑子飘飘乎乎,什么都记不真着,只是觉得时间过得太慢、太慢!生生是熬到了天黑。
        天黑后,他又慎了慎,只等到小山村完全寂静下来,再没有了一点动静,他才从炕上坐起身来,看了看身边的‘大马’睡的如死猪一般,便下了炕,小心地出了家门,沿着村中间的大沟朝东摸去。皎洁的月光给山村的屋院镀上了一层亮银,光亮中闪过一道黑影,他像一轻功高超的盗贼,悄无声响地来到黄奎家的院口,探头一望:吕冻子的小窑灯熄了;连奎家的窗黑着;只有黄奎家的油灯还忽闪忽闪的亮着。他轻移双脚站在了台阶上,把身贴在门上用手扣住门的横撑往上一提,再轻轻转开那门,门轴一点响动也没有。他脚尖着地走到西间里屋门隔着玻璃前往里一看,炕沿三个娃的小脑袋并作一排,已经沉睡了;只有黄奎家的还在给娃缝补衣裤,于是压低嗓音轻轻地咳嗽一声,她惊了一下,连忙放下手中的针线站起身来,快走到门前又回身看了看炕上的娃,娃睡得都很香。她才小心地开门走了出来。
        张四泉站在那里没敢动,等黄奎家的出来关好门他才拥上去要抱她。她“嘘”了一声,用手指了指对面的东间屋门。两个人蹑手轻脚地进了东屋。
        东屋是放杂物的,里面堆放着粮食、农具、还有架在酸菜缸上的笸箩和米筛等,只有门口不大的空闲地方能站住两个人。张四泉进了屋就已经激动得浑身颤抖,刚把腰带解开,裤子就“唰”地一下落到地下。那黄奎家的也把衣服脱了,光溜溜的一个美女就真真地站在眼前,更让他浑身热血都涌起来,两眼直盯盯地愣在那里。倒是她自然一些,随手扯过两条牛毛口袋铺在了炕边上,接着身体往后一靠仰面躺了下去。月光从窗户玻璃洒进来照在那洁白的如玉雕般的躯干上,峰高沟低、浑圆起伏都错落有致地显现出来,把个张四泉看呆了。见张四泉还在愣着,黄奎家的用脚踢了一下:“快些!你还看甚呢。”不想正碰在他那膨胀起来似蛟龙探水般的下体上,她吃惊地说:“好大呀!” 张四泉一下醒过梦来,饿虎扑食般地扑了上去。
        张四泉怎么没有想到自己强壮的身体会受到这女人如此的青睐,更没想到这个平日里干什么活儿都帮不上忙的家什它竟然在这场合发了威!让自己好不风光! 黄奎家的也没有想到在自家死鬼身上没有得到的享受会在偷鸡摸狗中得到,而且是那样的痛快淋漓。两个人如鱼得水,如漆似胶,忘乎所以,黄奎家的舒服地哼唧出声来。
        “咳---”东间小窑传来吕冻子的一阵咳嗽声,两人才慌忙打住。张四泉心虚,担心被堵在屋里慌不择路地夺门而出,顾不上脚底下磕磕绊绊地弄得“叮”乱响,自顾自地跑了出去。把黄奎家的气得在屋里直跺脚。
       逃到村西头,张四泉没有进家门,怕自己的慌乱和喘息惊扰了‘大马’的美梦,那就大难临头了。看看四周,黑暗中的村子还是那般的寂静,他索性在当院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渐渐地心神安稳下来,他开始沉思:本应因为刚刚受到逃难般的惊吓他该痛定思痛,他没有,反而又回想起这场男欢女爱的销魂时刻。他觉得虽然 ‘赔’进了一块头巾,但这1.78元花值了,不就是白干了9天(打铁一天生产队给他记一个工,再给0.20元的补助)吗?就是10天、一个月都干!这实在是太美,太享受了!想着想着他两腿间那家什又硬挺起来,他低头看了看,嬉笑着用手轻轻一拍对它说:“就是为了你也值!”这一宿他再也没回屋。

    吕冻子被吵醒了,是被张四泉的逃走时弄出的动静给吵醒了。知道儿子夜里不在家睡,他原本就多了个心眼,经心听着北房里的动静,没想到还是被人钻了空子。等他追出去,那人已跑的没影儿,连人是谁都没看清楚。好不窝火啊!懊丧啊!回窑坐等到天明,实在憋不住了,找个事由就开骂起来,什么“疙泡、灰籽、野籽、瘪籽、杂籽----”骂了一溜够,屋里骂还不解气,就到院子里骂,直骂得鸡飞狗跳墙。往日也有吕冻子骂街的时候(当然很少),儿媳妇要听烦了,只要一大声咳嗽,那边吕冻子就住声了。今天,黄奎家的心里多少有些虚,就多听了一阵,但看这架势老汉是没完没了了,于是,推门站了出来,也不抬头看一眼公公,平心静气地问:“甚事呀?”那吕冻子就像违章司机遇见交警了,不仅立马停住了叫骂,还满脸堆笑起来:“没有甚,没有甚啊!” 黄奎家的见不得公公的这副嘴脸扭身回了屋,门在身后“砰”的一声关上了!  这事就此打住!(二十五)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7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