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外乡人之二 (12)  

2016-04-01 13:41: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 二
    大绳的一头绑着一个大铁钩,垂在井里。用来起吊井下的用绳网络住的石头和装满泥土的箩筐。另一头很长,伸向井架正对的前方,由几个社员像拉纤绳一样,每个人都有一个绳套,搭在肩上,努力地前倾着身体一步一步艰难向前走着,拉动着大绳。这正是这部吊机的唯一、全部动力。想一想要挖一个直径一丈、深九丈的大井,得有多少土石都用这肩膀拉上来呀!这里的艰辛不言而喻了。
    艰辛自不必说,让人最担心的还是安全!特别是打井人如何下到井底的?这么简陋的条件往井下系人是个十分危险的事。眼下井浅还好,以后挖到八、九丈深,那就是十层楼高,万一有个闪失,就有生命危险!根胜老汉肯定也意识到这一点,自己在井口上把着谁也不让靠近。村里人倒显得很有经验,一点儿也不慌张。他们用村里柴油机报废的圈形三角带从后面兜在身上,下边兜在屁股以下,上面兜在后背,然后把身体左右两边的三角带汇拢在胸前,挂在大铁钩上用手握住以防止脱钩,人就下井了。
    第一个试绳下井的是地主辛长生。(那年头,这种危险事由他来做是责无旁贷,大家也认为理所当然。)他在井边套好三角带,站在井口的根胜老汉拉过大绳,把大铁钩钩住汇拢过来的三角带,告诫辛长生:“攥住、握紧!”接着朝挂钩那头拉大绳人喊了一声:“小心啊,绷住绳!”大绳缓缓绷紧,辛长生往下坐了坐三角带觉得已经吃上了劲儿,就提起了双脚,大绳把辛长生凌空拽起来。老汉一手扶着横梁,护住辛长生的脑袋防止它磕到横梁上,另一只手拽着大绳急喊道“好!下放、下放---  慢、慢、慢---  ”弯腰探身看着辛长生慢慢降落,就要降到井底时又喊道:“好啦,停!”辛长生刚好脚沾地,站立起来把三角带解下来,又挂在铁钩上被吊上来,重新往下系第二个人。
    根胜老汉干的这活儿叫‘把井口子’。‘井口’是打井的关键部位。根胜老汉把着这个部位不放是为了安全,要是万一出了事故他是要负责任的、要顶雷的!这是大家公认的。可也有一个人不这样认为,在他眼里这是权力!站在井口旁,井下的、地上的人都得听他的指挥。那吆五喝六的有多神气 !还不光神气,干这个活儿,既不费力又挣工分高。实在是个肥美的营生!这个人就是张四泉。他早就瞄上这营生啦。要知道张四泉一直以看水脉老头的介绍人自居,认为村里能打井是他的功劳,所以指挥打井除了根胜老汉作为第一领导外,他就是老二。所以几次到井台中央要把‘井口子’,可都被根胜老汉拒绝了,他很有些愤愤不平。
    井打的挺顺利,还真没出什么事故,(除了一次掉下一块不大的石头,没砸着人外)进度也很快,每天都能往下凿个一、二尺深。为了保质保量,在井下干活的长期保持有三个人轮换,都是有丰富经验且年富力强的人,他们用洋镐和撬棍撬起石头,用锤打碎然后装进绳络里,再吊上来。到了地面,由两个人抬着码放在井台的周围两侧。在井架前拉大绳的人最多,大都是知青和女社员。大家听从指挥又齐心协力。一切都井然有序。
    直到井打到五丈多深以后,又出现了新的情况。井底成了完整的一块大石头了,连石头缝儿都没有了。洋镐和铁撬棍用不上,只能打眼放炮炸啦!进度自然放慢了,不仅用钢钎、铁锤打眼儿需要时间,而且危险性增大了。眼儿打好后填满火药,点着了,就必须赶紧吊到井上来,稍一耽搁就有炸伤人的危险。还有要等硝烟散去才能回到井下,继续干活儿前又必须检查火药是否清理干净,一旦发现隐患立即吊出井口。这一切都要求井下、井上干活儿的人高度一致相互配合才能做到,特别是把口子的根胜老汉要格外小心才行。所以他对井口管得更加严格!
    但想不到的事故还是发生了。是张四泉闯的祸。
    冬天的出工都是比较晚,社员们还在家里不慌不忙地吃着饭、洗着碗。辛长生已然照例早早地来到了打井台候着。从井里吊出来的石块很多了,围着井台码放了一圈,有半人多高像堵围墙。辛长生圪蹴在墙角,又向阳又背风,舒服地眯起眼来。这是他的习惯总是第一个到,到了先在这儿歇一歇。
不知为什么张四泉今天也早早来了。他没事拉格的在围着转了两圈,忽然,想起当下根胜老汉没在,正是过过‘把口子’瘾的机会。于是来到井架前,学着根胜老汉的样子,一手扶着横梁,把身子探到井口往下望去,好深啊!用手拉了拉大绳,木滑轮“哗哗”响了几声,感觉挺好!就是还不过瘾,回头正好看见辛长生在旁边石头墙下打顿儿,走过去用脚踢了他一下,带着命令的口吻对他说:“嗨,长生,起来!我放你下井。辛长生激灵了一下睁开了眼,接着环顾了四周没有别人,无端被踢了一脚,有些不悦。逆来顺受的他只是把平日里堆在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问道“做甚?”“我放你下井!”张四泉又重复了一遍。(十二)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