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dewu1021的博客

这里所讲述的都是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

 
 
 

日志

 
 

外乡人之二 (30)  

2017-02-15 19:12: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十)

走到院门口,刚好碰到黄奎颠着脚回来了。准是他看到了刚才的阵势,没用我解释什么立马明白了我的来意,这朴实干练的汉子没有说话,一把拉过我的手用力摇晃着,那感激之情通过紧握的手传递给我远胜于千言万语的表达。

张四泉说话还真是算数的。自我和他谈话约法三章后,他就再没有提那升豌豆的事,也再没找过黄奎家的麻烦。这让我感到很欣慰。也不知道那吕冻子是不是真的、在哪里给烧了高香!渐渐地这事就过去了,也就忘了。

有一天,锄地回村,好逗闷子的存奎来找我,说:“石官儿,跟你说个事。”我问:“什么事?”他说:“你能不能和大伙一块儿上工啊?”我每天下地出工都是吆喝完,不等社员都出来就扛着大锄先走了,这有什么问题吗?我答应下来又问:“啊,行啊!怎么啦?”“没甚。”“到底怎么啦?”“你一块儿走就机密啦!”存奎他还不说,转身走了。 我没太往心里去,心说:“这后生,又出什么‘妖蛾子’呢!先做饭吃饭。”就回家了。

过了没两天,在吆喝完出工之后,我突然想起了这档子事,于是没着急自己走专等大伙都出来才一块儿下地。

几十号人哩哩啦啦往外走,走到村西口张四泉的家门前,只见他的三个娃都出来站在路旁,大的刚过4岁、小的不到两岁,像码台阶似的一个比一个矮半头排成一横排站得笔直。我觉得挺有趣,边走边扭头看看身旁的人,本想跟着一起笑一笑,不料发现他们的神色不对,非但没有要笑的意思,甚至面带一股怒气。怎么回事?我正要发问,就听叫身后这三娃一起喊道:“ 卖逼侯!”“卖逼侯!” 我猛地一愣:这么点儿的孩子怎么骂开人了?还骂得这么难听?回头看看原来是黄奎家的林林扛着锄头走了过来。我立刻明白了孩子在骂谁;随后明白了周围人发怒的原因,同时也明白了存奎让我和大伙一起上工的原因。 这不是成心找事、成心欺负人嘛!?还好,那林林虽然被气的脸白一阵红一阵的却没有发作,强作镇静低头往前走。这反到让我怒不可遏,几步赶了回去,冲着那三个孩子吼道:“去!回家去!”孩子真不愧是张四泉的娃并没有被吓哭,也没有往回家走,只是仰着头看着我。这不会是三个小‘滚刀肉’吧? 我抬起头寻找他家的大人,那肯定是幕后的教唆犯。果然在孩子身后不远处的窑的门这时打开了,(毫无疑问孩子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注视之中,见孩子受到呵斥要出来护犊子。)对开门打开一半中间门缝儿挤着多半个脑袋,这不是张四泉的,那准是他媳妇大马的。

大马是从不参加生产劳动的,也极少到屋外活动的。可以说见她一面比见县革委会主任也容易不了多少,所以那挤在门中间的脸是一下认不准的。

原来是这个女人在教唆。我火冒三丈顾不上许多,骂道:“滚,给我滚蛋!”显然这骂声不是针对孩子的,是对着门后面那人的。身边上工的社员也都站住围了过来。三个不懂人事的孩子连骂了几天没人敢管已变得有恃无恐,本想都得到那女人的声援后坚守阵地,不想今天遇到人太厉害连那教唆者也没敢出门,于是开始向后撤,走了几步,就跑起来,最后快到门跟前,“哇”的一声哭了起来。那大马连忙开门把他们迎了进去。

我还怒气未消,冲着门里喊:“张四泉,张四泉你给我出来!”连喊几声没有回音,大概是真的没有在家。身边有人说,早上看见他去自留地啦。得,见面再说!

到了地头,社员们都准备认垄锄地了,张四泉扛着锄缓缓地走了过来。我拦住了他:“你先别锄地啦,过这边来!”“咋?石官儿,有好营生让我去?”他嬉笑着问我。我可没心思跟他贫:“你为什么让孩子站在路边骂林林?你这事儿还有完没完?我的话你不听是不是?告诉你,你可别给脸不要脸!”我劈头盖脸的一顿,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他睁大了眼:“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咱们到一旁说吧!”说着他把我拉到土坡下边,这里锄地的社员看不着也听不见了。看他的样子,我忽然意识到他可能还不知道上工时发生的事,就没再跟他嚷。“石官儿,我没不按你说的办哪,你说的三条哪条我违反啦!”他一脸无辜的反问我。确实三条他没有违反,但这招儿比违反了还恶劣。我尽量压低嗓门说:“我今天没情绪听你矫情,也不想跟你绕圈子。你说,到底知不知道你家孩子骂人家林林?”“这、这---”他一时语塞。“你别废话,照直了快说!”“咳,我就知道要戳鬼,可那龟孙就是不听!”“谁?”“我家那龟孙!”我听出‘龟孙’说的是他媳妇,主意是她出的。“主意不是你出的,这就好办。你现在就回家去跟她说,不许再让孩子骂了!说通了你再来锄地,你那垄地我帮你先锄着。说不通嘛,你就甭来了!”他愣在那儿没动。“你倒去呀!”我催促他,他去了。(三十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