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外乡人之二 (13)  

2016-04-16 15:11: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三)

   “这咋行?”长生见只有他一人在,打井的人还没来,也根本不到上工的时辰,很是怀疑他要干什么。“咋?你不愿意?!”张四泉有当‘革命造反团’破四旧的经历,根本就没把这个戴着帽儿的地主放在眼里。见辛长生也想跟他拗着,立马强硬起来。辛长生不敢拗着张四泉,却知道他不可能拽的住自己,还想做挽救自己生命的最后努力,于是解释道:“不是。我是说你一个人哪能拽得住。”张四泉一贯自恃身体强壮根本不屑这些:“咋就拽不住你,我就不信!日他个毬的。”辛长生还没动身,张四泉怒了:“日你个毬!辛长生,你听见没?咋我就说不动你?”说着上前就要揪长生,辛长生吓得欢欢站起来,向井口走去。“你先慢着,我过去拉大绳。”张四泉说完就朝远处的大绳跑去。跑到最远处拿起头一个绳套,套在自己的肩头,回过身来冲长生喊:“行啦,你下吧!”辛长生畏惧他的淫威,再者也被他的体格所迷惑,但愿老天爷保佑他真的能吃得住。犹豫中挎好三角带,挂在了大铁钩上。
    要说辛长生的身量在村里除了那高大威猛的根胜老汉外,就数他的吨位大了。也怪了,全村就这么一个地主吧,还就数他吃得胖,好像他真比贫下中农吃得好似的。其实正相反!那张四泉虽浑身腱子肉却干瘦,要是坠份量他和长生实在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辛长生颤颤巍巍地攀上了大绳。这边张四泉也不敢大意,他除了肩上套住大绳外,手也死死拽着绳。两脚直戳在地上,两条腿绷住劲儿挺得笔直,身体向后倾斜。整个身子就像一根钉子一样钉在了地上。那边的辛长生已然被吊了起来,悬在井口还真没有掉下去!他心里踏实了,可这么露着半截身子不上不下着吊着很难受,急得他朝张四泉大声喊:“你倒放绳啊!快放呀----”张四泉此时倒不着急,绷住绳大笑着说:“怎么样?你不说我拽不住你吗?啊---”“好哦。你行、你行,快放绳吧!----”长生哀求着。绷了一会儿,张四泉开始向井架前移步,绳子随着放松、下降。他面带笑容挪了第一步,接着第二步,第三步--- 几步以后, 张四泉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原来,他挪动的脚步不由自主地变得越来越快了,渐渐控制不住,他不得不小跑起来----  井架那边绳下的辛长生开始“哎呀、哎呀”地惊叫起来,井架上的木滑轮也“吱炄、吱炄”地响起来。可张四泉的速度还在加快,他已经被大绳带得快跑起来,可还跟不上的,开始身体向前倾,没跑几步就被大绳拉得跌倒在地。井里的辛长生还在加速下落,张四泉被大绳拖了有一丈多远,身下暴起了一阵烟尘,他松开了双手,绳套立刻从他肩上脱掉,像脱兔一般向井口窜去---- 木滑轮发出轻快的“哗啦、哗啦”的声音。随后,井里传出辛长生“啊”的惨叫声,接着井底“咚”的一响,就再没有声响了!
一切都沉静下来,静得让人毛骨悚然。
    其实这一切都有人看见。我刚好从大队供销社买东西回来,正走在对面的南山坡小路上,把事故看的一清二楚;不仅有我,保管员田迷仁家的小院门外就是张四泉拉动大绳地方,他在家也看得清清楚楚。肯定还有别的人也看见了。但都是因为这二位的特殊和事儿发生的突然而眼睁睁地看着悲剧的发生。这是咋回事呢?原来这辛长生和张四泉的身份特殊:一个是地主、一个是外来户的生瓜蛋子。在村里都是没人搭理的,就是和他俩中的哪一位对面遇见也不会有人主动打招呼的。所以看见辛、张二人在捣鼓着要下井没有人去管。要是有人在此时干预一下,哪怕是劝说、阻止一下,也不会发生此悲剧。再说就是这事发生的确实是太突然了。眼见着辛长生挂在井口。张四泉还把大绳绷得还好好的,说刻间他就跑起来、就摔倒---- 那速度比运动员跑得还快,这让离得最近的田迷仁也是无计可施的!别的人就更别说了。
    短暂的安静之后,村里就炸了窝。“有人掉井里啦!”田迷仁喊着从院子里冲了出来,我也从南山坡狂跑下来,还有别的社员也赶了出来。“出事了!”“有人摔到井里啦!”“快救人啊!---”顿时,跑步声、叫喊声连成一片,老人、妇女、孩子慌成一团。
    很快,根胜老汉来到了井台,人们也镇静下来。接着作出了安排:两个后生被派去搀扶张四泉回家;一个社员骑马去大队部请赤脚医生;连长陈中和带着基干民兵维持现场,老汉自己把住口子不许人靠近井口看热闹,几个知识青年到前面拉起大井绳。还挑选出既有经验又体格健壮的副队长田三娃准备下井抢救辛长生,下井绳被辛长生带到了井下,于是柴油机手田兰根去取三角带,其余的留了几个人以备急用。一切紧张有绪。

  三娃下到井底发现辛长生还活着,只是浑身疼痛动弹不得。井架上剩余的人赶紧去邻近吕冻子家摘了一块门板,又扩大了井口,然后把辛长生横躺着绑在门板上缓缓地吊到了地面。令人惊讶的是,他头脑很清醒,还能说话。根胜老汉问他:“咋的个?”他说:“跌下去时是犊子(屁股)先着得地,所以就是那地势疼得很!”(十三)


  评论这张
 
阅读(316)|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