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外乡人之二 (24)  

2016-11-01 18:50: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                                                  (二十四) 

            不仅长相姣好,又特别能干,在村里下地劳动那是一等一的好劳力,应该说是最能干的女劳力;在家里,一手拉扯着三个娃,还不误洗衣做饭、推碾子磨磨,拾掇自留地。反正五口之家的一切劳务全由她料理,黄奎是根本不用操心的。但有一宗是当丈夫不会满意的,那就是在家她是一把手,她处处说了算,这一点绝不得含糊!也正是因为这儿,那天找张四泉打锄板是她去的,而不是黄奎去的。

        黄奎家在村子的中间,后来村里打井在它南边,紧挨着。高高的院墙在全村找不到几家,院子里靠西有三间北房,靠东是相邻的三间窑,还留下挺宽敞的庭院。这院子都是吕冻子的,黄奎是他的长子,连奎是他的次子。要说这冻子老汉也够有能耐的,村里再没有兄弟,怎么就一个人盖起这么大的一个院落。听根胜老汉说,吕冻子原来住在房里,后来大儿子结婚,他就搬进了窑里;再后来二儿子结婚,他又搬进了东间小窑里。不是儿子不孝顺,是儿媳妇不依呀!儿子有什么办法。
        还别说儿子太窝囊。村里的光棍有的是,你没好吃、没好穿,人家能跟你就不错了,你凭啥跟人家厉害呀?要不服你就试试,你今儿给人家严肃纪律,人家明儿就离婚,后天就又跟别人结婚啦。你哪,就一辈子光棍着吧!那娃咋办----咳,不说了。
        其实也不能怪媳妇们王道,怪就怪这地界太穷!你想,媳妇们嫁到你家吃吃不上、穿穿不上,她图个啥?!再不图在家舒心,想干啥干啥,也太冤了吧?!
        扯远了,我就是想告诉各位:正是这种大环境,才使得‘搭伙计’得以滋生。
        张四泉从黄奎家走回来心情好极了。到西孤山村以来他头一次感觉到乡亲间的情谊,特别是这情谊来自一个美丽的女人。在饱受村里人的白眼之后对于他这情谊是刻骨铭心的。还有更让他惊喜的是一年来村民们对他的冷漠如坚冰封闭了他的交往空间,以致于他连与人交往的念头都窒息了,没想到今天壮着胆量到人家走动竟然受到如此的礼遇,这么轻易地化解坚冰使他重新认识了自己,也给了自己信心!
        张四泉非常想维持住这种关系。他又几次找类似的理由去黄奎家,不巧,不是黄奎家的不在就是家里人太多,根本说不上话。有一次还碰上吕冻子,遭到闭门逐客。好歹这张四泉对此算是久经沙场并没有把这儿当回事,依然是我行我素。
        这一天晌午,他从外地打铁回村在家没呆住,心里惦记起黄奎家的,又得知黄奎没在,就怀揣一块方头巾就直奔黄奎家而来。怕被闲人撞见,他进得院来先左右环顾一周,确实没有人他才登上房前的台阶,轻轻把门拉开。屋里黄奎家的正在收拾刚吃完饭的碗筷,听见外屋的动静,问了声:“谁呀?”张四泉没有出声,黄奎家来到外屋一见是他有些意外,刚要问话,只见张四泉用手拍了拍胸口的衣襟,意示有东西相送。黄奎家明白后马上做出反应,她指了指东间房门,就自己又回到屋里。张四泉按照暗示躲进东侧的闲房,就听叫黄奎家对孩子说:“你们娃先到院子里耍耍,俄有个事。停停就回来哦!”张四泉心里那叫兴奋、激动!等孩子们的脚步刚到院子,他就窜到西间屋。黄奎家的收拾利落直起身来。他从怀里掏出那头巾举到她面前。翠生生的嫩绿色,新崭崭的棉布料,毛绒绒的手感,那叫一个喜人!张四泉从眼神中看得出黄奎家心里直痒痒。“这是送给俄的?”张四泉点点头,她的脸更红了。他不失时机的说:“那让俄给你戴上试试?”说着他把头巾展开叠成三角形,然后围在她的头上又在脑后缓缓地打了个结。这时,两人的头贴得是那样的近,他的急促喘息直喷在她的脸上,她的女人气味也在深深地吸进他的鼻腔、刺激着他的心肺,他的血管越来越膨胀,脑子里却在越来越缺血 ---- 他无法控制自己,猛一下抱住了黄奎家的健壮的身体,那柔柔的富有弹性的躯干在他两臂紧紧的搂抱中喘息着。她没有拒绝,没做任何挣扎,这等于纵容了他,他腾出一只手开始在她身体的胸前、腹下摸去,接着就抱着她顺势倒向了炕沿,重重地压在了她的身上。那翠绿的头巾也脱落掉在了炕上-----
       张四泉用身体死死地抵住黄奎家的,双手就去解黄奎家的裤腰。就在这时,黄奎家的摇了摇头,说:“不顶。娃就在外面院子里耍呢。”她那平静的话语像一桶冷水浇在张四泉炽热的炭火中,他登时凉了下来,不仅是情凉了、心凉了,就连那膨胀起的下体也凉了下来。他连忙从黄奎家的身上出溜下来,不无尴尬地整理一下衣裤。黄奎家也站起身来,并没有恼怒的意思,从炕上捡起绿头巾说:“莫急,今晚上来吧!可要悄悄的哦。”说完一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这一句话,就犹如一剂强心针,(一针溶栓剂)把似乎突患脑中风而浑身瘫软的张四泉又救活过来!精神好像还强于刚才。(二十四)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