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外乡人之二 (20)  

2016-08-15 09:08: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
    一个箭步我冲了上去,张四泉万万没有想到我敢跟他动真的,等他缓过劲儿来,我的胳膊已经锁住了他的脖子,接着我一侧身将他的身体顶在我的右边,我用右腿攀住他的左腿向后高高翘起,胳膊用力压弯他的上身,是时他的身体重心完全落在了右腿上,突然,我把他的左腿松开猛然蹄向他的支撑腿的脚跟儿,他沉重的身躯轰然倒了下去,我锁住他的脖子没有松手也一并砸在了他的身上。交手没有10秒钟,张四泉已经被我压在身下。
谁都没有想到‘战斗’解决的如此迅速,如此的‘一边倒’。我在暗自庆幸,那张四泉也一定还没有醒过梦来。
    张四泉开始挣扎,我不给他机会按住他的胳膊,翻过身来骑在他的身上,此时他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正准备收拾他,忽然听到身边四周有人在喊:“打他!狠劲儿打他!”我不由得抬起头来看:呵,同学吴国成、王武钰、徐作山还有王建群几个哥们儿一排溜儿地站在旁边,在给我助阵。我立马感觉力量倍增!但喊“打”的不是他们。是站在张四泉的脑袋跟前的后娃、存奎、白蛋---等好几个村里的后生,只见他们脸上笑开了花,起劲儿地喊着:“揍这灰籽子!狠劲打!”尤其是根胜老汉的儿子后娃那拳头攥得咯嘣嘣直响,还用力挥动着胳膊。我原本想着要结实地揍张四泉一顿,也好出出胸中的这口恶气。不知怎么看见这些伙伴,我的气一下消了不少,只是握紧拳头在他头前挥了一下,没有打下去。当然,也不能这么随便地放过他,怎么也得张四泉这孙子服了!我用手指指着他的鼻子厉声问道:“你还骂人不骂啦?”张四泉慌忙点了点头又觉出不对连忙摇了摇头,估计是吓晕了头,我接着警告他:“记住了,你以后骂一次我就揍你一次!你记住了吗?”张四泉的头点得像鸡啄米一般。
    怎么也都是成年人了,不能像小孩打架一样。我翻身站了起来,随手又把张四泉拉了起来。张四泉心悦诚服地朝我点了一下头。顿时几个同学从紧张、凝重的神态恢复了过来,那几个年青后生却不由得“咳---”了一声,表示出无限的遗憾。我没在意他们的情绪扭身和同学们一起往知识青年院子里走去,几个后生相跟着后面叽叽喳喳在说个不停,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为啥不狠狠地揍那灰疙泡!”
    张四泉没用废话,自己悄眉静眼地又把紫健牛和小徐的花牛都送回了饲养院,陈铁牛乐得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一切都恢复正常。
    一起顶尖级的外乡人对外乡人的对决,在瞬间爆发又在瞬间结束,似乎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却在小山村里引起小小的震动,成了社员们田间地头的说辞。特别是经由那几个后生添油加醋、绘声绘色的一谝,我竟成了《水浒》中惩治了泼皮牛二的杨志。引得平日里受过张四泉欺负的社员对我感激不尽,特别是那吕冻子老汉还专门到我门上来表示感谢,说替他、替连奎、替他全家出了气!说得老眼里带着泪花。这让我很觉不好意思。心里说,其实要不是张四泉他骂人,根本不会打起来的。
    好歹这事轰轰了一阵就过去了,再没人提起。我和张四泉也是各干各的活儿,各过各的日子,相安无事。
    令人没想到的是,过不多久,紫健牛由于黑牤牛跟邻村牛群打架摔伤了腿,虽然找兽医看过,还喂了药,可再没有好起来。我心里很是难过了些日子。
张四泉也遇到了事。就那两天,他的第三个娃又出世了。本是个高兴的事,他却高兴不起来!几乎每一年都有一个娃出生,他家‘大马’又只管生不管养,一切都要他去操劳。这让张四泉实在有些吃架不住了!
    九月初,我们也遇到了同样该高兴却高兴不起来的事:公社送来知青王武钰的北京大学《录取通知书》。要欢送他回京城,大伙嘴里说着‘好事,好事!’心中的苦涩只有自己知道。我们照例去送到40里外的红沙坝火车站。
    火车开走了,该回城的也走了,留下的人还得照常生活。我们送行的几位知青准备启程回村,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已偏西,(那时没有手表)不约而同地来了一句:“说好来接站的马车怎么还不来呀?”话音未落,就听见不远处的一阵马蹄声,接着,马车就来到了跟前。让人高兴的是不仅本村的马车来了,大队其他几个村一起外出打工的几挂车都来了,他们正好顺路就都相跟上了。
山区的马车很是威武、雄壮。一挂车除了驾辕的高头大马之外还有三匹拉套的马,长长的套绳马匹站成一排,颇像春秋时代的战车;车倌俨然就是位将军,挥舞着长长的鞭子,能准确地抽打到两丈开外的马匹的任何部位;车后面还跟着一名拉磨杆的力士,他能有效地防止车下坡时伤到马匹。一挂皮车就是如此,那你想象五挂排成一队会是什么景象?这是全大队的精华,是一支最体面的队伍,是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
    我们几个跳上头一挂皮车,这是我们村自己的车。赶车的田宝是个极仁义的人,脸上总是带着笑容,要说话先是满面通红。真不知他是怎样驯服那几匹烈马的?!尾随在车后面拽磨杆的就是吕连奎。这二位是都不用找钱的一对老实人。(二十)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