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外乡人之二 (23)  

2016-10-15 16:41: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三
       高高的山梁上清风吹过,不远处有几匹马在吃着青草,那“咔嚓、咔嚓”的咀嚼青草的声音清晰可闻。这倒是个聊天的好地方,清静的很,找了块大石头,我俩坐了下来。
    “那豌豆是咋回事啊?”坐了一会儿见他还不吱声,我问他。他说不愿意给我找麻烦,所以找根胜老汉的。我说我就是要替老汉来管这事的,他吭哧了半天来了句:“这咋说呢?俄可不愿说!”
    “你以为谁愿意听呢?!你想一想,除了我之外还有人来听你的没有?” 我站起身要走。
    “那俄就说----就说----”他连忙拦住。
    “快说。没人跟你这耽搁着!”
    “是个这,----是俄和黄奎家的‘搭伙计’。”(‘搭伙计’就是北京人说的‘搞破鞋’,就是乱搞男女关系。)
    “哦,是这么回事呀!”我吃了一惊,扭头就往坡下走。张四泉紧跟在后面:“你听俄说是咋个一回事呀----你倒是听----”我没搭理他径直回了家。
    回到家,根胜老汉还靠在炕沿没有动窝。这回轮着我眉头紧锁了,老汉沉得住气没有问我怎么啦。憋了一会儿,我狠狠地说:“这张四泉和黄奎家的林林‘搭伙计’!”本以为他听了一定是吓了一跳,没想到老汉平静地说:“我早想到这一层了,要不做甚那么气恼!”我睁大了眼睛:“您知道?怎么想到的?”老汉缓缓说:“你想啊,他张四泉在村里还有几个人搭理,有个搭理的还是个女人家,这里就有事!好好地还给人家豌豆,这还用费脑子吗?”“唔---”我不得不承认这姜还是老的辣!
    “那怎么办呀?”我问。老汉像已经考虑成熟了:“这宗事咱不用管。”“不管?咱们当村干部的不管,谁管?”老汉一下坐起身来:“这宗事管不好要出人命的!”说话的语气一下严厉了许多:“在我年轻的时候,村上有一个老板子(妇女)也是因为一斗莜麦和一个男人‘搭伙计’,被人说破了,结果她一根麻绳吊在了房梁上。闹起了多大的饥荒!没有人不埋怨那个人的。这宗事可是管不得的啊!”
听了老汉的话,我一时还没绕过弯来。是这种事不该我们村干部管啊,还是这种事不能管呢?还是不好管呀?如果我们都不管,那张四泉他该找谁呀,都不管那可就真的要出事啊!根胜老汉看出我的疑惑,他又说:“其实‘搭伙计’这宗事,哪儿地界都有,不光咱们村,全大队,全公社,你问问去哪儿没有?!这些个后生天天除了吃饭、干活儿,他们还能干些甚?是你们知识青年来了,才带来了扑克、象棋和口琴呀这些耍的,先前他们甚也没有,可不就想着闹那个个嘛!谁不想受赢呀?这也不算个甚,只要别跟这张四泉似的要死要活的就顶事啦!” 我问:“那张四泉搭伙计的事管是不管呢?”根胜老汉这回没有回答。
    其实根胜老汉的意思我已经听出来了:一、‘搭伙计’这种事是不能管的,管会出事的;二,‘搭伙计’这种事很普遍,不管也没关系;三、只要张四泉不闹事就行了!
    根胜老汉的权威是没人置疑的,老汉的话在村里只次于毛主席语录,句句是真理不说,一句至少也顶上100句。特别是我,自当队长以来从老汉那里学到了许多治理山村的方法,对老汉崇拜的就差五体投地了。可今天却不知怎么了,从心里就觉得张四泉的事不能不管。拗着老汉这是头一次。
    首先,我怎么琢磨怎么觉得,这黄奎家的绝不会是什么贞节烈女,上吊自杀的可能性可以完全排除,那张四泉更是你就是逼他上吊他也不会去死的。倒是这姓张的要达不到目的耍起‘生’来保不齐要出事的!
    再有,作为一村之长,社员有事你不管于情于理都说不通的。也许是年青气盛,这事我就要管管看,他张四泉又能怎么样呢?!
    于是在张四泉再次找到我的时候,我没有回绝他,而是耐心地听他把整个过程讲了一遍。
事情是从几年前开始的。那时张四泉的铁匠棚正红火,来找他做营生的人络绎不绝,需要打的铁活儿一件接着一件,他根本忙不过来,后来的人只能排队等着。这天黄奎家的也来了,说要打两块大锄的锄板儿,张四泉没让她排队等着,抽空打了,又抽空给她送去。
    说他是不是看上人家了,他不承认,可为什么这么多的铁活儿不着忙打,而偏要给她打,还要专门给送去,他也说不清楚。
    送去的时候,刚好黄奎在队部开会,于是他单独见到了黄奎家,两人都很客气,客气得张四泉两块锄板只收了一块锄板的钱。黄奎家自是感激不尽,只是跟前有两个娃饿得一个劲儿地要吃饭,还有一个上学的娃快回来了也等着吃饭,她不得多说。张四泉也不便多谝,就回家了。
这事听起来,怎么也不像正常人办的正常事。要说张四泉对黄奎家不是别有用心,恐怕连傻子也不信!那张四泉怎么就一下看中黄奎家的呢?原来这黄奎家的还真是有些姿色:她身形高挑,又很健壮,保持着女性特有的曲线美;她虽不是浓眉大眼,却眉清目秀,五官端正,笑时还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很是招人喜爱。特别是那皮肤白皙,在这些整日田间劳作、饱受风吹日晒的农妇里实在是绝无仅有的。    (二十三)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