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外乡人之二 (21)  

2016-09-15 21:24: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一)
   这倒方便了我们几个,上了车就说说笑笑不停,也不用顾忌车倌的感受。王建群还要过过赶车的瘾,伸手拿过田宝的大长鞭,接着朝着前边的马匹就是一鞭。这长鞭可不是好玩的,极不容易甩开,结果细细的鞭梢擦着他自己的脸甩了过去,打在了辕马的耳朵上,马立刻惊跑起来。田宝吓得变了脸色:“这可耍不得、耍不得!”马车狂奔了几十米被田宝叫住了。王建群也慌忙用手捂住了右边脸:“好疼呀!”等扒开他的手一看,有一道紫色血瘀,险些破了相!于是大伙都老实了许多。
    车队出了红沙坝小镇顺着大道向西北行进,刚一下了高坡,就见一个人在路旁招手,那人穿着一身新衣裤,直到车停在他跟前我才认出了,他是张四泉。
“唉,怎么这么巧啊!”我不由得长叹一声。说不上是“冤家路窄”,我只是不愿意和有过节的他这么近的一块儿坐着,又得坐这么长时间。要说我这人没出息,别人闹了别扭,又说和了,过两天就过去了。我却不能,总觉得不管怎么说也是干过一架的,这心里边疙疙瘩瘩、别别扭扭的。张四泉倒很开通,他主动地和我打招呼:“哦,老石,刚好你也在!”我告诉他是到火车站送王武钰回北京刚返回来。张四泉还要说什么,吴国成正好有话问我,我把头转向了吴国成。过了一会儿,大伙都没话了,就安静下来,只听见马蹄打在石路上的‘哒、哒’声。
    马车颠呀颠着往前跑,一车人都静静地坐着,我感到浑身的不自在,身体有意地向车厢后面移了移,本想找坐在车尾的连奎聊两句,松快一些。谁知一看连奎的脸,那脸被憋得红了又红,是天气热还是喘不过气来,反正是气不顺! 噢,想起来了,遇见张四泉他比我还心堵! 这光景我想松快松快是没门儿啦。 
    刚好前面的路出现了一个大拐弯,是夏季山洪冲刷土方塌陷造成的。马车只能沿着塌方上边的大道走,而行人完全可以从下面干的河床上斜穿过去,能节省很多路程。
    我灵机一动,对着车倌喊了一句:“田宝,我要下车!”没等车停下,我已经噌的一下蹦到了地下。接着就下了大道朝低洼的河床走去。河床边长着高高的青草,下面是圆圆的河卵石,我弯下腰小心地走着,直至到了河床底部我才昂起头来看那高悬在崖顶边上的马车。好高,绝有三、四层楼高!我用眼睛找到自己的马车,朝车上的同伴伸出了大拇指,不是在夸他们,而是在显示自己的聪明!略施小计就‘甩’开了张四泉。为了表示自己此时此刻的愉悦,我大喊了一声:“啊----好美呀!”不料,车上的同伴都“嗤嗤---”地笑起来,表情诡异地一边笑还一边用手指朝我身后的方向指点。“这帮小子,都知道我的心思呀!只是这是干嘛?”我赶忙转过头去往后一看:傻了。     原来那张四泉竟跟着我也跳下了车,正朝我这边儿走过来。
    好嘛,弄巧成拙了吧!?原来别扭,好歹还是一车人,现在可好,就剩下我们俩自己啦!怪不得车上这帮兔子笑成了这样!咳---     
        我紧走了几步,还是被张四泉赶上了。他对我说:“你走弄快干啥?怎么着走过去也是得等车呐!”我应了一句:“嗯。”心说:“要知道你跟着过来,我连车也不下呢!” 渐渐走过了河床,张四泉靠近我拿出烟卷来让我抽一支,我知道他一定是诚心诚意来让我的,但我烟瘾本来不大,又不愿意他破费,就连忙掏出自己的烟说:“我这儿有,这会儿我不想抽。”他见我执意不抽,把自己叼在嘴角的烟也取了下来,一起收进了烟盒里。俩人坐在道边的大石头上,看看远处的车队还一时半会到不了,我正好有些内急,于是告诉张四泉要去河床边解手。他奇怪地看着我:“还要去那儿?就在这跟前不就得了!”“这在大道边,时不时有人路过!”“有人咋?咳----那算个啥嘛?”我不习惯,执意地走回河床那茂密的草丛中。
        这边我还没提好裤子,那边张四泉喊道:“车来啦!车来了!”我连忙应了一声:“哎---- 知道了,知道了!”连忙往回跑。
        车正是走下坡,又是一个车队,车倌们爱惜马匹没有叫停车。张四泉紧张地爬上了车,我是越着急脚下的河卵石越滑,根本快不了。等我赶到大道,五挂马车已然过去了四卦,只余下最后一挂----第四生产队的车了,好歹相互都认识,我总算上了车。等在车厢里坐稳了,往前一望看见了那几个同学哥们儿和张四泉都坐在头一辆车上。忽然我乐了:唉,这不是和张四泉分开了嘛!
        马腿是比人腿跑得快,一个多钟头后回家的40里路已经走了一半还多。我正靠着车厢里的草料口袋上眯着,忽然,听见前面有噪杂声,抬起头一看,那张四泉从车上跳下来,手里拿着个什么东西放在了路边的杂草上。嘴里喊了一句:“谁也不准动啊,这是给石官儿的!”放的是什么呢?我看不清楚,前面的车倌看见了,说是一根纸烟。(二十一)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