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外乡人之二 (22)  

2016-10-01 18:14: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二)
        香烟,当地人都叫纸烟。当年山村的贫下中农吃纸烟绝对是高消费,也不是买不起,但买的时候准是遇见大事啦!因为最便宜的纸烟(骆驼牌 0.16/盒)也要用2个工来换,(一个工值0.09元)就是说白干两天活儿换一盒纸烟抽。想一想谁舍得这样做,哪个人不脑子进水能这样做!所以贫下中农买纸烟送人是很有说辞的。一般都有事求人,比如:家里没的吃了,借粮;出远门借牲口---等等,不送就有可能办不成事。再有就是家里有婚嫁喜事,请来亲朋好友祝贺,那是一时高兴顾不得那许多了,都算在了必须的花销里了。回头心痛那就再说了。除此之外,假如再送烟那就另说了,你比如今天----
        可见纸烟在村民的眼里是个稀罕物,自然谁都稀罕得到它,再加上这些车倌(哪能都像田宝这般的老实本分)都是在外面所谓见过世面的主儿,哪有几个是省油的灯。老话说:“车、船、店、脚、衙,没罪也该杀。”可见这帮人的素质低下。如今那张四泉竟然把纸烟放到了皮车经过的道边,那后果应该是不言而喻的。但, 后来怎么样了呢?
        张四泉把纸烟放下刚刚爬回到车上,跟在后面的第二挂车的车倌就已经跳下了车,嬉皮笑脸地眼望着张四泉朝道边跑去,嘴里念叨着:“嗨,还真有这样的好事轮着我啦!”他本以为张四泉不过是在故弄玄虚,一根烟嘛,给谁还不一样?谁先得到算谁的呗!谁料想他的手还没摸到烟,就听见张四泉的一声厉喝:“做甚呢?找死呀!”他的手立刻缩了回来。张四泉的‘生’劲儿在这方圆十里八村的没有不知道的。还没有人想跟他较量。
        显然是张四泉的威名震住了诸位车倌,第三挂、第四挂车都没有下人,轮到我坐的第五挂了。车走到跟前我一翘屁股,轻轻地跳下车,到道边把那根烟捡了起来。。说实在的,知青对于一根烟就算不得什么了,彼此上烟是常事,虽然有时也会因囊中羞涩心里也掂量一下,但终不是伤筋动骨的大事。可这根烟我还真是挺在意的。小心地把它别在耳朵上。
从这儿之后,全大队都知道了这件让人觉得有些匪夷所思的事,我也为此微微受到感动,是为什么说不清楚,反正这绝不是仅仅一根烟的事情!
        就这一年(1974年)的十二月,村革委会改选,我被选为生产队长,是全票当选的。在全村社员会上,昏暗的窑洞里能真真地听见张四泉喊‘同意’的声音。全票通过这是近年来村干部改选会上少见的,都是因为有了个张四泉,他先前是选谁也不同意的。
    当队长后我忙了不少。需要配合根胜老汉(他是队指导员、一把手)做全村的农业生产规划:莜麦要种多少亩,麦子、山药要种多少亩,都种在哪个地块。剩余的土地种什么杂粮,是种谷子,是黍子,还是糜子?都想到了、都规划好了还要操劳具体的:春播、夏锄、秋收、冬储一样也不能疏忽,否则到口的粮食就会没了!这一年里除了种地,还要搞些基本建设,修梯田、盖队部----等等。更有些让人想不到的临时任务也得必须完成,比如:不知哪方神明下指示要求‘打狗’,必须在限定时间内把村里的所有狗都消灭光。于是就得宣传教育,就得成立专门小组,然后再一条一条处置了。从此你走到哪里再没有狗叫啦!这都是我们村干部的要干的。这是能记起来的几档子事还有很多已经记不起来的。就在这百忙之中还要处理一些村里社员们发生的事,其实山村民风很是淳朴,几乎没有什么邻里纠纷,不过有张四泉就另当别论啦!
    这一天,根胜老汉皱着眉头进到我家。(原来老汉就常来我家,我当队长后就长在我这儿了)“怎么啦?老汉。”很少见到老汉如此神态,我问道。老汉仍眉头不展:“唉,又是张四泉呗!”“张四泉又怎么啦?”我接着问。“这灰后他要戳大鬼呀他!”戳鬼就是捅篓子,戳大鬼就是捅大篓子啊!我一听立刻紧张起来:“他要干嘛?”一向直言快语的根胜老汉今天语不成句,肯定是气得不轻。“他、他要和人家黄奎家的---- 豁命!他说黄奎家拿了他的一升豌豆,他去讨她不给。跟我说她再不给,他就逼逗甩她!这不是要拉圪旦吗?这灰后说出个就能做出个的。”“这些都是为什么呀?”“他不给我说机密呀!我这才气恼的呀!”老汉真的很生气,靠在炕沿上直喘粗气。

正在这会儿,有人在窗户外喊:“根胜老汉在哇?出来说个话咋地个?”一听这嗓门儿就知道是张四泉。这张四泉从没进过知识青年的家,要不是急得厉害他也不会到窗户下喊。根胜老汉站起身来要往外走,我伸手拦住说:“来,让我和他去说。”

    一开门就见张四泉张开嘴正要接着喊,见出来的是我,没说话就扭头往回走。我赶忙叫住了他:“哎,你别走!有话跟我说吧。我和根胜老汉还不一样?”张四泉站住了:“不,俄找他。刚问询说他在你家,要不在那就算了!我回了,放的马还在山梁上呢。”说完他就往后山坡走去。我想这回替根胜老汉先扛一道,就随着他一起来到北山梁。(二十二)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