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外乡人之二 (28)  

2017-01-15 19:30: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八)

黄奎除了办事细致认真之外他还事事都干在前头,这是当组长的人很难得的优点。因为农活儿他都懂又干在前头,所以人员安排的合理,派工时几乎没有遇到社员不服从的时候。这给我们当队长的减轻了不少负担。最可人疼的是你交给他事办,无论有多难他从不打驳回,还尽心给你办好!这就太难得了,让你也太舒心了!我包括根胜老汉都很赞赏他,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很好。所以,对于黄奎、包括家属无论与公与私、于情于理我们都要很好关照的。

也正因为他干在前头,遇到的风险也多。在一次垒坝修水库时,掉下一块石头砸伤左腿,治疗之后还落下了残疾,从此走道踮脚。社员们开玩笑或不满意时就叫他“拐子”,他媳妇林林高兴时也叫他“拐子”

我进得黄奎家院子,正遇见吕冻子在用三股叉往羊圈里挑干草,“老汉在忙个什么?”我主动打招呼。“没甚,石官儿来了。”吕冻子停住手、面带笑容应和着,可眼睛里多了一层警惕的目光。这是他自从张四泉滋事以来吓出了毛病,只要是外面来了男人他都拿着当贼一样防着。我倒是不做亏心事不怕哪什么----  来到北房门前,“啪啪”一敲门,里面有了女人回音“谁呀?来了、来啦!”门开了,来人正是黄奎的媳妇——林林。一见是我,说道:“石官儿,我家拐子没在!”

我是她家的常客,每次来都是找黄奎商量村里生产上的事,这次她又以为是来找黄奎的。我忙解释:“我知道黄奎不在,今儿来是找你的。”“找我?”林林一边往屋里让我一边疑惑地问,脸上露出好几种不同表情:兴奋、激动、惊讶,还有一点紧张。进到里屋她先试探地问:“不用让娃们出屋耍去?”我笑了:“呵呵----不用,不用。孩子醒得个什么,虽是私事,听见也不妨事的!”她没有笑:“石官儿,取笑了。你跟我有什么私事?”脸上净剩下惊诧和紧张的表情了。

我为了让她放松下来,有意地没马上回答她,而环顾了一下四周。虽然常来她家还真没认真注意过家里的摆设,今儿仔细扫了一眼:屋北墙正面摆着红漆大躺柜,柜上放着两瓶泡着鲜红纸花的瓶子,中间摆着一个镜框,里面有几张泛黄的照片;柜前靠西墙地上一个大水缸,缸盖上有两节笼屉。离水缸不远就是柴灶,灶台是用羊粪泥抹的,平整整光亮亮的。灶台旁是风箱,风箱紧挨着炕,炕上三个娃在耍,见有人进来用眼直怔怔看着我。屋里一切都挺干净利落,显现出女主人的能干。我的目光转了一圈最后落在了林林的脸上:这位29岁的少妇因为在家里把常年戴在脑袋上的头巾摘了下去,露出了那几乎永不见阳光的前额,前额白皙白皙的比起那已经给人美感的脸色更加细腻,让人简直难以相信在这山旮旯村子里的劳动妇女竟然会有如此这般剥了壳鸡蛋一样的皮肤。不由得想起张四泉所讲述中的林林脱掉衣服那一瞬间是多么的光彩夺目、令人目眩。(我知道此时不该有这样的联想,可我不是说了嘛,那是不由得!)   林林被我看得脸有些泛红,但还是笑容满面带着两个浅浅的酒窝。她有些不好意思地问:“来,坐到炕上说。到底有甚私事呀?”

“是张四泉和你的事!”我直截了当地说出来,她一听‘张四泉’三个字,脸上的笑容一下僵住了,接着一点一点地退去,“噢---”了一声就不再言语。

“张四泉找到队上,说你拿了他的一升豌豆,他讨要你不还他,有这么回事吗?”我小心地试探着问她。虽然事前我跟根胜老汉分析她不会是贞节烈女,但眼下还是小心谨慎为好,要是真出了寻死要活的事那可就麻烦啦!我眼紧盯着她的脸色变化,她立即低下头:“他还说了些个甚?他没说是咋拿的?”看得出她对遮掩两个人‘搭伙计’的事还抱有一丝希望。我看她还算平静又怕她心存侥幸,索性托底儿给她:“他全都说了。”

“甚?他都说了!”还是有些突然,她接受不了,她崩溃啦。

“这个挨刀侯!这个枪崩侯-----”她噌的一下蹦了起来,破口大骂。吓得几个孩子都直直着眼睛看着她,又看看我,以为我怎么招惹了妈妈!我用手比划着让林林坐下来:“别吓坏了孩子。”她愣了好一会儿,总算又坐回了炕沿,泪水在眼眶里转了又转,终于‘哗’的一下流了下来,是那样的多。感觉得出来,她是强忍着、忍着,没有当着孩子的面哭喊出来!

“别哭了。也别骂了!你就别不依不饶的啦,那个张四泉还闹着哪!”我担心林林憋不住真的哭闹起来,赶紧把话题转正。

“咋?他要做甚?”听到张四泉的名字,林林一下安静下来。看来用这张四泉来吓唬人真是管事!比大老虎都强。

“他说你不还豌豆他就逼逗甩你呢!”

“啊!”她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仅就她的能力是根本无法抵御那牲口一样的男人,她用期待的眼光望着我。

“你们都厉害,是我们当干部的没理!还得找上门来给你们解决这些乱事。”我没有立马接受林林的求救,故意抻抻她是让她加深印象、把这教训记得牢些!(二十八)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